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古代言情 » 十景锻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82章全文完 第1页

作者:方寸光
    当黄仲鬼平安离开太乙高阁时,人却在阁后山坡出来,远远只见阁前似有几个黑点,更看不出是什么人。

    他缓缓远离烈焰狂窜的高阁,逐渐走进山林,忽见前头有人。体态婀娜,金翅披身,一只美眸尽透着冷洌与凄艳,正是韩凤。

    两人只在白府照过一次面,全无交情,韩凤甚至不知眼前这人的身分。

    她冷冷地道:“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黄仲鬼斜望远方火光,道:“来报仇。”

    韩凤道:“火都已经烧成这样,常人闯进去必死无疑,你居然能进出自如…你的武功,很不简单啊!”黄仲鬼冷然道:“我是为了报仇,才练这一身武功。我活着便是为了报仇,大仇不报,岂会死去?”

    韩凤嘴角微扬,道:“阁下既然出来,想必已经手刃仇人,恭喜啊抱喜!”语气中微带揶揄。

    她可清楚知道,倘若眼前这人的仇人也是韩虚清,那么他是报不了仇的,因为她已亲眼目睹韩熙下手,终结了韩虚清苟延残喘的性命。

    那日她追丢了韩虚清,回头却在荒野里找到了恍惚失神的韩熙,方知他中了韩虚清一掌,功力大损,神智更已失常。韩凤恨意上涌,本欲下手杀他,但随即听他喃喃自语道:“韩虚清…我定要杀了韩虚清,那老贼在哪里?”

    韩凤见状愕然,又想起他毕竟是自己血亲兄长,虽然他奸淫了自己,但眼见他如此情状,似连她也不认得了,一时却狠不下心出手。转念之间,却另起了一个主意,说道:“韩虚清逃回老家了,没人找得到他。你可知道他老家在哪里?”

    韩熙道:“怎么不知道?是了,他定是逃回苍山太乙高阁。”说着咬牙切齿,迳往南行。韩凤一路追踪,终于也到了此地,但是来得稍晚,死战已了,只望见满地死士横屍,韩虚清也奄奄一息。

    韩凤狠狠盯着韩虚清,金翅刀几次颤抖着扬起,最后还是没下手,由得韩熙冲上前去,将韩虚清最后一口气给断送掉,放火烧阁,狂性已难收拾。

    韩凤默默自阁后离开,回想一生血仇,泪水几度盈眶,却是哭不出来。

    眼前这黄仲鬼,也跟自己一样千里迢迢来此,却永难报得大仇。韩凤见他不答话,不觉凄然苦笑,摇头道:“我猜你也没能报仇。为了复仇而生的人,若是毕生无法报仇,却该怎生是好?这便去死了罢?”

    黄仲鬼目光冷然,缓缓地道:“我不会死的。”

    再不顾韩凤言语,缓步离开,冰冷的语调送出最后数言:“报仇之前,我不能死。若是此仇永远报不了…我就要一直活下去。”

    “太阴真气”逐渐失控,犹如无数冰针攒刺经脉,黄仲鬼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韩凤看着他渐行渐远,隐没在林木深处,不觉茫然,暗道:“一直…活下去?”

    要活下去,总得有个理由。却有什么物事,能胜过她茁长多年的仇恨之心?

    韩凤迷惘起来,望着悠悠长空,竟似有些昏晕。

    远处隐隐传来一阵振翅之声,山中群鸟为大火所惊,纷纷展翅高飞,空中忽地众鸟盘旋,各自分头而去。韩凤瞧着飞鸟四散,过得半晌,一声长叹。

    毕竟是云霄派的掌门。她拍了拍金翅刀上的火场余烬,足尖轻点,身影化作一抹金霞,流水也似曳出了山林之外。

    向扬、文渊二人停下脚步,赶到了此行最后的一程。

    眠龙洞地在观音山,离苍山不远。向扬记着寇非天对他抛下的那句话:“要是出得了这太乙高阁,便来眠龙洞找老夫罢!”

    而今太乙高阁已毁,向扬同文渊一复气力,便即赶至此地,但见那山洞洞口有三、四丈宽,未近洞口,已然清气袭人。

    向扬喝道:“寇前辈,在下来了!”洞中不闻回应。

    文渊侧耳聆听,说道:“洞中有人。”

    向扬点头道:“咱们已打过招呼,直接进去。”

    两人俱是一般心思:云南之行,在此了断。

    眠龙洞中尽是石乳石笋,奇兀嶙峋,深达五丈的岩洞尽处,却是一口寒泉,其声淙淙,清冽之气便是由此而发。向扬一望那泉水,不觉惊呼一声。

    文渊道:“怎么了?”向扬道:“十景缎!”

    只见十疋锦缎悬挂在泉水周遭,从洞口这方向看进来,正好拱成半圆,彷佛洞中实景,浑然天成。

    韩虚清既死,师娘也已获救,两人来此的目的除了一见寇非天,便是要取回十景缎。此时十景缎俱在身前,洞中却无人看守,反而诡异。文渊听向扬略说泉边景象,也是怔然不解,道:“寇非天岂会把十景缎留在此地,自行离开?”却听洞外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我是要离开了。在那之前,你们最好让开点!”

    向扬、文渊猛然回头,但见寇非天缓步走进,应贤、应能、程济跟在后头,另有几名佝偻老翁,俱是白发苍苍,脸上皱纹深陷,比二僧更见老态,恐怕都是年岁近百。文渊听得分明,心道:“最后这几人脚步虚浮,不会武功,听这力道…似乎都是老人。”

    寇非天缓步上前,道:“你们既到了这儿,韩虚清想必已死。这会儿,可是要取我性命?”

    向扬道:““罪恶渊薮”四非人的首领,照理说我们是不该放过。只是咱们总得先弄清阁下的意图,再做决定。”

    寇非天淡然一笑,道:“你若想知道我如此布置“十景缎”的用意,只管看着。”迳自走到寒泉之前,凝立不动。

    忽然之间,眠龙洞中回荡起一股洪钟似的响声,嗡然不绝,恍若龙吟虎啸,那泉水也荡开一圈圈涟漪。文渊听得心惊,暗道:“这是寇非天他运开全身内力,震撼洞中气流所致。可是…怎地能达如此响亮?虽然洞中有回音,但这内功造诣也实在…实在惊人!”

    向扬眼睛看着,却更是惊讶。只见寇非天自怀中取出一物,晶莹璀璨,龙钮丝绶,竟似是皇帝的印玺。但听寇非天缓缓说道:“众卿随行四十年,今日当是重返皇城之时了。十景缎啊,十景缎!”其声凝沉,竟有种难以言喻的苍凉。

    向扬、文渊惊讶万分,尚未相询,寇非天右手轻举,玉玺对正了十景缎“太皇印”掌力一运,逼得那玉玺光华渐盛,直有夜明之能,鲜亮流霞映上十景缎,光彩交融,倒映水中,在那烟尘之中,竟隐约变幻出另外一番景象:

    琉璃金瓦、重檐彩殿,开阔的御路直通帝苑,这雍容堂皇的气象,正是天子宫阙。光彩幻化之中,恍若又有云波霞荡,如真似幻,叠映着万里山河,壮阔难言。

    向扬参悟“十景缎”时,却也不感见如此景象,不禁耸然动容,心道:“十景缎能反应人之欲望,这…这难道…”

    文渊虽看不见皇城幻象,却在满窟回响之中,听见了几声呜咽之声,竟是应贤、应能众老潸然泪下。只听程济神情激昂,纵声喊道:“监察御史叶希贤上殿!”声音竟有些哽咽。

    应贤踏步上前,神色亦喜亦悲,走过寇非天身边时也不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81章: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