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年华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十六章全书终 第1页

作者:不详
    我站在门口,看着一盆盆清水端进去,一盆盆血水端出来,我的脑子嗡嗡作响,一片空白。到了傍晚,大夫才擦着汗出来说没事了,手臂应该可以恢复,但是伤了经脉,以后可能不是那么灵活了。我站在床前,邢烨的脸色有些苍白,右臂上还缠绕着厚厚的纱布。我的双手用力的绞着手里的锦帕,事情该做个了结了!

    我转身走出房间,正好碰上手里拿着汤药的邢祺。

    “灵儿!你去哪里?”似乎感觉到我身上的怒气,邢祺有些担心我会干出什么傻事。

    “你照顾烨吧,我去找月舞算帐!” 我转身走出房间,正好碰上手里拿着汤药的邢祺。

    “灵儿!你去哪里?”似乎感觉到我身上的怒气,邢祺有些担心我会干出什么傻事。

    “你照顾烨吧,我去找月舞算帐!”

    “灵儿,太危险,你一个人别去!”他有些激动的抓住我。

    “我会先去找司马凌云,我曾经就过他,他一定会帮我的!”

    “凌云已经知道了,出了这样的事情,月舞和齐霄是不会回到修罗门的,凌云已经派人去找了,你不要冲动,这件事情不急于一时,还是等大哥好些吧,现在他需要你!”看着邢祺把药碗端到我面前,我知道他说的对,接过碗小心的回到屋子里,却看见邢烨一只手在挣扎着撑起身体“邢烨!”我忙过去,把碗饭在矮桌上,扶着他斜靠在床边,想必是我在门口的大闹吵醒他了。

    我有些内疚的看着他“还痛吗?”我小心翼翼的问,犹豫着该不该告诉他,他的手臂已经无法像从前那么灵便了。“别伤心了,”他看了看包着白布的右手臂“如果,这能让你永远留在我身边,那我可就赚了。”他的笑容有些苦涩,傻瓜,如果那一瞬间能用赔和赚来比拟,那哪儿还有这世间的是非与纷纷绕绕。

    “烨,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你啊!”听到我的话,邢烨的眼睛里映入了神采,他直起身子,用左手臂紧紧的搂住了我。“该喝药了。”我微笑着起身拿起一边的汤药,试了试热度正好,坐到他身边准备喂他喝下。

    “药当然要喝,右手不能动怎么尽为夫的责任。”说完他暧昧的冲我眨了眨眼,而我羞涩的低下了头。

    接下来的几日,我都在忙于照顾邢烨,而邢祺因为一些要事落到他头上,也常忙得脱不开身,只是在用午膳的时候,他过来和邢烨说说商运往来的事情,至于月舞的事情则只字不提,我知道他在有意的回避,但是想到齐霄似乎受到了月舞的控制,我还是担心的皱起了眉头。

    县城最热闹的风月楼:该死!竟然让邢烨躲过,本来想一剑双雕,既可以借齐霄之手除去邢烨,到万岁爷那里领取赏金,又可以让齐霄因为杀了赵燕灵的夫君而痛苦,以解当年之恨。而今却只能躲在这里进退不得!

    月舞斜眼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齐霄,毒蛊遇到血会暂时减弱,一定要再增加药量,到时候万一齐霄清醒了就麻烦了,可惜现在邢烨哪一边一定加强防范,根本没有机会了。看来要另外想办法了,她拿出贴身放置的一块羊皮,当年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司马凌云手里盗得此图,看是翻来覆去的研究却也只是张羊皮,她知道司马凌云为了这张羊皮的失踪大动肝火,而且数年来一直追踪齐霄多半也是为了它,好在自己当时顺势嫁祸给离开的齐霄“唉!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呢?”

    “不属于你的东西,你当然无法参透了!”冷冷的声音从月舞的背后炸然想起。

    “谁!”当看清楚从布帘后出现的人时,月舞的脸瞬间惨白,司马凌云!他竟然能找到这里!她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想不到你竟然躲在这里,着实让我费了些功夫,不过就此为止,”司马凌云绷着脸看了看她手中的羊皮“看来还有多年前的一笔帐要算!”

    看到他充满杀气的眼神,月舞有生以来第一次呼吸到了死亡的气息。

    “灵儿,太危险,你一个人别去!”他有些激动的抓住我。

    “我会先去找司马凌云,我曾经就过他,他一定会帮我的!”

    “凌云已经知道了,出了这样的事情,月舞和齐霄是不会回到修罗门的,凌云已经派人去找了,你不要冲动,这件事情不急于一时,还是等大哥好些吧,现在他需要你!”看着邢祺把药碗端到我面前,我知道他说的对,接过碗小心的回到屋子里,却看见邢烨一只手在挣扎着撑起身体“邢烨!”我忙过去,把碗饭在矮桌上,扶着他斜靠在床边,想必是我在门口的大闹吵醒他了。

    我有些内疚的看着他“还痛吗?”我小心翼翼的问,犹豫着该不该告诉他,他的手臂已经无法像从前那么灵便了。“别伤心了,”他看了看包着白布的右手臂“如果,这能让你永远留在我身边,那我可就赚了。”他的笑容有些苦涩,傻瓜,如果那一瞬间能用赔和赚来比拟,那哪儿还有这世间的是非与纷纷绕绕。

    “烨,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你啊!”听到我的话,邢烨的眼睛里映入了神采,他直起身子,用左手臂紧紧的搂住了我。“该喝药了。”我微笑着起身拿起一边的汤药,试了试热度正好,坐到他身边准备喂他喝下。

    “药当然要喝,右手不能动怎么尽为夫的责任。”说完他暧昧的冲我眨了眨眼,而我羞涩的低下了头。

    邢府:“王爷,您的手臂已无大碍,配合活血生筋的药膏,数日后日常琐事皆无影响,请您放心。”大夫在察看过邢烨的伤后毕恭毕敬的档馈?

    “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他动了动手臂,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

    打发了大夫,我连忙走过去“还没有完全好,你就不要乱动了。”我仔细的看着,当日血红的刀疤如今已经结茧,在手臂上狰狞的扭曲着。由于长剑是穿臂而过,所以手臂的被侧还有一倒疤痕,每每见到,我就仿佛又置身于当时那千钧一发的时刻“希望别留下疤才好。”

    我依偎着邢烨喃喃的说。

    “又不求好看,只要夫人你不嫌弃,怕什么。”他说的爽朗,再我听来却鼻头发酸,烨啊!你知道吗?你可能不能像以前那样自如地持剑挥舞了。

    “灵儿…我想要你…”邢烨低头亲吻我的头发,有些恢复的右手不安分的在我身上游走开来,唉!康复思淫欲,我抬起头“我的好夫君,现在可是大白天,万一有人进来。”

    我说完做势离开,他却用双手圈住我“浴池里没有人。”看着他充满欲望的眼睛,我无奈的点了点头。

    浴池中,他手臂上的伤虽然结茧,但最好不要碰水,所以我小心翼翼的为邢烨清洗身躯“烨,我有件事情想问你,”我有些胆怯,想到当时邢烨生气的样子,我还心有余悸。

    感觉到他身体一僵“是我为什么会在修罗门的事吧。”

    我点了点头“其实,凌云才是我的弟弟”?“祺,是前任管家仲叔的儿子,在祺三岁的时候,仲叔出门查账路遇强匪身故,而祺的娘也因为过度悲痛一病不起,不久也相继过身。我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十五章贵客: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