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和妈妈的幸福生活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12章全书完 第1页

作者:佚名
    在我不断地抽插下,妈妈用力收缩着紧窄的小肉洞,小穴内洪水泛滥,淫水不断地汨汨流出,花道开始痉挛,火热的软肉紧紧地吸住我肿胀的宝贝,阴壁剧烈地蠕动着,不断地收缩,再收缩,有规律地挤压我的宝贝,花蕊紧紧咬住宝贝,一股滚热的白浆,从浅沟直冲而出,烫的我的宝贝猛地一颤抖,抖了几下。

    这时我只觉得妈妈的花道就开始出现了规律性的收缩,花心突然间敞开了,然后一张一合地强烈吸吮着我的龟头,同时一股股的阴精也从她的子宫里飞射了出来,小穴内又是一股烫热的阴精冒了出来,里面又再不断的吸着我的龟头,层层的软肉紧紧的圈围住我的整根宝贝,我完全无法抵御妈妈如此激烈的动作和身体反应,在勉强抽动几下后,感到屁股沟一酸,知道要射精了…

    妈妈感觉小穴里我的宝贝头在猛胀,她知道我要射精了,于是让小穴紧紧的包裹着我的宝贝,疯狂的摆动她的腰,肥臀一挺一挺地迎送,粉脸含春,媚眼半开半闭,娇声喘喘,流着泪浪声叫道:“宝贝,射吧!把精液射在妈妈里面,让妈拥有你,尽情地射啊…”我二话不说,就大力抽插起来,什么也不想,大脑已经完全停止了思考,取而代之的是身体自己执行自己的命令,我的屁股只知道机械地粗暴地挺动,我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行动,只知道用尽全力把粗大的宝贝狠狠地插进妈妈火热的肉穴里,只想着在妈妈的小穴里射精,想和妈妈完全地融为一体,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我疯狂地用力冲击妈妈成熟的女性肉体,每一次抽插都是那么地深入和狂暴,几乎使妈妈窒息,出乎意料地,我竟能击穿妈妈的最后一道防线,将整个龟头硬是挤进妈妈那无处躲藏的子宫里面,妈妈的子宫颈紧紧的包着我龟头后的肉冠,里面似乎有着极大的吸力,像嘴唇似的不断吸着我的龟头。

    “天啊…你竟然插到…插到妈妈的子宫里面去了…”

    虽然子宫第一次被男人极力地撑开、进占,让妈妈感到些许疼痛,但为了让我能够完全地享受自己,妈妈轻咬银牙,不露痕迹地忍受着,体贴的她,甚至不时地踮起脚将肥臀迎向我,以帮助我更加地深入。子宫不停的收缩,把我整个龟头包了起来,用几近痉挛的私处吞噬我,想把我禁锢在她的小穴之中。我的眼中只看得到妈妈不断呼号的扭曲的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表情。

    “妈…妈…我要出来了…我要把精液射在你热热的小穴里面!…我的好妈妈…妈妈…”一连串的抽送动作已经令我兴奋万分,现在更受到妈妈肉穴里面肌肉连续收缩的刺激,我的龟头有一种被不停吮啜的酥美感觉,我也到达爆炸的边界,不禁张着嘴巴猛烈抽送,体味着宝贝在妈妈肉穴里出出入入所带来的乐趣,每一下冲击都把快感从宝贝传到身体里面,令宝贝更加挺直坚硬,龟头越涨越大,睾丸次次碰撞在妈妈的肉穴,彷佛要被我干进去一般。终于我腰背一酸,心头一痒,顿时大量热呼呼的精液狂喷而射,一股热烫的甘露激烈的喷射进妈妈的子宫内,我边发出哼声边插着妈妈那多汁的私处。

    “我射了…天哪!妈妈…有没有感觉到…感觉到我的精液射到你的小穴里面…”

    我对着妈妈的子宫发出连续的射精,一波一波的精液从龟头前缘冲出,喷射到妈妈的子宫壁上,淹没了妈妈的子宫,注满那饱受奸淫的小穴,浓稠炽热的精液瞬间填满了妈妈不断收缩的花道,我射出的量是如此地多,以至于妈妈肥沃的土壤竟然无法完全吸收,很快,乳白的炽热的精液就顺着棒身溢了出来。妈妈的身体随着我射精的节奏扭动着,开始痉挛,小穴一阵一阵的夹着宝贝,花心被炽热的精液一烫,身体不由地哆嗦起来,一股热流从花道深处射出,像肥皂泡沫似的从浅沟直冲而出,直流在我的龟头上,包围住我的宝贝,迅速地与我的精液融合在一起,深奥的小穴,不断地有湿粘的淫水流出来,我可以感觉到当高潮的顶点冲向妈妈时,她的花道内的组织有些变化,当妈妈将泄时花道里面愈来愈紧,然后逐渐松弛,又在无尽的色欲中循环紧缩不已。

    泄身后妈妈紧紧搂住我躺在厨房的地板上,她唇角露出满足微笑,汗珠涔涔、气喘嘘嘘,感受着刚才坚硬无比的宝贝在她的小穴里正缓缓地萎缩软化!我们两个人都汗水淋漓,呼吸急促,我头靠在妈妈的丰乳上面,耳朵贴着妈妈,听着她急促的心跳,就这样静静的相依着,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当我们渐渐从激情中平复过来时,我与妈妈依然无言的躺着,我就像在妈妈怀里的安然静睡的小孩,只不过我是在妈妈体内的小孩,接受妈妈美穴的安慰,我的宝贝虽已经软下来,但没有抽出来,依然插在妈妈的小穴里,龟头快乐地沐浴在妈妈香柔的子宫里,感觉温温的,滑滑的,因为妈妈的花道刚刚经历了一次最强烈的性高潮,此时阴壁上肌肉仍然极度地收缩,紧紧地缠绕着我的宝贝,使我无法全身而退,事实上,我也并不打算退出,我喜欢被妈妈肉穴包含着的温暖的感觉,不但舒服,而且使我更有安全感,只有宝贝深深地留在妈妈的体内,我才会觉得自己是和妈妈血肉同心、完全地融合为一。

    过了好久,妈妈的绷紧的身体才软了下来,渐渐将手松开,软绵绵地四肢大张整个人瘫在地板上,不断喘息着,历经了暴雨侵袭的花道也逐渐松弛下来,水流也渐渐停止了。这时我心中无比满足,抽身而起,躺在一旁,只见妈妈躺在地板上,下体一片狼籍,乳白色的精液混合着流出的淫水,湿成一片,粘满了她的整个私处,雪白的阴阜内,淫液四溢,两条大腿分得开开的,花道入口微张,淫液正因高潮刚过而不断从花道口顺着大腿涌出,沾满了妈妈的大腿,水淋淋,腻滑滑的,屁股底下的地板上湿濡濡一大片粘液,妈妈却一动也不动地躺着,也不去擦拭。

    我把妈妈搂过来,用手从妈妈的肩头到小腹,从手臂到大腿,轻轻的抚慰她每寸的肌肤,当来到妈妈大腿内侧时,触手的是一片湿滑,那是我与妈妈激情后所留下的粘腻。我拿起刚被我脱落在一旁,妈妈的内裤,温柔的清理我几分钟前驰骋的沙场。“嗯,宝贝,好痒…”在我怀里的妈妈,高潮后依然敏感。

    激情过后,妈妈舒服地吐了一口长气,缓缓张开双眼,抱着我,抚摸我的头,而我的嘴已经贴上了妈妈的嘴唇,我们热烈的亲吻着。

    “妈妈,满足吗?”

    妈妈仍然沉醉在快乐的余韵中,用娇媚含春的眼光注视着我,一副陶醉的口吻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你好棒啊!喂的妈妈饱饱的,妈妈真爱死你了!”

    两人休息了好一会,起身吃完了早餐。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