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战争中的女人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20章 第1页

作者:不详
    同时拼死扭动被那个人骑在身下的腰身,双腿使劲蹬着!但是她已经是有了八个身孕的人,加上两天的劳累和吃不饱,已经在搏斗和反抗中耗尽了体力的丁香根 本没法对付这叁个人,只好任由他们将双臂牢牢地捆绑在背后。粗糙的绳子用力地勒过丁香胸前那挺拔的双乳,粗暴地勒进了两个雪白的乳房里,使秋瑾越发感到受 虐的羞耻和痛苦。

    火把光芒照着披头散发的丁香,充满弹力的乳房在衣服里颤动,刘传胜走了上来仔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她有一张多么完美漂亮的脸啊!弯弯细长的眉毛, 漂亮丹凤眼睛,小巧红润的嘴唇,洁白光滑的皮肤,还有带着长长睫毛,晶莹美丽的漂亮丹凤眼睛。让人觉得像是含情脉脉看着你一样。

    你很厉害,就这几下子就打死打伤我们十多人,不用说,你就是丁香,刘传胜淫荡眼睛盯着丁香的乳房问道。

    知道还问,要是平时你们都是我的枪下鬼了,丁香气喘吁吁地说。

    嘴还挺硬,来人,把她鞋子也脱掉,带走。刘传胜捏了捏丁香的脸蛋说道。

    两个特工脱掉丁香脚上的鞋子,让她光着两只大脚,用绳子捆在她的两个膝盖上方,给她的两腿之间只留下不到一尺的活动馀地使她连大步走都没有可能。最后 他们用那根绳索打了一个活结,将绳索套在了丁香优美的脖子上,然后将绳索递给了刘传胜。刘传胜牵着绳索,得意洋洋地看着落入自己手中的女俘虏,然后就像牵 着一头狗一样拉着丁香,走向杨家集。

    汪仁看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陆春妹,他知道要从这个女人身上打开缺口,已经是没有可能了,现在只有李芸芸和丁香知道那个女人身份了,他盯着被两个打手 架着的李芸芸,只是半天功夫,她已经被折磨得浑身软绵绵,只能靠着两个打手的扶持,才勉强站立,她浑身上下都是汗水和精液的污渍,两个乳房已经被捏得又红 又肿,雪白的大腿流淌着白色的精液。

    汪仁托起李芸芸低垂的脸,说,李小姐,想清楚了吗?我的耐性是有限的,我也不想知道你们的党员名单,我只要你说出这个女人叫什么名子。

    李芸芸睁开眼睛,看了看也是被架面对面的一个女人,她的样子清秀,身子刺画着樱花,她的乳房包着纱布,血水染红了纱布,她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李芸芸,李芸芸知道她就是孙凤,但是她镇静地说,我什么也不知道,也不知道她是谁,就是知道也不会告诉你。

    你不说,我也要撬开你的嘴,来人,把这女人吊起来,请她坐飞机,两个打手熟练的把她的双手的拇指用绳子捆扎好,再把双脚的拇趾也用绳子绑好,再从身后 紧紧的捆扎在一起,将她面朝下悬吊起来,李芸芸的脸顿时憋的通红,她羞愤交加, 一直骂声不绝断,但这怎能阻止汪仁的淫荡的手。

    汪仁使劲地搓捏着李芸芸垂下来的两个乳房,不长时间,她的双乳变的坚挺通红起来,打手们淫笑着也七手八脚的玩弄她。

    李芸芸你说不说,汪仁边说边走到李芸芸后面,双手放到她的屁股上,轻轻向前一推,李芸芸吊挂着的身体向前荡了起来,荡到半空中,又荡回到了张四面前,他又是向前一送。这样反复的荡来荡去,很快,地下留下一片李芸芸的汗水。

    张四淫笑道,李小姐,你还不开口?我就要挂你的奶头铃了。

    李芸芸喘了一口气,用力抬起头,瞪了张四一眼,又沉默不语了。

    张四拿来很粗的钢针和一些细小的铁环,狞笑着走到李芸芸面前。他一把抓住李芸芸胸前满是手抓牙咬遍布伤痕的乳房,残忍地将一支钢针扎了进去!李芸芸痛 得身体一弹,凄厉地尖叫起来!血珠从她丰满的乳房上滴了下来。张四没有停下来,他有把另一支钢针扎进了她的另一个乳房里!他淫笑着,一口气把七、八支钢针 都扎进她的乳房里!李芸芸白嫩嫩坚挺的乳房流着血,上面插满了闪亮的钢针,她拼命摇头,一边惨叫,一边痛骂张四。

    张四捏着李芸芸的鲜红嫩美的乳头往下拉, 乳房前端马上形成一个圆锥体。呀,李芸芸疼得头发乱摇,小巧的乳房随着手指的拉缩,上摇下晃得十分好看。

    张四捏着李芸芸的乳头,用钢针将秀美的小乳头扎穿!然后将一个铁环穿进去,挂上铜铃铛。

    李芸芸嘴里叫出凄惨的呻吟,汪仁从椅子上站起来,抓起她的头发问,你不说就把铜铃挂到你的大阴唇。

    李芸芸胸脯剧烈地起伏着,浑身已经瘫软,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头发被汪仁扯得非常疼痛,她把嘴唇咬得出血了,但就是不开口说话。

    张四揪起李芸芸阴道边已经红肿的大阴唇,残忍地用钢针刺穿,再用铁环穿透大阴唇,挂上铜铃铛,然后一把推起她的身子。

    李芸芸在空中越荡越高,双乳也上下摇晃着,身上的铜铃铛,叮当,叮当的响,她感觉到自己快要飞上天了,天在转,地在摇,她就昏迷过去了。

    从昏迷中醒来的李芸芸,被两个打手拖到一个门字形的木柱子边上,这个门字形木柱子只有1米5高,他们把李芸芸双手向后捆绑在门字形横木上,双脚分开捆绑在旁边两根门柱上。

    ”先打五十鞭,让你清醒清醒。汪仁道。

    一个粗壮的打手抓起一根在水桶里泡着的粗大的生牛皮鞭,举起来,运足力气死命朝李芸芸身上抽来,皮鞭带着呼呼的风声狠狠抽在她赤裸的胸脯上,只听 ”啪”地一声闷响,她的雪白乳房立刻凸起一条紫红的血杠。另一个打手站在背后,抡起皮鞭,交替着没命地抽打李芸芸。刑房里充满了鞭子刺耳的尖啸声和抽在皮 肉上沉闷的”劈啪”声。

    皮鞭呼啸着抽打在李芸芸身上,李芸芸痛得紧咬嘴唇,鼻子里沉重呼吸着,雪白的肉体在皮鞭的抽打下,痛苦地扭动着,皮鞭再次打出,打在她的屁股上,尾梢继续向前,击中红肿阴道间。

    全身似乎只有阴部在剧烈地抽搐着。这个全身最敏感的部位,此刻好象就在被活生生地撕扯着,剧痛无比。

    一阵功夫,李芸芸奄奄一息瘫软在柱子上,雪白光滑的身体已经面目全非,平坦的后背已经皮开肉绽,丰满性感的臀部布满纵横交错的鞭痕,像是爬满条条蚯蚓,雪白的大腿也被打得鲜血淋淋,血珠直冒的阴道。血珠沾满了她稀疏的阴毛,三角区的阴毛也被鞭子抽掉不少。

    汪仁看着痛得快昏过去李芸芸,恶狠狠地说,臭娘们,更厉害还在后面,你识时务就把这个女人的名子说出来。

    李芸芸感到身子渐渐麻木,失去了知觉,但她的意识还是清醒的,她咬紧牙关没有吭出半点声音, 汪仁托起李芸芸的下颌 张四抓住她的头发,使她的头向上仰着,一个打手把湿毛巾盖在她脸上,李芸芸仰着头,痛苦地在刑架上挣扎,胸脯一起一伏困难呼吸着, 张四连忙对汪仁说,团总,会不会憋死了。

    汪仁笑而不语,走上前去,拉开盖在嘴巴的毛巾,李芸芸立刻停止猛烈的摆动,嘴巴贪婪地呼吸着,这时一根胶皮管塞进了李芸芸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9章: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21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