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战争中的女人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15章 第1页

作者:不详
    然后,逼她跪在地上,再把她的双手拉到靠近她的脚后根,用绳子捆绑在脚后根上,再在她膝盖盖两边顶上一根木棒,强行分开她的双腿,现在孙凤只能挺直腰 身跪在地上,一个打手抓住她的头发往后拉,迫使她的脸向上仰着,另一个打手把一条专门擦男人阳具上的精液和女人阴道流出液体的湿毛巾盖在她的鼻子上,孙凤 鼻孔吸到这种让她非常恶心的气味,不由自主地忍住呼吸,但没过多久她就张开嘴巴呼吸了。

    这时一碗中药就灌进她的嘴里,逼使她吞咽下去,接着又是一碗中药灌进她的嘴里,孙凤已经觉得这种带着清香的药水不是好东西,她拼命往外吐,但是她吐多 少又灌进多少,直到她喝下这些中药为此,这时一个打手把铜铃铛穿进她的乳头旧洞里,另一个也把铜铃铛穿进她两片大阴唇上。

    然后两人又拿来两根木棒,夹住她的两个乳房,用绳子捆绑好,把她两个乳房夹得变成两团紫红色的肉体,再用钢针扎进她已经张开乳孔里,孙凤强忍针扎乳头的痛苦,两个打手见她不吭声,也就坐在一边看着她,不让她动一动身子。

    陆春妹从昏迷中醒过来,两个打手把她从地下拖起来,架到一张长凳上,上半身靠在柱子上,双手一字形捆扎在柱子上一根横木上,两根绳子把她的乳房上下两 边牢牢地捆在柱子上,使她的乳房更显得突出,又把她双腿用绳子捆绑在长凳上,一个打手把一个火炉移到她的旁边,从熊熊燃烧火炉中冒出的热气,不到一会功 夫,就把陆春妹烤得浑身发烫,汗水从身上不停往下掉,这时,一个光着上身,只穿着一条裤叉的打手,他从炉火中抽出一根火红的烙铁来,对准陆春妹的肚脐眼 说,你到底说不说,再不说,我可就烫了。

    王八蛋,你就烫吧,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们的。

    他妈的,你这个匪婆子,老子就要看看你有多硬,这个打手说完把烙铁按在陆春妹的肚子上。

    啊哟,啊,一声凄惨尖叫声,伴着一股烧焦臭肉味的黑烟飘散在刑讯室周围,陆春妹喊叫完后,嘴巴还不停地颤动,脸色惨白,嘴唇干裂,头发已经湿透,汗水从发尖往身上滴。

    说,说,你到底说不说,一个打手抓住陆春妹的头发,一边拉扯着,一边问着。

    陆春妹摇了摇头,一个打手盯着她的腋下,那里长满黑光油亮的腋毛,发出一阵阵成熟女人幽香,他淫笑着点燃一把香,慢慢地把香火伸向她的腋下,香火一下 子就把陆春妹的腋毛烤得焦臭,腋下的嫩肉布满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血泡,啊,沙哑的惨叫声不时从陆春妹嘴巴里喊叫出来,直到打手把香火拿开,她才停止叫声。

    打手拿起一根钢针对准陆春妹的腋下说,你说不说。

    陆春妹用力抬起头,看了看打手手中的钢针,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微笑,然后摇了摇头,打手一只用力地捏了她的乳房一下,再用钢针插入她的腋下的血泡中,用力一挑,血水黄水流了出来,又挑第二个第三个血泡,直到陆春妹腋下的血泡全挑光。然后又在她血肉的腋下抹上细盐。

    一阵强烈的疼痛,使得陆春妹不由自主的失声惨叫,啊,啊,啊,嘶哑的喊叫声,刺激着在场每一个人的神经,但是这些打手却十分欣赏女人的惨叫声,他们淫笑着看着这个女人无助的挣扎叫喊,直到她昏过去为此止。

    醒过来的陆春妹,慢慢抬起头,只见一个打手已经捏住她的乳头,手中的钢针从乳孔中刺入乳房里,陆春妹痛得身体一弹,凄厉地尖叫起来!血珠从她粗大的乳头上滴了下来。

    说,你说不说,这个打手已经捏住陆春妹的乳头说。

    陆春妹用力吸了一口气,用微弱的声音说,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们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妈的,我就不信打不开你的嘴。我这里还有好多新鲜玩意你没尝过呢!这个打手把钢针刺入陆春妹的乳头里。啊,陆春妹一声惨叫,头一低,又昏过去了。

    一桶水又再泼到她的头上,陆春妹渐渐又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一个打手抓住她的头发,用力拉起来,说,你说不说?

    水,水,陆春妹小声说道,一个把手从桌子上一个茶壶倒出一碗黑黑的中药水,然后端到陆春妹嘴边,陆春妹张开嘴,打手把药水倒进她的嘴巴里,陆春妹觉得这水有股药味,但是口干舌燥使她不顾一切地喝光两碗中药。

    这时一个打手拿着几个铜铃铛走了过来,另一个打手把碗扔在一边,拿着一根铁丝对准陆春妹正在流血的乳头说,陆春妹,你再不说就给你挂上奶头铃,你说不说。

    挂吧,你们这些畜生,把你们所有手段都使出来,我都不会说的,陆春妹用坚强的话语回答了他们。

    你他妈的真是找死了,我让你硬,我扎死你,打手把铁丝刺入陆春妹的乳头根部,再挂上铜铃铛,接着又穿透另一个乳头把铜铃铛挂上去。

    刺心的疼痛使陆春妹禁不住呻吟着,这时,一块砖头塞进她的脚腕,一个打手用粗糙的大手抚摸着她的肩头和乳房淫荡地说:”我告诉你,你再不说我就把你的 小腿折断,见她不答话,他摆摆手转过身去。两个打手将一根木杠插到她的脚下,猛地向上抬起,陆春妹的小腿象要被撅断了,她疼的”啊”地大叫起来,打手们又 在陆春妹的脚下垫上一块砖。膝盖上的绳子紧紧固定住她的大腿,本来只能向后弯的小腿却被迫向前弯过去,陆春妹疼的汗像雨水一样流了下来。

    一个打手捏着陆春妹的脸问:指着远处跪在地上的孙凤说,她是不是孙凤!”我还是那句话:不知道,陆春妹回答说,杠子又插了进来,杠子”嗨嗨”地把她的 小腿向上抬,陆春妹就觉的有无数根钢针在扎她的膝盖,忍不住”啊…啊…”地叫起来。又一块砖头垫了进去,接着又是一块砖头,那只手又捏着陆春妹的乳房问, 说,你说不说,看见陆春妹不回答,打手狠狠地下令:”再加!”又一块转加了上去,陆春妹感到双腿好象被一把利锯生生地锯断了,忍不住啊的一声惨叫。一股钻 心的疼痛袭来,她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一桶水把陆春妹从昏迷中又慢慢醒过来了,两个打手一个捉住她的手指头,一个捉住她的脚趾头,手中的钳子同时把她的指甲拔下来,啊, 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陆春妹四肢无力地挣扎着,嘴里喘着粗气、瞪着充血的眼睛看着打手。叫你硬,你这个女共匪,一个打手把钳子夹住陆春妹的手指头,用力一 夹,手指头都被夹碎了,陆春妹惨叫一声,又昏过去了。

    一桶水又把陆春妹从昏迷中激醒来,她睁开迷糊的双眼,看见见两个打手又在拔她的指甲,一阵阵悲惨的叫喊声从她口中喊叫出来,直到又昏迷过去了。

    又从昏迷中醒来的陆春妹,发现自己四肢张开地躺在地上,女人的羞愧使她挣扎着把剧烈疼痛的双腿,用尽全身力气合并起来,一个打手见她醒来,用脚踢了踢她的身子说。

    你说不说,那女共军是不是孙凤?

    我什么都不知道,就是知道也不会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4章: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16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