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战争中的女人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11章 第1页

作者:不详
    啊,张云已经无法忍受那种剧烈的疼痛了,她的面容痛苦扭曲着,已经无法忍受刺痛,使她从口中发出一声声悲惨的叫喊声。她费力张开小嘴痛苦地呼吸,豆大 的汗珠已经遍布了她的整个脸蛋,那张秀美的俏脸,现在正在羞愤交加的煎熬中扭曲着,下身那个从未受到任何侵犯的阴道里,不断地传来令人撕心裂肺的剧痛。她 绝对无法接受这种事实,但现在,她必须学会接受。屈辱的泪水中眼眶中滚动,慢慢的流了下来。

    身体上的痛,张云相信自己绝对能够忍受。但,心上的痛苦,却一辈子无法解脱的。

    整整一个小时,汪仁才离开张云的身体,他看了看泪流满面的张云,说,张小姐,我只希望你在自白书上签上你的名子,那你将会得到你要的一切,你先不忙回答我,晚上我会再来会你,汪仁用毛巾擦干净阳具上的血迹,穿上衣服,就离开房子了。

    这边王月芳双手反绑,两根绳子绑住脚腕,双腿分开,倒吊起来,一个打手拿起一根扁平竹子做的竹板子,对准王月芳丰满雪白的臀部,啪,啪,啪的一下一下地抽打着,雪白的臀部一下子就已经变得通红,红肿了。

    王月芳刚开始被倒吊起来时,浑身上下的血都往头上涌,脸顿时憋的通红,非常难受,时间长了,人也慢慢地陷入昏迷状态,但竹板子一打,强烈的疼痛把她从 半昏迷中惊醒,但她还能咬着牙,极力忍受着竹板带来的痛苦,但是,竹板子一下子就抽打在她的阴阜上,她再也忍受不住了,啊,一声尖锐的女人叫喊声,响彻整 个刑讯室,几个打手也停了下来,向这里边看了看,到底什么刑具另这个女人发出如此痛苦叫喊声,王月芳大呼小叫的叫了一会功夫,又一次地昏过去了。

    一桶水泼在王月芳头部,她慢慢地睁开眼睛,只见一只只长满腿毛的大腿和顶在短裤中间粗硬的阳具在她面前晃动,她又闭上眼睛,不想看这些无耻之徒。

    一个打手抱起王月芳上半身,摸了摸她的脸蛋,说,多好的小脸蛋,王书记,板子打屁股不好受吧,你看看都肿了,说吧,不要再顽抗下去了,你说不说,好, 看来你是想穿上那些小铃铛,我们就成全你的宁死不屈的精神,快,把这匪婆娘拉高点,先给她穿上奶头铃。我看她是喜欢跳奶铃舞了,加油啊,弟兄们,女共党跳 舞了,哈,哈,哈,一阵淫荡的笑声把王月芳羞得脸上发烫。

    王月芳被吊得高高的,一个打手轻柔慢捏,把王月芳的乳头揉搓到粗硬起来,啊,王月芳发狂地晃动身体,极力想摆脱那双正在虐待自己乳头的魔爪,但是,旁边另一个打手紧紧捉住她的身体,王月芳挣扎了一阵子,才无力地停止摇动,一根铁丝穿过她的乳头,又穿上铜铃铛拧紧。

    王月芳再也忍受不了这种折磨,凄惨的叫声从她嘴里不停的叫着,等她再次昏迷时,她的大阴唇也穿上了铜铃铛。

    醒来的王月芳发现自已的头发正泡在一个高脚木桶里,头部差不多接触到桶里的水,一个打手慢慢把绳子放下,水马上淹过她的眼睛,鼻子,嘴巴,她已经无法 呼吸,逼着她拼命地挣扎,然而,外面却传来一阵阵的大笑和铃铛的响声,她明白了,是自己在挣扎时晃动了身体,使得挂在乳房上的铜铃铛,叮铛,叮铛地响,她 不再挣扎了,张开嘴巴大口大口地喝水,慢慢的肚子鼓起来了,王月芳被放在地上,几只大脚踩她的肚子,踢她的肚子。

    王月芳双手无力地捂住肚子,小声无力地说,请你们不要踢我的肚子,我我已经怀孕了,哈,哈,哈,肚子里有小共产党了,还是我们那个弟兄的种啊,哈, 哈,哈,又是一阵阵的淫笑,几只大脚继续向她肚子踩去,水从她嘴巴,鼻子,肛门,涌出来,连尿液粪便也踩出来了,但是王月芳没有屈服,一个打手见她如此坚 强,从火炉上拿起一根火红的烙铁,在王月芳面前晃了晃,说,你说不说,不说就在你的屁股上烙字。

    无耻,你们这些畜生,你就是烙死我,我也不会说的,王月芳用虚弱的话语说出了一个共产党员不屈的精神,那个打手把火红的烙铁一下子就烙在王月芳雪白肚 子上,一股烧焦人肉的黑烟,伴着女人尖锐的惨叫声,在审讯室飘荡回响,黑烟过去时,一个黑红色的1字就显眼地烙印在王月芳的肚脐眼的上方,打手奸笑着说, 你是共产党的大官,你以后的号码就是1号了,知道吗,1号。

    王月芳闭上眼睛,不去看他,也不想回答。

    你找死,我看你说不说话,打手拿起另外一根烙铁,对着王月芳大腿烙了下去,烧焦肉味的浓烟伴着一声尖锐惨叫声后,王月芳昏过去了。

    郭艳冰从昏迷中醒来,只见自己四肢张开地躺在地上,几个打手正对着她的身子指指点点,女性的羞辱感使她用力合并双腿,用软弱无力的双手捂着红肿的阴道。

    一个打手见郭艳冰这样的动作,笑眯眯地说,既然郭队长如此害羞,我们就让她捂住好了,拿根绳子来,一个打手拿来一根绳子来,郭艳冰看见这根绳子也没什 么特别,只是有一打了几个绳结在那里,绳子只别的绳子多了很多细小的绳毛,心想,真不知道这些畜生又在搞什么鬼,正想着,两个打手把她拖起来,一个打手把 她两只手腕在前面捆绑好,把绳子从她双腿中间穿过去,郭艳冰好象明白了一点,刚想挣扎,旁边另外两个打手已经牢牢捉住她的身子。

    这时,绳子已经穿过她的双腿,绑在从梁上吊着铁链上,一个打手拉动铁链,绳子慢慢地拉紧,另一个打手强行分开郭艳冰双腿,把她两片大阴唇拉开,把绳结 穿过她的阴道口中间,但其中一个绳结就堵在阴道口中,让她感觉到有点异样的滋味,而且郭艳冰的双手正好也挡住她光秃秃阴阜上,慢慢的随着绳子拉高,她的双 手也伸向自已的阴道,这个姿势就像她在摸捏自已阴道一样,她的双脚也被迫掂起脚尖来,这时那个打手停止拉动铁链了,一个打手走到郭艳冰面前,捏了一下她的 臀部,说,郭队长,受不了,就说话,我会来解开绳子的。

    姑奶奶我死也不会屈服的,你们这些畜生,姑奶奶一定不会放过你们,郭艳冰大声叫骂着。

    你他妈的臭婊子还那么嘴硬,等着吧,有你叫春的时候,我们喝酒,看看她叫春的样子,哈,哈,哈,几个打手就坐在旁边的一张刑桌上,你一杯,他一碗的喝了起来。

    刚开始,郭艳冰还不觉得怎么样,随着十多分钟过去后,她已经明显觉得难以忍受了,这双脚的指甲昨天才被拔光,有些脚趾头被扭断了,现在双脚沾地都疼得 直打战,她想扭动一下身体,缓解一下脚趾的疼痛,但是,她的身子每扭动一下,阴道上的绳结就磨擦了一下阴道,绳子上的细毛擦过她的阴蒂和阴道口边上的嫩 肉,使她身体产生一阵阵快感,郭艳冰咬了咬牙,死死顶住,双手用力拉紧绳子站在地,不让绳子磨擦她的阴道,汗水从她头上,脸上和身体各个部位流下来,滴在 地上。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她终于没有力气,踮着的脚尖已经放下来了,手也拉不住绳子了,人也摇摇晃晃,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0章: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12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