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家的女人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07章

作者:不详
    尽了兴的男人们把一丝不挂的我妈丢在卧室里,在客厅开始摆开麻将局。文主任也要上场,人家说,你怎么还敢来?文主任笑笑说,输了没关系,有她呢。大伙就说了,这就不对了,难道我们输了出钱,你输了只要让这女人脱脱裤子就行啦?想做无本买卖?文主任笑笑说,怎么无本?你们有种弄个女人来玩玩?方五开口了,说大家打麻将就是为了个乐子,与其算钱上的输蠃不如拿女人作赌注。其他人就笑他了,你小子好,你的女人呢?方五把他的点子说了:五个人中的四个打麻将,一个在一边休息。谁和牌我妈就要跨坐在谁腿上,让他的肉棒插入阴道,这段时间里我妈就是他的,随他怎么玩,直到另一个人和牌为止,但是如果他射精就马上换上在旁边休息的人。

    这个主意一出来,大家都说好,既能一起干女人,又能收放自如,玩得尽性。大家都赞同,文主任自然也不反对,于是赤裸的我妈就被从卧室的床上拉起来,作为“战利品”在麻将桌上流通,直到天亮。

    从那以后,文主任和他的牌友们就轮流在各自的家里摆开香艳的麻将局,牌桌上自然少不了我妈作为战利品供胜利者享用。我妈每次都要被他们通宵玩弄,这就是她频频“值夜班”的原因。后来文主任的牌友们甚至把自己的熟人朋友也带来叁加牌局。

    文主任把事情经过告诉我后紧张的看着我的脸色。别看他威胁起我妈来胸有成竹的样子,实际上他更不敢把事情捅出去。为了他自己能继续玩弄我妈,他只有拉我下水。看我听得津津有味,甚至听到我妈被他的牌友边打牌边轮-奸时两眼放光,他觉得心里有数了。他先跟我说不要声张,免得我妈自己也没法做人。接着就引诱我说“你想不想看你妈没穿衣服,跟男人干那个事的样子?很好看的。”我有点心动,又不好意思明说,就默不作声。文主任自然心领神会,笑嘻嘻说“下次我叫你来。”

    七月里的一个周末,我爸又去出差,要去一个星期,我放暑假在家没有事做,本来也要跟去的。一个星期前文主任诡异的跟我说“你妈这星期又要『值夜班』啦,这次是在你们家。”我一楞,马上明白了他在说什么。

    我妈这段时间还是频频去“值夜班”已经成自然了。街坊也开始有些越来越多风言风语说我妈是破鞋。我本来对文主任玩弄我妈很厌恶的,但是自从他告诉我他们打麻将的事以后,我不但不想阻止他们,反而很想亲眼看看他们如果边打麻将边玩弄我妈。文主任没有食言,机会来了。

    看来这次他们要趁我爸外出而且我被收买的时机在我们家开牌局。本来我爸要带我一起去的,我借口学校有夏令营活动组织观测天象,没跟我爸去,留在家里欣赏我妈的香艳麻将局。文主任告诉我要开牌局的前一天,我就跟我妈说了第二天晚上要跟同学一起去附近山上观察天象,不回来睡。

    我妈也同意了。她这时候还不知道牌局的事。

    吃过晚饭,我妈就开始一直催我,问我什么时候走。我猜文主任已经告诉她今天晚上有人要来家里打麻将,她怕我在家时露出马脚,所以心里慌乱。

    过了很久,我才跟我妈说“我走了”她心不在焉的应一声,看表情明显有些紧张。我心里想“傻妈妈,别慌,等会儿我要看你在麻将桌上的淫浪样”就出门去了。我把自行车停在附近同学家里,自己偷偷回到家门口,看到我家门口的走道上放着一把竹椅子。这是预先定下的暗号,表示我妈在洗澡。我推开门,经过文主任身边时,他对我诡异的笑笑,让我待会儿注意不要出声。我点点头。洗澡间里传来水声。我轻手轻脚溜进爸妈的房间,用小梯子爬上小阁楼,再把梯子小心的搁在旁边墙上,做出阁楼上没人的假象。阁楼很矮,根本站不起身,我爸在上面堆放着很多木料。我从木料间的缝隙里往下看,在黑暗里还是看得很清楚。房间中间摆着一张方桌,一边是大衣柜和我爸妈的床,另一边是长沙发。衣柜顶上放着一部电视机。

    这时外面传来响声,接着是大门打开的响动。有人进到隔壁我的房间。怎么文主任那些牌友还迟迟没出现?不知道是因为着急还是因为阁楼上不怎么通风,我很快就满头大汗。就在这时候,灯开了,文主任走进来,他先往阁楼上张望。阁楼上黑乎乎的,他什么也看不到,就满意的笑笑,对着我竖了个大拇指,开始往方桌上铺毡子,然后把麻将盒找出来。这时候我妈进来了,只穿着一条内裤,上身完全赤裸着!我可以看到她没有束缚的两只大奶头在上下跳动。我妈在沙发上坐下,文主任打开电视,然后就坐在我妈身边,把手放在我妈乳房上揉捏,一边看电视一边跟我妈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我妈只答不问,不主动开口,任凭他揉乳房。过了十几分钟,外面好像有人敲门,我妈马上从沙发上起来,到我的房间去了。文主任出去开门,随后上来三个男的,都是三四十岁模样,有胖有瘦,我都认识,是我爸他们单位的金科长、徐科长和老郑。房间里就显得有些挤了。他们几个和文主任先是互相敬烟,然后一起开始吞云吐雾,屋子里立刻充满了烟味。我忽然明白我妈身上的烟味从哪里来的了。只是为什么还不开始?难道人还没有来齐吗?

    又过了一会儿,楼下又有人敲门。文主任这次带上来两个中年男人。让我惊奇的是他们一个是我的体育老师刘方诚,一个是我们学校的工友老齐。

    牌局还是没有开始。看到这么多熟人坐了满满一房间,想着我妈要在他们面前脱光衣服,我越来越兴奋。在后来的半小时里又两次来人,前后一共来了四批一共九个人,加上文主任一个是十个男人。他们不知什么时候都纷纷把上衣脱了,光着膀子,就穿着长裤甚至裤衩。我也顾不上看这些男人认识还是不认识。和他们一样,我期待着我妈的出现。这时候四个男人围着方桌坐下来,文主任已经到我妈房间去了。包括我在内的十双眼睛一起盯着门口。

    我妈出现在门口时,我几乎可以听到房间里所有男人咽口水的声音,同时可以猜想他们有人下面肯定在“举枪致敬”我妈身上穿着一件半透明的无袖圆领衫,里面没戴乳罩,黑黑的奶头隔着薄薄的布料看得很清楚,下身穿着一条长不及膝的粉红超短裙。这些衣服我从来没看我妈穿过。  [本章结束]

第06章: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08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