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24章全文完 第1页

作者:不详
    他把阳器掼入了它的深处,痛楚地意识到她属于他,而他也属于她。可是自己拥有她吗?她会永远躺在这里,任他恣意吗?虽然她与王则的婚姻徒有虚名,可她终究是别人的,或许她的阴户里还湍流着别个男人的精液呢!

    多日以来别闷在心里的一种郁郁之气随着冯佩佩的一声哀鸣,一下子倾泻出来了。曾亮声也不由自主地叫出声,阳器猛然顶入了她的最深处,似乎是碰触到了一处软肉,松松绵绵的,烫人,却烫得令人熨帖,心里美滋滋的好生受用。他不知道,这是她的g 点,也不是每次就能这么轻易浮现的。只不过今天是冯佩佩的排卵期,更是她的发情期。

    冯佩佩的g 点一经他的点拨,顿时全身发抖,像是得了冷热病,浑身打摆子。

    她想不通,不过几个月,他的家伙竟然会变得这般长,而且更粗硕了。这少年的身上似乎永远带着谜一样的光彩,让人经不起轻轻地接触,就会对他产生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绮思,起初是不经意的、下意识的,到最后,你几日不见他来,就想他。

    曾亮声马上感觉到了她阴牝的变化,一浪盖过一浪的收缩夹得他有些疼痛,他知道这跟她打摆子有关。她的抽搐起先有些不规则,过不了一会,淫水开始慢慢渗透了,润滑着阴牝的内壁。他的抽插开始顺畅起来。于是,他大刀阔斧地狠肏起来,招招见肉,肏得她白眼都翻转过来,嘴唇由红转青,由青变紫,鼻翼翕张,喘息声时重时浊。不一会,就听得她大声叫喊着:“快死了!我快死了…”“太美了,姐。”亮声有些喘不过起来,欲望像是要在脑海中炸开来,如同夜晚灿烂的烟花。“姐,你知道吗?你太美了,太紧了…”“啊…啊哟…出来了!出来了!”高潮后的她唇干舌燥,喉咙要冒出火似的,长长的眼睫毛扑闪着迷茫的雾气。

    亮声浑身是汗,这不大的空间里因为两人散发的热量更显闷热,好似处在一座熔炉里一样虽然他抽插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时间一秒一秒过去,而一秒与一秒之间似乎却是山重水复般漫长。空气中浑浊的精液味道交杂着两人散发的汗臭,显得异常的凝滞。他想赶快射出来,毕竟在这里做事不是太舒服。

    “怎么还没出来?弟弟,你是越来越厉害了!还这样硬,真好!”冯佩佩赞叹着,把他的阳器挤出,转而放进嘴里,欢快地添着吸着,似乎正在欣赏它的厚度与亮度,它的色泽是暖温的,彪悍中带着优雅。此时此刻,冯佩佩就像一个饥渴无比的饕餮,怨怼地面对面前的美食佳肴。她十指修长地环伺着它的伟大,慢慢地,阳物变成靛蓝色,汩汩地透出沛然气息。

    亮声耽溺于她熟练的手法,轻盈而细腻,常常给人一种鬼魅之感。与母亲相比,像是同等质地却色泽殊异的两个女人。她不似母亲的清雅闲适,娟秀明丽,却有一种肢体横陈的压迫感,骄奢得要毁灭人一般,具有甜酒味的死亡意味。

    手势忽缓忽急,吐纳之间回旋着丰饶的香气,白石相激,朱槿吐液。是手指的艺术。

    然而最致命的是,这妇人碎齿的调弦,自上而下的向广柔的神经散去,那是快感的喧腾,灵魂的飞扬。于是,亮声任自己澎湃的体液掼向沙砾嶙峋的堤岸。

    这浪,带着啜泣的低音。

    “我要走了,女儿。”木濂凝视着身下这抹冶艳的春色,在一场激荡的云雨之中溶成一江春水,读她的脸,是一本永远也读不完读不够的书。散乱的乌发,及腰,一泻而下,末梢处卷起几绺小小的漩涡,在磨得发亮的床席上款款流动,这个鲜活的胴体是水做的。

    “为什么?这样不是很好吗?”木兰抿着嘴,脸上一轮淡淡的红晕,手上的一条精布巾上面涂满了斑斑的污渍,这是她们做爱后的遗迹。

    伦理,并不是不能跨越的鸿沟,更多的时候,它只是一种约束的隐喻,在现实当中,有时不必争着解释情节变幻的意义,快乐就好。

    “不能再呆了,这儿。再呆可能要出事了。”木濂毕竟是上了年岁的人,世事沧桑人情世故,皆已洞悉。虽然与外孙呆的时间不太长,但他还是一下子了解了这小子的性格,性格坚忍,狠辣果决。曾亮声目前能忍受他们爷孙三代乱伦,是因为他太在乎他的母亲,而木兰是不会让他去伤害自己的父亲的,所以,这种事情是不能长久的。何况,从他对钟旺毫不留情下手就杀的狠劲上看,这小子可不是省油的灯!

    “出事?会出什么事?”木兰的整个心思还沉迷于方才激烈的肉搏当中,父亲的力量使得她的心田犹自荡漾着暧昧的烟波。

    “孩子呀,你真该断了!断了!知道吗?”木濂不舍地抚摸着这赤红的女体,耻骨处月牙白的颜色,回旋,如暴雪的山坡,更似破晓时分黎明的天色。

    “怎么断?爸,怎么断呀?”回到现实当中的木兰眼中现出一阵的迷茫。原本以为,可以在自己的天涯里种植幸福,找回那些曾经逝去的,补偿那些以为残破了的,可现实毕竟是现实啊!痛苦,一寸寸地撕割着她,她望向窗外的眼睛里,一抹因梦想破灭的枯草色。

    是呀,怎么断呢?木濂也无言。“总要想个解决办法的,咱们这样子迟早会完蛋的。我老了,黄土快要埋半截的。可是,声儿还年轻,咱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毁掉的。”木兰听完,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尽管是在炎热的酷夏里。“那,那…反正过不了多久,中考成绩一出来,他可能就考上了…”木濂听得出女儿言下之意,亮声要是考上了示范学校,就会离开她了。他沉思半晌,点点头,道:“也是。到时到外面读书,认识的女孩多了,离开你的时间长了,可能就会忘了疏了…”“那,你还要走吗?”“走。本来是要看看你的,没想到却弄成这样。还…还,唉,不说了。”木濂有些尴尬地挠了下脑袋,暗自骂着自己这老东西,一身花花绿绿的七情六欲。

    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木兰急忙起身穿衣服。她知道,肯定不是儿子回来了。木濂看着她,笑了笑,道:“我先去开门吧。你慢慢来,别急。”门外,站着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衫的男人,个头中等,相貌斯文,笑着问道:

    “您是木兰的父亲吧?我是亮声的班主任,叫王则。”“啊,你好,你好。快进来坐吧。”木濂伸出手去。两人热情地握了握手。

    “是这样,我是来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的。咦,木兰嫂子呢?”王则打量着屋子。

    木濂淡淡笑着,道:“哦。木兰还在休息呢,这天太热了,她身体一向虚弱,这阵子就是躲在家里,不太敢出门。”“也是。她是够辛苦的。”王则同情地说。

    “什么好消息?能不能先跟我说说?”木濂推了把椅子,让王则坐下。

    “是这样!这次中考亮声是学校第二名,全县第五名,实在是太让人高兴了。”“太好了!”木濂还没叫出声来,后厢里就传来了木兰兴奋的声音。

    “还得谢谢你这位辛苦的老师呢。”木兰一出来,就拉着王则的手摇了几下。

    王则的手被她一握,就感觉到自己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23章: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