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22章 第1页

作者:不详
    “怎么样了?”木兰第一个就问,她最关心的是镇上人们的反应,要知道,这小镇实在是太小了,个把人不见了就是天大的事情。

    “嘿嘿,没事。”木濂干咳了几声,把烟袋在墙壁上敲了几下,说:“他家里人报警了,说是失踪几天了都不见人。”“哦,那警察怎么说?”木兰不由得站了起来,浑没注意到自己还是赤裸着胴体。

    “嘻嘻嘻,你们猜猜,警察在他家里发现了什么?”木濂看到女儿饱满的阴阜上露珠点点,知道刚才她娘儿俩肯定又是一场激战了,胯下不禁尘根勃起。

    “什么?”木兰和亮声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道。

    木濂并不马上回答,他坐到了床上,顺手把木兰也扯在他身边,说:“那小子是个变态狂,他家里全都是女人用品,尽是些乳罩、女人的内裤,刚才镇上工商所的姜副所长正在破口大骂,原来那里面有他老婆的一条内裤呢。”说完,他哈哈大笑。

    木兰呸了一声,骂道:“这怪胎!早死也早了一个祸害。”木濂突然没有说话,只是怪怪地看着木兰。

    “怎么了?看什么,又不是没看过?”木兰嗔道。

    “你不知道吧?他那儿好像有一条内裤是你的,碎葱花带金边的,我见过你穿的。你不是说丢了吗?”木濂的手不由得伸到了女儿的阴户上,抚摸着那隆起的阴阜,手上潮湿着尽是精液的粘稠。

    “呸呸呸,这该死的怪物。”木兰恨恨地咒骂,两股轻轻张开,以便于父亲那只粗糙的手的进入。

    亮声也很生气,心想,我还真杀对人了,这祸害不除,镇上的女人不都遭殃了?他现在对于外公和母亲的事早已释然,所谓见怪不怪,就是如此。这些日子以来,他也没少和姥爷一起入肏自己的母亲,反而是越肏越上瘾了。沉沦的欲望是害人的东西,在它的作用下,一些人会失去理智,做下人神共愤的事,最后步入黑暗的深渊,只不过,现在对于木兰他们来说,却是起着另一种作用,它会麻醉自己,使得他们达观地对待人生的残酷现实。

    眼前的木兰又沉醉在情欲的世界里了。她瘫倒在床上,四肢张开大大的,任自己的父亲趴在上面又啃又咬。芳草萋萋的阴户上布满了斑斑涅白,这是她儿子的杰作。木濂不禁赞叹,毕竟是初生牛犊呀,精力旺盛,能量无限。这些天以来,在与木兰母子的多次放纵中,他早已领教过这个外孙的性能力了。

    木濂抬眼看了看外孙,却见亮声已经转过身去了,只听得他说道:“我到外面看看,中午就不回来了。”“哦,声儿,那你要小心点,在外面别乱说话。”木兰急忙交代几句,深怕少经人事的儿子在外头说漏了嘴,可就万劫不复了。

    “晓得了。”亮声随手关上了门。走不了几步,就听见了母亲娇弱的呻吟声从门缝里渗将出来,带着些许的幽怨和欢喜。

    细妹长长的打了个哈欠,白天的劳作使得瘦弱的她感觉疲惫,眼皮忍不住耷拉下来,她太累了,好想就此睡一觉。她抬眼看了看四周,院子里空无一人,父亲和母亲带着刘多去三叔公家了。三叔公办喜事,他最小的儿子娶了个中专生,听说人也长得水灵,在镇税务所工作,是响当当的公务员。铁饭碗就是旱涝保收的事业,细妹从小就向往着自己有个这样的职业,可自己也明白,这辈子也只能在肚子里想想罢了。

    哥哥呢?他不是一向不喜欢赴这种晚宴的吗?她叹了口气,转向角落里的便桶,一边解脱裤带,褪下裤子,露出白白的屁股,蹲下撒尿。一股细流缓缓地从尿道里流泻出来,细妹感到饱胀的膀胱热热地缓解了,只觉得一阵轻松。头上几点繁星闪烁,对面的河岸那边低垂着一勾残月,似乎还有薄薄的雾气,屋旁的梨子树上的猪屎鹊跳出巢,试探地喳喳一声两声。

    她上了床,不多一会儿,就传来了一阵轻微的细细的鼾声,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还不起来,睡猪,快跟我去看湖…”细妹耳旁有一道细碎的声音,她听出来了,是心里的最爱——亮声。

    “你怎么来了?我好困呢,只想睡觉。”细妹懒懒地翻了下身子,宽大的睡裤掩不住撩人的风情。屋子又沉寂了,细妹听见了粗粗的喘息声,裤子正在被扒拉下来,她刚到阴牝一阵清凉,体内生出一种强烈的焦躁。“别,别吵,讨厌啦…人家想睡呢…”她摸了摸自己的大腿,发现它们像蛇一样灵活而光滑,她张开了双腿,细长的五指在空中抓来抓去,空气在她的指缝间流动。接着,她感到自己的阴牝内插入了一根硬帮帮的东西,这东西来得霸道而横蛮,直溜溜地划过了她的阴壁,这时,她的阴户变得柔软而冰凉,像水草一样在空中荡动。

    “讨厌的家伙!”细妹跟着节奏摆动着身躯,很快地,她的汗水流了下来,头发又湿又硬。她像喝醉了似的眯起眼来,随着阵阵细水的骚响,空气中弥漫着臊臊的膻气。

    她的身子松懈着,懒洋洋地,屋子里回放着悠长的喘息声和呻吟声,像是过了期的蜂蜜般的空气开始稀薄了,并且因为稀薄而开始流动。细妹的嘴唇蜷曲着,露出细碎的白牙,一丝冰凌般的垂涎从嘴角渗将出来,她听见了性器交合处嗡嗡作响,似乎是凝固的空气划开了一道道缝隙,她甜蜜地颤栗着,等待着他勇猛的撞击。

    他的嘴巴凑了过来,吮吸着她的垂涎,一次又一次,配合着他强烈的撞击,她感觉身子被无限的抻长再抻长。他的气味怎么跟平时的不太一样了,有一股令人不愉快的香皂的味道,但不要紧,只要是他,就算是臭蛆满身,她也是甘之如饴了。他又一次加快了速度,她感到髋部被啪啪的声响撞得生疼,阴牝绽开了五瓣的壳儿,喷出了略显粘稠的白絮,她好怕,怕自己脆弱的阴牝就这样被他生生地捅破了,那以后,怎么生孩子呢?她要提醒他,要爱护它,像他曾经的誓言:

    要爱护她,生生世世。

    可当她想发出声时,她发现自己的嘴巴被他的紧紧咂合着,唾津在她的口内搅拌,她只是感觉到呼吸困难,他好重呀!

    他把坚硬的物体在她的阴牝上转着圈子,似乎要把它磨出茧儿,接着一只手掌哆哆嗦嗦地揉搓她的乳房。“抱紧我,肏死我…”细妹激动了,一条蟒蛇在她的体内穿插,凶猛地咬着阴牝里最柔软的地方,她的体内燃烧着欲火,就像是在火炉里煅造一般。

    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嘟哝了一句什么,又沉闷地挺了数十下,他的姿式十分古怪,活像被牵着线的木偶,只是机械单调的运动同一个动作,床板在两人的重压下发出了吱吱嘎嘎的响声,在这乡下的清夜显得格外的诡异阴凉。

    细妹咬着嘴唇,唇间泄出的气息芳香可人,滋味悠长,她能感受到他射出来的那股滋热不停的涮洗着膨胀的阴壁,自己就像被剥了壳的熟鸡蛋,从里到外,脱胎换骨。恍惚间,亮声的脸就出现在她的眼前,人显得又高了些,壮了些,眼睛、嘴巴、鼻子,一样接着一样,交替出现,可是却又难以捕捉住,集中起来,凑出一张完整、固定的脸庞。

    他从她的身上爬下,悄无声息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21章: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23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