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19章 第1页

作者:不详
    亮声一声不响,只见母亲玲珑的曲线裸裎在眼前,绯红,薄雾般的迷蒙。这是自己熟悉之极的胴体,从头发到脚趾头,每一个地方,自己都曾经深深的吻过亲过,他知道这个胴体每一个敏感的部位。母亲低垂着头,仍可见她红云般的脖颈,想来母亲也是害羞的,尤其是现在这个场面,实在是令人羞愧的。

    “妈,你放松一点。嗯?”亮声轻轻地咬了下母亲的耳垂,舌尖在她的耳洞里添了一下。木兰的身体微微一颤,体内顿时分泌了激情的液体。他的手指敏锐地捕捉到了她的脖子,这是一种绝对的美,能令人春心荡漾,勾起肉体欲望的贪婪。

    他知道自己勃起了。

    尤其是,当自己的手指抚摸到了母亲臀部时,稀疏的阴毛淡淡地披在了她的肛门前,他看见了那个褶皱分明的菊花蕾,桃红桃红的,柔嫩得要出水似的。他颤抖着,喃喃的念叨着“妈,妈,它真美。”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正儿八经的看着母亲的肛门,他的每一根神经都十分兴奋紧张,浑身好像换了新鲜的血液似的,感觉是那种至高无上的,似乎拥有着整个世界。而温婉的母亲正在自己的股掌之中,他只有彻底地她,享用她,才是对绝对美的高度尊重。

    母亲的阴毛是柔顺的,懒洋洋地披散在阴户的四周,润物无声处夹杂着一根黑不溜秋的玩意儿,看起来尤其的可笑。曾亮声笑不出来,他的心底感觉异常的悲哀与无奈,曾经无数次抚慰驻留的水乳交融,曾经浮棹其上的蹉跎岁月,其实骨子里透着的是那种隽永的寂寞和忧伤。

    他想起了已经在记忆中渐渐淡去的父亲的身影,想起了第一次与母亲在野外缱绻的偷欢,想起了刚才在屋外杀人时那一刹那的恐惧和惊慌。可是,这一切很快就被眼前母亲的艳丽春色冲散了。

    当母亲的那一菊春蕾刺进他的眼中时“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瞬间,在他的体内爆发出的能量是巨大的,他的海绵体已经膨胀到了无以复加的田地。

    木兰战栗着“别摸那儿,阿声。妈受不了。”她的声音有点尖,带着三分的惊怯。

    “是不是很刺激?”曾亮声温柔地把他的中指刺进了母亲的肛门,微微温润,细雨湿衣,草绿残花,直肠里的温度炙灼着他,血液开始沸腾,呼吸猛烈而急促。

    他贪婪地添吸着母亲的肛门。汗液味,精液味,还有肛门特有的膻臊味,异味杂陈,令他的呼吸困难起来。

    “这能行吗?我…我,害怕。”“没事的,妈,你把眼睛闭上,心情放松,想着从前我们快乐的日子。”“嗯…”儿子手指的纤柔,眼神的温柔,像是会融化人身子的水一般,当他的中指从肛门抽出来时,她的身子觉得有些失落,可骨子里就像吃了棉花糖,要酥了似的。

    在这一瞬间,木兰的眼神有些儿恍惚了,迷离中带着淫荡的缠绵。此时,她的双腿斜挎在父亲的两侧,阴牝内插着父亲刚中带软的阳物,而肛门正被儿子吮吸着,他就像一头不知疲倦的水牛,埋头吃着自己胯间的水草,津津有味,似乎不放过作任何分泄的苍苍绿意。这种强烈的生理触摸所带来的刺激与震动,使得她敏感的肌肤泛起了阵阵涟漪。

    一股如潮水般涌来的羞怯与惊恐,伴着丝丝乱伦的快感,漫过了她的心防。

    她开始不由自主地呻吟了,心绪飞到了茫茫的黄土高原,她与父亲相依为命的故乡,在那里,她与父亲湿淋淋的徜徉在快乐的风沙里。

    亮声掏出了自己亮晶晶的阳物,龟头呈三角形状,带着狰狞的怒气。他剥开母亲的臀肉,臀间点点白花,玲珑而秀雅,是生生的嫩菱角,瓢肉丰满多汁,正是采摘的时候了。

    “妈,我来了…”“啊…进去了?!”木兰的喉间发出了一声低沉而痛楚的叫声,肛门处撕裂的疼痛传自周身,她的双手紧紧地抓着床沿,嘴巴迅即咬住了父亲的肩膀,鲜血沁出的腥味弥漫了这不大的房间。直肠被插进了一条硬邦邦的东西了,那从未曾被开发过的土地里就像是被一个陌生人闯了领地似的,她有了一种强烈的抵触感,羞耻心霎时从麻木状态苏醒过来,心里漾起一股怨恨的冲动。

    她回眸看了儿子一眼。这个身上淌着自己血液的年轻人似乎很兴奋,眼里有种毁灭一切的神色,他似乎要燃烧起来了!她心里暗暗地叹息了一声,忍住了直肠里那种想要大便的强烈感觉,她闭上了眼睛,既然来了,就这样子吧。

    木兰听着床板发出了阵阵吱吱咯咯的响声,这种节奏以前是跟儿子抵死缠绵时最美妙的乐曲,可今日,怎么这样尴尬呢?身下的父亲那条死蛇般的器物也坚挺起来了,抵在她的嫩屄里与自己的外孙打起了里应外合的战争了,浑不想着自己的感受。

    她想着,自己的天空被这两代人用利器生生地割开了一个大口子,心思被粉碎得四处漂泊。有时,高悬在空中,像无所依据的蒲公英,在空空洞洞的天穹里被雨打风吹去。有时,又像是坐在云端里,那云聚时散,忽儿像一片乱糟糟的飞絮,忽儿又挂着一轮黑色的光环,灼烧着她的整个心身。尔后,再没有任何思绪了,她坠落了云雾之中。

    亮声能感觉到身下母亲的悸动,绵绵汩汩,像是来自山涧的流泉,清清爽爽,抚慰人身。他原本几要焚烧的身体慢慢地平缓了,沉重的心灵也开始恢复了往日的清灵。与其坠入燃烧的地狱,不如选择在烈火中永生,这是涅盘,是重生的启程,是摒弃恐惧的无奈之举。于是,他把怒火发泄到了这无休无止的冲刺中去,忘掉羞耻,忘掉邪恶,忘掉这人间种种龌龊事!

    叠在他身体下的两人也似乎放开了身心的束缚,剧烈的蠕动像栅栏内发情的畜牲。木兰在双重的攻击下,喉间发出了近乎歇斯底里的嘶鸣,零乱的花瓣上粘满了黏稠的淫液,或黄或白,或浓或稀,放纵后的激情变成了若断若续的啜泣与欢呤。

    刹那时,木兰全身放空了一般,她知道,自己终于解放了。

    戏婶刘满痛恨自己的父亲,是从小就开始的。小时,每次总是见到父亲喝得酩酊大醉回到家后对着家里人大声吼叫,接着是母亲的厉声喝斥,然后父亲用拳头把桌面敲得砰砰作声,嗓门越来越大,尽说着令人作呕的脏话,他就夺门而出,不想再见到这场面。

    而弟弟和妹妹总是一声不响的躲在墙角上忐忑不安的看着父母的争吵和打架。

    这种家庭给予年轻刘满的不是快乐时光,而是极度的痛苦深渊。他喜欢妹妹,也可怜妹妹,看着她那双明眸上游荡的那层忧郁哀怨的光波,一眼便能看出她的生活里少了些什么。

    所以,他选择了出外打工。他盼望着能多赚钱,把妹妹带出这个家,让她能够享受新的生活。他永远忘不了那年九月的星期天下午,他和妹妹一起坐在屋后的葡萄架下。阳光穿过叶间的缝隙照下来,织成了美丽的图案,像是一块带花边的围巾。“妹妹,你太瘦了,瞧你的头发,黄黄的,就象是老鼠的尾巴毛。”细妹看着他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淡淡的笑着,白皙的脸上流露出高兴“那你要给我补营养呀,曾校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8章: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20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