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16章 第1页

作者:不详
    细妹只是怔怔地看着他,眼泪情不自禁的又流了下来。她不知道,她们的情爱是否就像这指间的草戒指,过不了几时,就会枯萎衰败,直到化为尘土。

    “别哭呀,妹妹,好妹妹…”曾亮声虽然已经很懂得女人的事了,她们的生理构造,从乳房到阴户,从腋下的黑毛到胯间的阴毛,他赏玩得近乎疯狂的熟悉。但是,他也只是懂得如母亲与师娘这种熟女的身体,一点儿也不懂得女孩子的心理,敏感而纤细,困惑而脆弱。因此,面对这种忽晴忽雨的小儿女心态,他有些儿不知所措,以致于手忙脚乱。

    细妹又笑了,她拉着亮声的双手,一双明丽的眼睛里水汪汪的盈满了柔情,然后缓缓地把它们按在自己日渐突出的胸脯上,按得紧紧的,似乎盼望着把自己的乳房挤碎一般。曾亮声不及反应,掌间已然感受到了那份饱满的柔软,这份殷实绝然不同于母亲的丰盈,更不比冯佩佩的肥硕,然而更显生机无限。

    他的头脑里一片混乱,不知道今天的细妹是不是吃错药了还是疯了,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而现在的举动更是不像平常的细妹,印象中的细妹腼腆矜持,更加让自己又喜欢又害怕。

    “阿声哥,我也喜欢你呀…我,我只是怕…”

    “你怕什么?”

    “我不知道…”

    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或许是想补偿些什么吧,趁着这盛夏的热,趁着昨晚洗了四次的身子还没再被糟蹋,那尚未长毛的牝户正香喷喷的,吐着腾腾热气…她羞羞地低下了头,鼻翼间有细细碎碎的汗珠,白晰明秀,是一种介于清纯与熟媚之间的诱惑。曾亮声看得傻了眼,胯下的尘根顶起了帐篷,他知道自己此刻的怪象,如果没有发泄出来的话,只怕要喷出血来了。

    “好妹子,我也喜欢你呢。那日本想和你好来着,可你,你那样子好吓人,我,我…”曾亮声再也抵制不住了,他把她按在了麦秆堆上,软软香香的胴体贴在身上,真是醉人魂魄呀。

    他跪下来,双手急速的扒下了她的内裤,对于性事,他是一向猴急的,没了往日的含蓄沉着,特别是眼下默默的羊羔。她的牝户就像母亲养在窗前的那束素心兰,淡绿色的瓣儿,衬了一颗朱红色的花心,风致飘然,他的脑间闪过一句诗:冰洁花丛艳小莲,红心一缕更嫣然。

    他俯下头,狂乱地嗅着,这股沁人心脾的幽香,比之母亲股间的那股略带膻臊的香气来,另有一种奇异的感受,母亲的味道令人沉滞,而它,令人惆怅低回。

    细妹微微地呻吟着,红莓似的醉颜,左右流盼的秋波,她感觉今天好幸福,她是这世界的女王,而情郎是他,是梦中那个披着白羽强成的英雄氅,腰间挂着莫邪宝剑,跨马长啸的王子。他坚实的下巴上已经开始长胡须了,短而密集,更显得他的嘴唇丰满鲜润,这个青春美少年常常出现在她的梦里,就连父亲每夜溜进她的床被里蹂躏她时,她也是紧闭着双眼,想像是他强健的分身驰骋在她柔弱的躯体上。

    她有些讶然,他添吸她优美的阴牝时,动作的娴熟与连贯,或吮或吸,啃咬阴蒂时更是让自己魂飞天外。就算是父亲这个老混蛋,也只是蜻蜓点水般的添湿一下,以便阳物方便的进入,绝对没有他这般细致温柔的前奏。她又有些感动,这么肮脏的下身,他也没觉得脏腥,就是这样深情投入,刹时,她只感到,他是真爱她的,就为这个,她也愿意为他死上千次万次!

    曾亮声哪里能感悟到身下这个女孩的心思,只是一门心思的沉浸在她美妙的牝户上,阴唇纯净光亮,就像是初包的馄饨,惹人垂涎,他是真想一口咬没了它。

    在此时,他早已忘了母亲,忘了周遭的一切,双眼发光,涨红了脸,胯下的尘根如巨蟒出穴,又似蛟龙出水,猛地一扎子,没入了这销魂的洞穴,正是投其所在,畅美异常。

    细妹只是稍微的呻吟一下,双腿颤抖着迎接这滚烫的到来,阴壁因阳物的强力而突然饱涨非常,这阳牝顶着层层的褶皱,开山劈土,直接抵在了她的花心深处。没有粗暴,也没有受辱的感觉,在这时,只有细细体味这男人的温柔相侵,只是这么一下,她就喷出了第一次高潮。

    她已经变得相当的敏感了,尤其是与心爱的男人。不像在家里,父亲只是简单的插入再插入,没有温情只有兽欲,哪管你阴道生涩艰难,那一刻,就只有漫长的煎熬。而自己只能是俯身咬紧枕套,怕发出声响让隔壁的母亲与弟弟听到。

    “啵啵啵…”阳牝与阴器交合的声音不绝地回荡在这间小小的农舍里,细妹的双腿紧紧地夹着他的腰。她好欣慰,得到了他,她又很害怕,深怕会失去他,这患得患失之间,亮声那充沛的粘液已是如江河溃堤,尽数泄入了她的阴牝深处。

    此时,玉山倾斜,河流扭曲。

    木濂一直睡到晌午时才醒过来。他没有回想这过去的那些日子,那些衰事,一想起就郁闷怂上心头,排遣不开。他是要躲赌债才回到女儿家的,要不是庄家逼得紧,他是舍不得离开胡寡妇那汗津津香喷喷的胴体的,丰腴妖佻,躺在上面,就像是躺在云端里似的,欲仙欲死。也是胡寡妇鼓动他出来避债的,但他也知道,躲得一时,躲不过一世。唉,他在心里长长叹气,先得过且过吧。

    他也知道,女儿孝顺,总是唤他到她身边好侍奉他。可自己心里也明白,自个身快入土的老人,不能害了自个的女儿。女儿家庭美满幸福,要是自己按捺不了心中这份孽欲,岂不是害了她全家。于是,他索性把整个心思投在了胡寡妇身上,自己所赚来的钱物和女儿每月寄来的零花钱都丢在了这个风骚的妇人身上,就是为了摆脱那份难言的痛苦,虽然它也曾经带来了无比的欢乐。

    木门吱呀一声,木兰进来了,身上随便的套着一件t恤广告衫,上面印着钱江啤酒的字样,头发蓬松着,这样的不修边幅,却更显得迷人了。木濂怦然心动,女儿正值人生最成熟的季节,桃花盛开,芬芳荟萃。可惜的是,女婿没有福气,可怜的是,女儿就此守寡,人生最不幸的事情也发生在此时,真是老天爷不长眼。

    “爸,醒了?擦擦脸吧,我煮了些绿豆汤,刚好也冷了,爽口。”

    木兰看起来有些憔悴,刚刚做完了些活,赶着送到厂里面去,这午间的太阳实在是太烫人了,回来的时候赶紧洗了把脸,顾不上整理头发,想着给父亲吃些绿豆汤祛热。

    这次父亲能够下决心来住,让她是兴奋不已的。虽然这样不免会给自己带来许多不便,但骨肉亲情是世间任何东西也比不了的。儿子昨天到很晚才回家,原来害怕他回来会再要求那种事情,可出乎意料的是,儿子只是吃完饭,洗完澡就钻到自己的房间里,直到早上,又急匆匆的跑出去了,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木兰意外之余难免有点奇怪,但眼下还是照顾好老爷子再说。

    “噢,你吃了吗?”木濂懒洋洋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伸了下腰,鼻子里闻到的是绿豆香气,还有木兰身上特有的那种少妇成熟风味。

    “你吃吧,我刚刚吃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5章: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17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