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15章 第1页

作者:不详
    木兰无奈地把仍躺睡在她牝内的那根阳具拨开,带出了一丝丝縻縻涅白,也带出了她的畅快。儿子不听她的劝,整天泡在家里肏她的阴屄,似乎不整出他勉强生产出的全部精液绝不罢休。

    她有些怕了,怕他日渐憔悴的脸庞,怕他正在成长的肢体,会因为这般的放纵而有所伤害。于是,她给远方的父亲打了长途电话。父亲刚开始吱吱唔唔的有些不太情愿,木兰一个劲儿地说,好久没看见父亲,想他了,他才勉强答应了。

    现在,父亲来了,而且来得这么快。

    木兰一下子傻了,刚开始还以为是邻居二杆子他妈来串门,没想到是父亲,他真的就这么快的就来了?往日,她不知催他多少次,他总是不来,今儿个就一个电话,他就来了?

    “快,老爸渴死了,兰儿,怎么傻愣愣了?”父亲仍是这般地爽快,这般地急急如火,声音仍是这般的粗犷响亮。多少年没见了,他的身子骨看起来结实许多,不比往日的积弱了。

    “哎,爸,我没想到你会来得这么急。都还没准备呢。”木兰一边倒水,一边冲着后厢房的儿子喊着“阿声,快起床了,你姥爷来了。”父亲的健康使木兰感到非常高兴。长期以来父女相依为命,父亲总是把最好的东西留给她,就算是再饿,也要想尽办法不让自己的女儿饿着。她至今依然记得父亲在一个风雪之夜到村部食堂偷馒头给她吃。回来时满头满脸的斑斑血迹让她吓得哭了。

    父亲安慰她,没事没事,让人家用砖头打的,明儿天亮就结疤了。事后,木兰回想起那事,就由衷的感激父亲。父亲是真爱她的,他可以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女儿的命,这就是父爱!世间再没有任何人能够比父亲更爱自己的了,她相信。

    “好女儿,几年没见了,你看都瘦了!”父亲抚摸着木兰的胳膊,目光中爱怜无限。由青涩少女变成丰韵少妇,其实不需要多少时间,特别是女儿出嫁后回家省亲的那段日子,是他这辈子最完满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按照老家习俗,出嫁后的新娘要有五天回娘家省亲。记得那天的黄昏,木兰是搭着一辆拖拉机回到家里的,送她回来的是她的大伯根旺。

    搅动他沉埋心底许久的波澜的是女儿嘴角边涩涩的欢喜和羞怯,像极了去世时的妻,也是这样春情荡漾,勾魂摄魄。

    那一夜,他彻夜难眠。

    也是在那一夜,木兰悄悄地爬上了父亲的床。老式的床板响起了经久不息的吱吱嘎嘎声,缠绵悱恻,演奏着万千年来祖宗们一直在演奏的乐曲。

    “爸,你总算是来了…你不知道,这些年我好想你吗?爸…”木兰哽咽着,眼角泛出了泪花,刚刚做完爱的绯红脸庞因了这份牵挂更显得楚楚动人。

    父亲把她抱在怀里,女儿的体温灼热得似乎比窗外的那炎夏更加难当,他有些感觉了,下身不禁起了反应,而这反应不可避免的碰触到了女儿薄薄的衫裤里敏感的大腿。

    木兰顿时红霞满飞,有些嗔怪地推开了父亲“爸,瞧你…”“嘿嘿…”父亲有些讪笑着,急忙端起桌子上的冷开水喝了起来“我那外孙呢?”“姥爷,你来了。我在这儿呢。”曾亮声几乎是应声而出,他斜斜地倚在门杆上,打量着已经数年不见的外公。其实,他跟这个外公不太亲昵,毕竟相处时日太浅,印象中的外公就是母亲常常念叨在嘴里的那个田地里辛勤劳作的农民老爹。

    外公长得不太高大,一脸的胡髭黑白相杂,显出岁月的痕迹。曾亮声惊讶地发现,自己长得很像外公,无论是身材还是相貌,看来自己还是遗传母亲这方的基因比较多吧。

    “来,让外公看看。嗯,长大了,长大了…好,很好!”外公仔细端详着外孙,突然间泪水夺眶而出“像,真像。兰儿,你看,他的眼睛真像你过世的妈妈。”“爸,瞧你,今儿个是高兴的日子。快来洗把脸,我那儿还有冰镇莲籽汤,喝碗去去火。”木兰知道母亲的去世对于父亲的打击曾经是多么的深重,以致于父亲终身不再续娶。

    “姥爷,你和妈聊着,我出去走一走。”曾亮声有些见不得这场面,让他鼻子发酸。

    “也好,早点回来吃饭,别玩疯了。”木兰很高兴,这些日子还是见儿子这么主动的要到外面逛,虽然现在外面太阳正是毒辣辣的时候,但总比整日腻在家里与自己纵欲的强。

    曾亮声甫一出门,顿时感到阳光的刺眼,让他有点晕眩,疲倦的感觉油然而生。他恍恍惚惚地站了一会儿,愣愣地看着家门口闪闪烁烁的黄树叶子,然后颤抖了一下身子,往一条深幽的小径走去。

    这些日子以来的影像宛若梦中,与母亲那激烈缠绵的场面一次又一次地掠过他的脑际,某些细节和瞬间像一把烧红的烙铁一次次的烧灼着他年轻的心灵。他痛,也快乐着,一次又一次!

    他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离家不远的无主花园,高墙边橡树旁的一条小路上,赫然站着一个年轻的姑娘,正自痴痴地看着自己。

    细妹!

    她怎么在这儿呢?曾亮声上前几步,今天的细妹穿着一条印花薄软裙子,柔滑飘逸,蓝得像翠鸟的羽毛。“细妹,你在这里干什么?”“我,我想去你家,可是,又不敢…”细妹嗫嚅着,碎玉似的牙齿咬着小指头,眼里掠过一丝羞涩一丝欢喜一丝担忧一丝无奈。

    曾亮声的眼睛一亮,心头一阵的羞愧和欣喜,猛地抓住细妹的手“走,细妹,咱们到前边去,这儿太热了。”他们奔跑着,穿过一片宽阔的小麦地,越过一条小桥,眼前便是一片荒旷的草地,再过去就是郁郁苍苍的黑树林。他们都知道,那里面有一间简陋的农舍,去年的夏令营,他们班曾经组织来过这儿宿营。

    忽然,细妹一声惊呼,兴奋地冲向前去。原本一片污泥的土地上长满了一丛丛,一堆堆的野菊花,间杂着锦带花、草石竺,更是艳丽无常。“真漂亮!阿声。

    采一些回去吧?”不等曾亮声回答,她已是蹲了下来,小手纤纤,径自摘着那些盛开的花朵。

    亮声站在她身后,见她主要是摘黄色的,颜色不太明丽的往往被她弃在旁边。

    她优美的身段,撅起的屁股,柔软的裙子顺着她细细的臀沟,显出一条旖旎魅人的曲线。于性爱方面早已破茧蝶飞的亮声禁不住尘根贲起,但是他不敢轻举妄动,毕竟自己的示好曾经被她坚决拒绝。

    他俯身采集鲜花,那遍地的野菊花像是一串串洁白晶莹的肥皂泡。细妹悄悄走近他,感觉到他的头上也有着他手中野菊的香味。她见他专注的样子,衬衣别在腰间,遮不了他日渐强壮的身体,霎那间,她感到非常的感动,眼眶里濡湿了,这就是自己魂牵梦绕的人吗?

    突然,她毫无意识地抓起一把菊花瓣撇撒在他乌黑的头发和脖子上,大声说着:“尘归尘,土归土,花非花,雾非雾。”

    凉丝丝的花儿撒泼在亮声的脖子上,顿时把他从臆想中惊醒,他抬起头来诧异地看着细妹,不晓得她在做什么?可撼动他的却是细妹眼中写满的忧郁与哀伤,像山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4章: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16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