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06章 第1页

作者:不详
    打开锅盖,一大锅热腾腾的开水正使劲冒着泡,雾气蒸发。她披散开发髻,在一袅青烟里,就像一个独舞的仙女。要说木兰的漂亮并不是那种绝顶的漂亮,可那种女人味儿是属于能钻进人心里去的东西,她的五官和体态都是合着男人口味生长的,好看而温和,略带一些良善和厚道,叫人忍不住就想上前亲她,呵护她。

    眼前脱下衣裳的木兰呈现的是妩媚的娇羞,精致浑圆的乳房,温顺柔美的阴毛覆盖在平坦的小腹上,荡漾着花叶枝蔓的影。曾佤子眼睛眨也不眨,生怕这诱人青光一瞬即逝,再不复来。只是到了木兰在搓洗阴户时,他才醒过来,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啊…”木兰惊叫起来,只是嘴巴很快就让曾佤子用手掌堵住了。

    曾佤子从后面抱着她,一手堵嘴,一手早已没入了那经过他儿子千磨万压的阴牝里“莫叫,叫人听见了…”果然,木兰惊愕了,见是公公,急忙挣扎,可力气太小,奈何不了曾佤子的死力。“爸,你干什么?也不识羞,我可是你的儿媳妇哟…”曾佤子一边用手指搅着她阴牝内的混水“好媳妇,叫爸干一回,以后爸都听你的。”这搅拌声闷闷然,浸浸然,从木兰阴牝处传来。

    “好媳妇,你真是好看…”他把木兰压在了灶台上,一手把自己早已膨胀的家伙拿出来,端在手上甩了甩,从后面一下子就插了进去。

    早被吓得呆若木鸡的木兰还没醒悟过来,精美的阴牝里早已插入了一根滚烫灼人的铁棒子来,这铁棒子硬度一点儿也不比丈夫差,其长度甚至还稍胜一筹。

    她马上“呀…”的一声哭了出来,只是被公公捂着嘴巴,下体被他死死压着,挣扎不开,牝户里略微疼痛,毕竟多日以来,这里面总是不曾得闲。

    木兰瞬间觉得黑暗之神正笼罩着自己,一时之间,她找不着北。她想叫,不敢叫,想哭,哭不出来。身后的公公正死命操着自己的牝户,她并不觉得快乐,反倒是觉得生不如死。她想着自己清清白白的身子,却被公公污了,这冤屈却找谁诉说去?

    失贞的痛楚盖过了交媾的快意,虽然牝户里又麻又酥,酸甜难当。经过丈夫多日的耕耘,她早已食得其中滋味,快美非凡,乐不可支。可眼下,自己是被自家的公公操着,这可是乱伦哟!她的眼泪如雨般倾泄。

    曾佤子只是沉浸在这欲望的世界里。这般紧美的牝房,是好长时间没有品味了,时间可以追溯到秀芹刚过门那会儿了。不过,现在的木兰更非往日的秀芹可比,那份紧窄,那份甜美,就是这样插着不动也是畅快不已。此刻,就算是大罗神仙要他做,他也不要。

    他慢慢悠悠的插着,体味着这其中的舒畅,木兰那种压抑着哭声和呻吟声的姿态,更是撩人心欲。他不再掩着她的嘴了,一手捏着她浑圆的乳房,一手绕到前面去抚摸她的阴蒂,阴蒂处颤颤巍巍,潮湿粘稠,是情潮,是欲浪。

    厨房里回荡着性器交合的声音,空气里的灰尘,歌舞一般地飞着,此刻的主人,是一对乱伦的男女。当反抗变成无奈,阴牝里密密匝匝的酸麻,汇成晦涩阴暗的激流,木兰瞬间忘了彼此的身份。直到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她才猛然醒了过来。

    师母“木兰,洗好了没?等会儿顺便给我拿些烤地瓜。”根茂趿着一双拖鞋,嘴里念叨着,敲了下门。

    “就好了,你干啥去了?”木兰暗吸一口长气,感觉到阴牝内的那根热棒跳了两下,随即变得更加刚硬了,又缓缓地抽了起来。她心下暗怒,这当口儿你还有心思干这玩意儿,这要是被根茂发现,不是天大的丑事吗?她又怎么知道,自己的公公扒灰并不是第一回了,而且还被自家的儿子捉奸在床,痛打过一回的。

    “嗯,我撒尿来着…”根茂却没停留,拖着长长的脚步声,声音渐远。木兰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才落下,不免对身后的公公怨恨,突然两只手据着灶台,屁股猛地往后一挫。曾佤子不曾料到儿媳有些一举,一个趄趔,屁股一下子委顿在地,阳具里猛然吐出一股浓稠的精液,呈抛物线形状,抛洒在地板上。

    他刚要发怒,只见木兰手里拿着一把菜刀,杀气腾腾地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恨恨地说着“今日不幸被你污了我清白身子,也算是我木兰命苦。不过你若当我好欺负,那是你这老王八走眼了,今天咱们便来做个了断!”说罢,手中的菜刀往下压了压。

    “啊!别这样,好媳妇,爸一时胡涂,你别发火,小心菜刀!”曾佤子霎时脸如死灰,万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软弱可欺的娇小女子竟这样刚烈,他急忙陪着小心,苦着脸哀求。

    “好!今日便饶了你!咱们都忘了这件事。往后你若再骚扰我呢?”“往后我再骚扰你,我是乌龟王八蛋。”“你本来就是乌龟王八蛋。”木兰铁青着脸,用菜刀背拍着曾佤子的肩膀“你发誓,今后若再骚扰我,叫你曾家断子绝孙!”木兰深知,曾佤子一向对于家族香火传后极为重视,自打大儿子生了丫头片子之后,就把传宗接代的任务转到根茂身上,要他发这样的毒誓,他才会当真。

    果然,曾佤子脸一下子白了,哭丧着脸“我发誓,今后若是再骚扰你,我曾家断子绝孙。”此后,十多年了,曾佤子果然遵守誓言,不再对木兰动手动脚。想不到,而今他儿子刚刚入土,竟是故态重萌,又生淫念。

    “爸,你要没事儿,帮我到庙街买点酱油吧,我这儿忙不开身。”木兰指着储物柜里的瓶子,果然所剩无几。

    曾佤子悻悻地抓起瓶子,嘴里咕哝着,走了出去。刚才想趁机揩点油,试试媳妇是否新寡动情,自己也可重拾旧欢。却没想她似乎全无在意,毫不动心,不禁有点灰心。

    木兰凄苦地蹲坐在板凳上。公爹鲜耻寡廉,丈夫虽逝去不久,就又起了坏念头,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愁绪忧思像那远山,浑浑茫茫,虎视着这脆弱甜美的女子。

    前屋传来儿子的声音,似乎是在念着课文,琅琅上口,极富节奏感。木兰的心里暖洋洋的,有了他,人生才不会苍白如纸,自己也才有活下去的勇气。这些日子以来,亮声时不时地在夜里来看自己,有时还会替自己盖上被子。木兰好几次醒了过来,可都是闭着眼睛,生怕儿子知道。可就算闭着眼睛,她也能感受到儿子的温情。亮声每次都是坐了好一会儿才走的,她知道,他是在看着酣睡中的自己。

    失去父亲的亮声好像在这几天成熟了许多。不光是在他唇下茁长的胡髭,还在于他的心境,而这一切的变化,敏感的木兰都能感知到。

    从木兰站着的角度,她可以清楚地看见儿子日渐高大的身躯,跟坐在旁边的王则相比,也不遑多让。真该多补一下他的身体,正在发育中的男孩子,营养可是不能少的。想到这里木兰有些沮丧,根茂死时,给她们娘儿俩没剩下多少钱,幸好办丧事收了些礼金,没啥亏本,否则这日子更难过了。

    曾佤子回来时,王则和曾亮声正坐着聊天,无非是问他今后打算考什么学校,有啥打算。曾亮声想了半晌,才说不想考啥大学了,想就考个中专,早点出来挣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05章: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07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