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03章 第1页

作者:不详
    “也好,根旺。最近咱们村里也不太平静,你夜里没睡得太死了。”“嗯。我明儿就回去,爸,你休息吧。”大伯点点头,把一堆换洗衣服拿在手上,顺手关上房门,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

    从厨房到房间里必然要经过一条短且窄的巷道,灯泡坏了,在下雨的夜里更是伸手不见五指。木兰手里拿着丈夫生前所穿的衣服,心想,大伯跟丈夫身材相当,也凑合着能穿。

    走到半途,猛然撞到一个人,丰满的胸部正好被碰了个正着,她痛得不禁唉呀一声,叫了出来:“谁?是谁?”“是我,木兰。”听声音好熟,正是大伯曾根旺。

    “啊,吓了我一跳。原来是根旺哥。”木兰长长地吁了口气,拍拍自己的胸脯,刚才她确实吓了一跳,只是巷道幽黑,根旺看不见她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的。”根旺有点恍惚,适才虽然只是凑巧,然而留给他的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没,没什么。我,我正要拿衣服给根旺哥换着穿呢,也不知道合身不?”丈夫个子与大伯相当,只是稍瘦,不及大伯强壮。刚才那一撞,给她的感觉只是有点痛,倒也没有觉着什么。要知木兰禀性虽非刚烈,教育程度也不高,但也不是随随便便的女人。

    “我正要跟你说呢,我明儿要先回家了,地里的活还没干完,我怕秀芹和妈累着了。”根旺在黑暗中嗅到了一阵阵芝兰花般的香味,想来是从木兰身上传来的,他的心底起了些微的变化。他原本就性欲旺盛,每天都要和自家婆姨来上几回,自昨天至此,下体的阳具已是几度膨胀几度消褪了。

    “老家还是种党参吗?最近销路怎么样?”木兰想起以前跟随父亲种植党参的日子,每到漫长而寒冷的秋天到来的时候,她就和父亲整天在高坡上的田地中挖党参。

    秋深的日子,高原上的阳光越来越阴冷,空气也变得越来越干燥,土地也开始有些结冻,父亲每一锸下去都要费好大的力气。邻居曾家每次都会叫上他的大儿子根旺前来帮忙,而自己就停下来,跟在根旺的后面,站在潮湿的泥土中,一根、一根地拣拾着党参,整双脚都被冻得麻木了。

    父亲是鳏夫,独自一个拉扯着木兰长大,生活自然比别人家艰苦。每次从田地里回到家中,父亲总要用他的那双大手为木兰揉脚,让血气重新贯通和流动。

    月色的树影下,透过破旧残败的木格窗,亲情在她的心中汩汩流淌着。父亲粗糙的双手揉搓在脚心时,总会让她感到痒痒酥酥的,身心的疲惫在此时此刻随着父亲的按摩渐渐退隐。

    或许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吧,木兰渐渐长大,直到有一天,她的生活才发生了改变。曾家提出了,让木兰许给他家当媳妇,而田地里面活就全让曾家包了。父亲冥思苦想了几天几夜,终于在某一天的凌晨叫醒了她。

    木兰永远记得十八岁的那一天,阳光明亮洁净,在窗外的灌木丛间投下了黑白分明的剪影,茂密的冬青树散发着浓烈的芬芳。父亲正痴痴地看着自己,目光中凝注着无限的爱恋和不舍。她惊讶地问父亲,发生了什么事?父亲问她,愿不愿意嫁人,离开这个家?自己在惊愕之下,猛烈地摇头,说今生今世绝不离开父亲。

    父亲有些感伤。絮絮叨叨地诉说着自己的无奈,残酷无比的劳动早已蚕食了父亲的健康,他已经无力再经营自己的那一坯田地了。在与贫瘠的搏斗中,父亲过早地苍老,陈年的隐疾苦苦地折磨着他。木兰哭了。

    终于,在一场好像游戏般的抽签里,曾家老二抽中了木兰,也就是曾根茂,她现在死去的丈夫。

    巷道黑暗而无声。木兰听到了根旺剧烈起伏的喘息声,接着根旺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那双大手跟自己的父亲一样,粗糙、皲裂,典型的劳动人民的手,熟悉而又陌生。

    “要不是抽错了签,木兰,你是我的。”根旺的声音干渴颤抖,抖若风中的柳絮。

    “不,不要。根旺哥,别这样,这样对不起秀芹,也对不起死去的根茂。”木兰努力挣脱了他的掌握,小手感到有点疼痛,刚才他握得好紧。

    “别提那个死婆娘。木兰,秀芹她哪有你这般漂亮。”根旺在黑暗中准确无误地抱住了木兰,嘴巴前拱,试着要亲吻她的脸和嘴唇。

    木兰把脸往后撤,两手支在当中,抵挡着他的下一步动作“不要这样,别吵醒了阿爸。”素来内向羞涩的木兰有些生气,却也有些害怕。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

    这样的丑事要是传出去了,她也别想活了,她宁死也不要在流言蜚语当中苟且偷生。

    “不要管那个老家伙!”根旺粗鲁地打断她,一只手却滑溜地伸进了木兰的衣服里“木兰,你的牝儿好热哟…”他的语气在此时又显得温柔体贴了,呼吸急促中带着焦急和难耐。

    “你,你…你别这样,要做死了!”木兰又气又难过。丈夫刚刚去世,自家兄弟就这般无耻下作,叫她以后怎么过日子?

    她提起右腿,狠狠地往根旺下身一捣,只听见根旺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嘶叫,带着野兽中伏的绝望哀嚎,委顿在地上,身子像虾米一般蜷缩成一团。这一声叫喊沉闷痛苦,虽不甚亮,但清夜里传来,仍是显得清晰异常。

    曾亮声在她母亲房间里听到了,下意识地站了起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顺手拉开房门。母亲木兰从巷道暗处匆匆走来,步履有些踉跄,神色慌乱,见曾亮声站在门口,忙伸手收敛了些,并整理了下衣服。

    “哦,阿声,你怎么出来了?洗澡了吗?”“妈,怎么了?我刚才听见了谁在叫喊?”曾亮声伸长了脖子,试图看见什么,只是巷道幽暗,却也没什么动静。

    “嗯,没事。你不用担心,快快洗澡吧。我去打些水给你。”木兰顾左右而言他,不想让儿子多想,急匆匆的赶他去洗澡。

    曾亮声见母亲姿容出色,娇羞中带着酡红,不禁心中一荡,心想,母亲真是生得好看,比电影里的那些明星一些儿也不差。

    曾亮声很敏感,见母亲神色之间似有隐忧,忙问:“妈,是不是有小偷?”他想,可别是有人趁乱想偷东西,自己家里清贫,每一样东西都是生活必需品,缺了就要再买,这对于守寡的母亲又增添了负担。他年幼的心里早就寻思着自己是个男子汉,不能为母亲分忧解烦还算什么男人?

    “不是,不是。你刚才可能听错了,说不定是邻居,咱们不要惹事了,好不好?”木兰拉着他进了房间,顺手拉上了门栓。

    晕黄的灯光下,一身素白的木兰秀眉微蹙,纤手细腻温热,吹气若兰,惹人怜惜。曾亮声不敢细看,只是香气拂鼻,让十四岁的他更是难耐,心中暗骂自己无耻无行,怎么能对自己的母亲起这种不良之心,真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妈,你先歇息吧,我去洗澡。”曾亮声有些慌乱地抓起备换的衣裳,就想往外走。

    “别,阿声,你就在这儿洗吧,妈这就给你烧水。”木兰不知为什么,突然感到害怕,不想独自一个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02章: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04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