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与妈妈和女友相处的时光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13章 第1页

作者:浪子文
    我迈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家,妈妈连忙追问我:“你和妈妈的事被林佳知道了。”

    我无力点了点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妈妈听到我的答案,也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沙发里,嘴里喃喃自语:“只是可惜了那么好的女孩。”

    我和妈妈打破伦理关系,冲破身体上的障碍,无视血缘的禁忌,做了平常母子之间绝对不会做的事情,我们享受这种偷情一样的快乐,也为能给对方身体带来慰籍开心不已,也为能解决自己和对方身体的实际需要满意不已,我们与外界交流很少,两个人常常在黑暗里独守着彼此的秘密,慢慢有了很强的依赖感和安全感。

    但是外界的一抹阳光照进我们的生活,我们才会发现我们是那么的一厢情愿,那么的天真无邪,外界的目光就像一把刀,切割着我们原本理想的生活,外界的规矩像剪刀,裁剪着我们之间并不符合他们要求的和谐,直到符合他们的标淮。

    对,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没有谁需要按照某某某的一定方式生活,我和妈妈也一样,我们乱伦怎么了,我们性爱了怎么了,我们就做爱了,我们就把生殖器放到一起和对方的身体一起摩擦了。

    谁规定的母子之间做爱就是乱伦了,订这规矩的圣人有考虑过所有人的感受吗?就为了一句为了维护纲常伦纪,让不知道多少人沦为制度下的受害者,有多少人终其一生也得不到自己的快乐,只因他们无法冲破那条文的约束,和无法面对大众视为异类的目光。

    社会是在进步的,我希望社会进步到一个没有人过多指责别人的个人行为的阶段,只要不是伤害他人的,只要不是制造灾难的,无论什么禁忌,都不要以某种客观意向强加别人身上,扭转或者终止别人的行为。

    我和妈妈发呆了一整夜,妈妈还是没从隐私曝光的事情里恢复过来,见林佳一个电话没有,人也不来,甚至东西也没来收拾,妈妈呆呆说:“也许我们就是个错误,我们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开始。我们始终是不被接受的,永远无法暴露在公众面前,我们独处享受的那些快乐和爱情的感觉,不过是开在暗室里的花,终究不能长久,很快我们这条路就走不下去了,所有的快乐和感情都要烟消云散,我们就要堕入永恒的黑暗,看不到一点曙光。”

    我安慰妈妈:“妈妈你别乱想了,林佳只是个意外,接下来我们会牢牢守着这个秘密的好吗?没有人能打扰到我们,没有人能伤害我们。”

    妈妈叹息:“妈妈和你还会有什么路可以走呢。”

    我们相对无言,不过妈妈很坚强,难过了一段时间又恢复了精神,开始去上班了。

    又是一天下午,我和妈妈都在家,意外发现林佳来到了我们家里,妈妈赶紧招呼她坐。

    林佳面无表情,冷冷说:“不用招待了,我只是来拿我的东西,拿完了马上就走。”

    妈妈也不说话,只是随着林佳自己去收拾东西,收拾完了提着那个粉红大皮箱走了出来。

    妈妈主动摒退我,然后对林佳轻轻说:“小佳,既然来了就和阿姨聊两句好不好?”

    林佳冷冷说:“请不要见我小佳,我和王壑已经分手了,再说我和你们也没那么熟。”

    “好吧,林佳,你和王壑分手阿姨一点都不怪你,你有你自己的选择。”

    “很抱歉,原本你是长辈,但是很可惜我知道了你和你儿子的事情,我不能叫你阿姨了,陈女士。”

    “随便你叫吧。林佳,看在我们曾经相处的份上,你可以坐下和我说几句话吗?”

    “你说吧,我不一定能理解和接受,因为…”

    “你一定知道我和王壑的事情,我们走到这一步也是个偶然的,我们也不是一开始就像你们想的那么坏的。人总是有感情的,何况我们都是独身,一不小心犯了错,我们都很自责,但是我们自认对社会没有造成危害,我们也不打算向社会公开。”

    “你不用说的你们多么无奈,多么无助,好像你们是应该得到同情的。陈女士,我不想了解你们的家事,也只是希望你当我没有来过这里。”

    “当然,我们不会和别人说,但是我们始终记得你的好,记得你曾经给这个家带来欢乐。”

    林佳冷冷说:“别假惺惺了,不需要。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就走了。”

    妈妈起身,说:“我送你,你慢走,我们估计是不用说再见了。祝你安好。”

    林佳提着皮箱头也不回走了。妈妈颓然坐在桌子旁,我轻轻站在妈妈身后,轻轻按摩着她的肩膀,妈妈拍拍我的手示意。空旷的房间里只有我和妈妈孤立着,斜阳把我们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像那永远挥散不去的孤独阴霾。

    我从妈妈手里接了一个工作,就是帮她查往年所有报表资金增减的幅度,当我埋在一堆资料里的时候,接到了林佳的电话,我以为她是有什么东西落在我家了,随口说:“喂,什么事。”

    电话里传来一个声音:“我是林佳。”

    “我知道是你,有什么事吗?有什么东西放我家了就自己拿吧,我忙着呢。”

    说完我又去记录下一张报表的金额数字。

    隐约听到林佳在电话里说:“你好残忍,深深伤害我让我爱上你,又给了我希望,最后又让我失望,还把我深深推进深渊里。你是上辈子欠了了你的么。”

    “林佳,你怎么想是你的事,没事我们不要联系了好吗?”

    没等我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我没有在意,继续妈妈交给我的任务。

    连续忙了几天,又接到林佳的电话:“你出来见我。”

    我爱搭不理的:“没空。”

    “如果你不来我就把我知道的全说出去,我要在你周围说,网上发帖说,指名道姓说。”

    我头痛,只好放下手上的工作跑了出去,来到林佳说的那条街,然后找到了她说的露天冷饮店。

    林佳今天扎起了头发,显得很乾练,上身黑西装,下身黑色长裤,脚上浅跟皮鞋。

    我坐在她对面,冷冷说:“你要说什么?”

    林佳说:“请注意你的态度,如果惹得我不高兴,我随时会改变主意,到时候你们的事传的沸沸扬扬我可管不了。”

    我忍着怒气:“说吧。”

    林佳说:“现在我要审问你,你要如实招来。”

    我冷哼。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你管不着。”

    “第一个问题你就不回答!快说。”

    “大概半年前。”

    “因为什么发展成这样的?”

    我又要拒绝回答,林佳眼一瞪,我只好不情愿说:“睡一张床。”

    “详细点!”

    “我妈妈脚扭了,然后怕孤单要我陪着她睡几晚。”

    “就这么多?再详细点。”

    “其他不能和你说了,那是我和我妈妈的隐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2章: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14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