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伦理小说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妈妈被民工轮怀孕 第10页

作者:伦理小说


    没过几天我小姨打来电话,说是医院给联系好了,让我们过去,我和我三姨陪着我妈去了小姨那里,准备先堕胎再说。没想到到了医院一检查,又出了大事,医院检查完以后告诉我们,我妈因为已经做过一次高龄产妇了,子宫壁现在很薄,不能用人流,否则可能会损伤到子宫壁,引发大出血,同样的原因也不能用药流,药流出血量多,怕我妈身体承受不住,只能先开几个月药给我妈补补血,然后看看会不会自然流产,这个年纪的女人自然流产是有很大几率的,而且子宫壁薄的话,子宫内膜也不牢,有很大希望会自然流产。这下把我们也都吓住了,面子当然得要,但是命最重要,既然医生说不能做,我们也不敢再想做人流这件事了,现在只能是听医生的。

    我们在我小姨家住了几天就回家了。刚一到家我爸电话就打到我妈手机上,要我妈马上去打胎,不然就离婚。我妈告诉他医生说不能打,要等自然流产,我爸一听直接就说,限我妈三天之内打胎,不然就离,我妈在电话里死求活求,我爸说什么就是不松口,还扬言我妈要是不打胎,也不去民政局离婚的话,就向法院起诉。我妈反正也破罐子破摔了,干脆也不要脸了,直接就跟我爸说让他去起诉。过了几天法院的传票真来了,我妈这下没办法了,只能去法院了。虽然法院因为我妈是孕妇没有判离,但是我爸和我妈已经算是彻底撕破脸了。没过几天,我爸找了个车,叫了几个人把家里的东西全拉走了。我和我妈没法,只好先去我三姨家借住着。我爸的意思很明确,就等着我妈生完孩子离婚,我妈只能等着孩子自己流产。没想到这孩子结实得很,我妈在我三姨家住了三个月左右,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出怀了,还是没有要流产的迹象,周围的人对我妈的议论越来越多,连我三姨和三姨夫出门都有点抬不起头来,我三姨不好说什么,我三姨夫的脸色可就越来越难看。我妈一看不行,就又和我一起找到当初那个医院的医生,问他怎么还不流,医生还是那些让我们等着会流的话,我妈又让我小姨帮忙联系了另外几家医院,医生说得都和上一家差不多,后来有家医院倒是愿意试试给做人流,但是一听我妈肚子五个月了,也被吓退了。我们没办法,只好回去,但是我三姨家也不好意思再住了,只能先在外面租了间房住。

    除了住的地方以外,我妈的工作也受了影响,单位领导找我妈谈了几次话,话音里委婉地希望我妈能办退休或者长病假,总之是不要再来上班了,主要是因为我妈怀孕这件事一是给公司声誉带来了影响,二来是计划外生育让公司各项评优会受影响,毕竟国企要注意个企业形象。其实我妈也确实没法上班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名声也已经臭了,在单位人人都把我妈看作是不要脸的骚货,甚至在街上我和我妈一起走的时候都有人侧目议论。所以那个时候基本上都可以说,在我们县里几乎都快没有容身之地了。我妈自己权衡了半天,决定还是请长病假,不然现在退休就很吃亏了。解决了单位的事之后,我和我妈就又开始着手找住的地方,现在只剩我小姨家能去了,反正她家是在外地。于是我妈就又给我小姨打电话,希望去她那里躲几天。我小姨同意了,于是我妈就去了我小姨家。

    本以为这件事会平息一阵子,没想到又过了两个月,孩子仍然没有要流产的迹象,这个时候孩子在肚子里其实就已经成形了,我妈拖着七个月身孕,连街都不敢出,成天在我小姨家里躲着。但是有一个问题没有想到,我小姨的孩子,也就是我表弟已经上初中了,这个时候正在放暑假,经常有同学来家找他玩,每次都能看见我妈。虽然这群孩子当着我表弟面不说,但是难免有人回家当新鲜事告诉父母,或者是在私下议论,再加上本来我小姨家离我们这里也只有几十里地,两个县里互相有亲戚关系的很多,一来二去我妈的事渐渐在我小姨他们家附近也传开了,结果不光我小姨和小姨夫受了影响,连我表弟也感觉到有点抬不起头来了。三天两头有人——有时是我小姨同事,有时是我表弟同学——来串门,其实就是看新鲜。一次两次还好,可是总有人来,我小姨一家也受不了。虽然没好意思撵人,我妈自己也觉得不能再住下去了,就又回来了。

    但是我和我妈现在都发愁了。主要问题是就算回来了,我妈的名声这么臭,以后也没法在这里再混下去了,而且一个单身中年女人再带个孩子,生活上也非常不方便,以后还会有很多事情。我们两个最后商量来商量去,都觉得只剩下一个地方能去了。

    于是我妈给河南那边去了封信,说明了一下情况,然后收拾了一些自己的东西。因为这次不像上次,可能要住很长一段时间,所以收拾的东西很多,装了一大一小两个箱子,我妈还带了些钱。我找了个周末,多请了一天假,休三天,好去送我妈。2008年8 月底的一个星期五,我和我妈带着行李又坐上了去河南的火车。因为是第二次去了,所以轻车熟路,很顺利地就到了,没想到这次老太婆提前到了县汽车站门口,在汽车站迎我们。跟她在一起的还有一个我们不认识的男人。看见我妈,特别是我妈的肚子以后,老太婆脸上快乐成了一朵花,她一边让那个男人帮我们拿行李,一边带着我们向旁边的一辆面包车走去。原来那个男人是她远方侄子,面包车是她侄子的。因为怕汽车站的中巴车太颠簸颠到孩子,她请她侄子特地开车来接我们了。

    虽然面包比上次坐的中巴要好些,但是实际上跑在乡间土路上,颠簸情况比中巴好不了多少,不过至少比中巴要快了一些。这次我们没等到天黑,下午四点的时候,我们的车就已经进了村。车直接开到了老太婆家门前。一下车我就吃了一惊:跟上次来相比,他家的院墙和门楼明显修葺过了,外面刷了一层白土泥。

    我们提着行李走进院子里,我妈的小儿子从屋子里飞快地跑出来,一边叫妈妈一边扑了过来,不过被老太婆拦住了,怕撞坏我妈的肚子。老太婆领着我们和孩子走进屋里。屋子里居然有不少人,而且屋子也粉刷过了,柜子上还放了一台旧电视机,炕上还放了一堆红布和红纸什么的。贺永贵也在屋里,见我妈进来,他憨笑着给我妈打招呼,叫着我妈的名字:“婉秀,你来了。”我妈本身就讨厌他,他这么亲热地叫我妈的名字就更不习惯了,我看我妈脸色变了变,还没等我妈反应过来,屋里的人已经纷纷向我妈打招呼了,有叫嫂子的,有叫弟妹的,还有叫我妈婶子的,把我们弄得莫明其妙。这时我忽然明白过来,心想坏了,又上这老太婆套了。我正这么想着,就听老太婆开始给我妈解释了。原来老太婆一接到我妈的信就开始张罗要给我妈和贺永贵办事了,她觉得我妈现在反正也没处可去,我爸是指定不要我妈了,我妈给贺家生了一个孩子,还怀着一个孩子,无论怎么说都已经算是贺家的人了,倒不如趁这个机会给我妈和贺永贵把婚礼办了,给我妈一个正式的名份,也给孩子一个名份,不然就算躲在这里,在村里也不好看。

    事已至此,生米基本算是煮成熟饭了,我妈也无可奈何,毕竟这是她最后能来的地方了,反正村里也不领证,鞭炮一响就算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帮助娇谈恋: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