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两性小说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丈夫与情人 第1页

作者:两性小说
    作者∶奴家

    字数:3953

    2013/11/22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爸爸,老公,和我。谁是我的丈夫?谁是我的情人?

    老公打工,住的远。基本一个月才见一次。

    我也工作,为方便,搬到爸爸家里住。

    爸爸的套间只有一张床。爸爸说,不能让女儿睡沙发,我也不能独占了爸

    爸的床。还有衣橱都在睡房里,不方便。那么同睡又如何?

    不怕父女同睡的不方便。爸爸也拒收房租和伙食。出嫁的女儿和爸爸,为

    省钱、省时间和方便,睡在一张床,多么新颖的安排。我是个实际的人,一口

    就答应了。我们都是成年人,当然理解“同睡”的意思。

    搬去他家时,爸爸喜孜孜的替我把行李箱提进睡房。我看到他特别打扫干

    净,并腾空了衣橱挂我的衣服。床单是新的,枕头也放了一对,都是新。上床

    前,我们换了睡衣,他的睡衣也是新买的,从胶袋拿出来,价钱牌子还贴着。

    爸爸把双人毯子挥开,我们就睡在一起了。

    两父女不是外人,但头并头的一起卧在床上,显然都不习惯,很久大家都

    睡不着。爸爸问我累吗?我说还好。爸爸很客气的说,反正都要有第一次。第

    一天晚上就做,可以吗?我说,都随你的。他说,你不想我不会做。我说,来

    吧。他就翻个身来,搂着我,正要接吻时。我甩开他,自己脱睡衣和内衣裤。

    初次和爸爸做爱,是有点手足无措,乳罩背后的扣子摸来摸去总是摸不着。还

    是爸爸替我解开,说,奶子整天给憋着,都睡觉了不用戴乳罩了。

    乳罩松了下来,我双手捂住胸口。爸爸帮我把内衣裤和乳罩摺好放在一旁,

    才自己脱睡衣。除下裤头时问我说,要戴帽子吗?我买了几包在床头。我说,

    不用了,我有吃避孕丸。爸爸说,那我就不戴了。信任爸爸是干净的,很久没

    碰过女人了。我说,我叫床声音很大,妨碍隔壁吗?他说,各家自顾自己的事

    好了。你只管叫,让爸知道你乐了。于是,我们一先一后钻进被窝里。爸搂着

    我接吻,和爸爸接起吻来的感觉是怪怪的,我本能地躲闪,结果还是嘴巴对着

    嘴巴吮起来。然后是接受爸爸的爱抚,我像冻结了一般躺着,全身都让爸爸摸

    遍了。他的手摸到下面,用指头撩拨几下,阴唇张开口了,下面就湿了。两根

    指头深深探进去,挖了几下,给他摸着了。嗯,我就哼了出来。爸爸熟练的

    手,捏一捏我的乳头,都硬绷绷了,就骑上我身,压下来。

    我等待着完事,爸爸却有点紧张,在门外徘徊,在我下面乱碰乱撞。我不

    耐烦,摸到那胀大而湿滑的东西,比我想像中更粗更硬,像根鐡柱一样,让我

    有点吃惊,提着它,快快的塞进去。爸爸一条胳臂搂住我,另一手捧住我的臀

    部,沈下来,深深插入去,一顶到底,全根没入,抽动几回,没滑脱出来。阴

    道受到磨擦的剌激,难以忍受,我开始叫起床来。他知道我乐了,他也乐了,

    就乐此不疲,床架摇动得吱吱嚘嚘作响。我生怕隔壁和楼下会给我们做爱的声

    音,对爸爸说,说够了够了。爸爸问我来了吗?我说,快来吧。爸爸再深插几

    回后,打了个颤抖,接着就射了,把精液给我灌得满满。我这把他推开,爸爸

    跳起床来,赤条条的跑到浴间拿了条毛巾出来,看到他那变小了的东西晃悠晃

    悠在两腿之间,活着个小男生。他拿着毛巾,一边走一边替自己揩干净了,也

    给我去揩一揩。趁爸爸抺去床单的秽渍,我赶忙穿回内裤,倒头便睡。一夜无

    言,这是我们的第一遭。

    想不到那么容易开了个头,以后的性生活第一夜定调了。第二个晚上,爸

    爸提出做爱,我没能反对。可是,我那乳罩的背扣老是和我不合作,爸爸很熟

    练地替我解开。仍是那一句,都睡觉了,戴着来碍事。性交的动作和昨晚重复

    一遍,我尽量张开腿,放轻松,爸爸不必帮忙,顺利插入,完成交合动作。接

    吻那方面,我任由爸爸吮我的嘴,舌头伸过来,我不张嘴,只让添嘴唇。我不

    太喜欢他全身的摸,在我下面抠,虽然怪舒服的,宁愿他快点插进来。做完了,

    他把枕巾递过来给我先抹。这些本来由女人做的准备工夫,他做了。

    由于爸爸很久没闻过女人香,性欲很强。也爱新鲜,接着一个礼拜,每晚

    都问我想要不想要。我也由他。说实话,我不讨厌和爸爸做爱,只是从来没想

    过可以和这么亲的人发生这关系,也不能让人知道。丈夫只是知道我住在爸爸

    家,和同事谈起男女关系,都把和爸爸做的算在我老公头上。总之是尴尬。努

    力把和爸爸的性交想像为一件公事,为了大家的方便。但爸爸总是有办法把我

    弄得很妥贴舒服,能把高潮给我,教我觉得有点对不起孤身在外的老公。

    其实,从来都不戴乳罩睡觉,我也说不清和爸爸同睡要戴着它。往后的日

    子里,在睡房里只戴个乳罩,穿条小内裤,上床松开扣子,做爱才让爸爸脱掉,

    内裤是自已脱的。爸爸和我老公都是男人一个,不同的地方,爸爸对我的身材

    曲线看得口定目呆,不放过每一个看光光的机会。难道女儿的裸体对爸爸特别

    有吸引力?虽然同睡了,爸爸色迷迷地盯着女儿的胸和屁股会叫人难为情。日

    子久了,给看惯了,在狭窄的套间里,脱衣穿衣要回避太麻烦,都睡一张床了,

    性交也变成平常了,有什么不能让爸爸看?于是,就把自已和爸爸当做两夫妻

    一样,在他面前脱衣服,穿衣服,由他看个饱。上厕所不遮掩也不尴尬,尤其

    是每早上赶上班,挤在卫生间,你冲澡,我拉矢、也不回避躲闪。

    我们父女初时性交频密,渐渐节制了,和一般新婚夫妻差不多,一个礼拜

    三次。做上四次,可能是节日加菜,喝了两杯白酒,人也轻松了,不妨增添个

    余兴节目。平常日子,性生活是日常生活,柴米油盐七件事之外的一件事,只

    为了我们都有性欲,需要解决,不存在浪漫和激情。除了做爱时不能避免要亲

    嘴,和彼此爱抚,不会做接吻啊,牵手啊,那些亲密动作。因为光天白日,或

    灯火之下,没可能做那些亲密动作。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最的母亲: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我的初恋是姨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