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女公务员的沉沦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29章 第1页

作者:漱玉
    夏夜,都市霓虹闪烁,处处灯红酒绿。

    名为“挪威森林”的迪吧内,灯光昏暗,人头攒动,污浊的空气中弥漫着香烟和酒水的气味,激光束和彩色幻灯跟着强劲的节拍转动,闪得人眼花缭乱,舞池中一派群魔乱舞的疯狂。

    吧台的高脚椅上歪坐着一名秃废的男子,无精打采地喝着闷酒,青黑色须根蔓满他的上唇下巴,白色衬衣的领口一眼可见发黄的污渍,袖子胡乱的卷起。

    他歪伏在吧台边,醉眼朦胧地看着周围狂舞的身影,不时将一口汽酒灌入胃中,喷出浓浓的酒气,然后再吸入一口烟,将自己裹在一片烟雾中。

    这人正是郑云天。

    他向单位请了假,独自将自己封锁起来,晚晚溜涟夜店,用酒精麻醉失落的心。

    他曾经认为自己得到了世上最美好的东西,他曾经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男人,那刻骨铭心的美丽是多么让人难忘,每每酒醒都会令他愈加痛苦,无法自拔。

    他可以失去名誉地位金钱,失去前途甚至生命中所有,只祈求自己心爱的人能不离不弃,但上天偏偏要让这一切发生。

    难道真的是命运的安排吗?

    他从来不相信这些,但现实却是那么的残酷,与爱人的心距越去越远,那是多么真切的感觉,那婉转而决绝的话语多么让人心碎。

    他的心在暗暗滴血!

    “为什么!”他喝下一大口酒将酒瓶狠砸在地上,只听得“砰”的一声脆响,玻璃碎片四溅,旁边的人惊叫起来。

    “怎么了?谁在撒野…”有人在叫。

    “臭小子,老子的场你也砸,你活腻了…”一名身着花衣染着栗发的粗汉圆眼一瞪上来喝道。

    “你…骂谁…”郑云天摇头晃脑口齿不清的指着对方。

    “就骂你,喝醉就全大完了!老实把东西捡起来,要不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那花衣大汉一眼就看出是个出来混的黑社会人物。

    “哼…就凭你!”郑云天已经连站都快站不稳了。

    “怎么,想跟爷们玩两手?”那花衣大汉上下打量着已醉得不成样子的郑云天。

    “嘿,看他现在那熊样,一定是被女人甩了,在这借酒消愁,没出息…”花衣大汉的跟班道。

    “你说什么?”郑云天醉眼一瞪,一拳朝对方打去,那人躲闪不及被一拳打中脸部。

    “操你妈!还先动手了。”花衣大汉说完一拳将醉昏昏的郑云天打倒在地,用脚猛踢。

    “别打了,都别打了!”正在这时一个女人冲过来阻止。

    “这位大哥对不起,他喝醉了,你大人有大量,别怪他…我帮他把东西捡起来。”那女人向花衣大汉不停道歉。

    花衣人一伙是人家请来看场的,也不想将事情闹大,见那女人不住的求情这才骂骂咧咧的散去。

    那女子身着一套得体的白领时装,清新简约,直发被肩,齐膝套裙下一对匀称的小腿,脚上穿着一对淑女装高跟鞋,典型的一个白领丽人。

    “云天,起来…”

    女子双腿并拢微微下蹲,伸手扶住地上的郑云天把一点点他拉起来,郑云天被打得晕头转向,东歪西倒的靠在那女子身上,连站都站几乎不稳,努力睁开眼皮,想找那个打倒他的人。

    “别…走…你他妈…给我…站…住…”郑云天打着酒嗝胡言乱语。

    “云天,走,我送你回去…”那女子努力扶住神志不清的男人,踩着尖铮的高跟鞋,一步步小心奕奕地把他扶出酒吧。

    刚出酒吧大门,郑云天感觉一阵翻胃,一下扑在街边的铁栏杆上“哇”地呕出胃里的酒精。

    白领女子不停地轻捶郑云天的后背,替他缓解作呕的辛苦。

    “啊…”呕吐后的郑云天长长地透气。

    “好点了吗?云天…”

    “你…是…”郑云天迷胡地看着眼前的女子。

    “我是凝眉,云天,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吧!”白领女子说着挥手去招的士。

    “我不回家!我不回…”郑云天摇头推开女人。

    “那你上哪啊!”女人问道。

    “我…我要喝酒…”郑云天说着眼皮已经不知不觉合上。

    “的士…”那女子见状截停一部出租车。

    白领女子打开后车门,将郑云天扶进后排的坐位,自己坐到前排:“司机大哥,麻烦你到流花路天星园公寓。”

    **********

    韩冰虹独自坐在卧室的妆台前,神思恍惚地疏理着刚洗过的秀发。

    离婚这个词从前对她来说她多么的遥远,她压根就没想过这和自己有丝毫的联系,但世事是如此的蜚异所思,今天说出这决绝话语的人就是她自己。

    她曾经以为,只要默默地忍受,一切就会平静的过去。

    就算自己受再多的屈辱,也不希望走到离婚这一步。

    因为她知道带给郑云天的伤害已经太多了。

    她在担心郑云天,自从那天郊外树林中的事后,他都没回过家。韩冰虹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象现在那样担心对方。

    其实韩冰虹在内心深处也十分矛盾,她不知道自已这样做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但无论如何她很肯定,这对郑云天来说一定是个沉重的打击!

    因为她知道郑云天是多么的爱自己。

    也许在这之前,郑云天早就看出了事情的端倪,但他一直没有说出口,韩冰虹知道,以郑云天的性格,他之所以容忍,无非是为了保住这个家,让双方保留最后的希望。

    而自己何尚不是这样呢?

    难道真的如自己所言,一切已到头了?

    她在为自己的决定懊悔。

    这样是不是太草率了呢?

    她感到自己有点意气用事。

    这么多年的夫妻感情就这样说完就完吗?

    她有点怀疑自己的冲动,而她最担心的是郑云天会不会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也许此时,郑云天在她面前再次哀求的话,她会回心转意的。

    但此刻为什么他不在自己身边呢?也许只要一句话,可能这个家就不用破灭!

    她内心里好象期待这个时刻的出现,她真的不希望亮亮变成一个没有爸爸的单亲孩子,因为她判过了太多离婚案,小孩最终成为最大的受害者,父母的离异对一个孩子的心理成长会造成难以估量的不良影响。

    挂钟的时针看时好象一动不动,但转眼间又划了一大圈,不觉间已指向深夜十一点了。

    韩冰虹就这样胡思乱想的傻坐了一晚。

    郑云天始终没有出现。

    夜风轻拂,漆黑的晚空不时划过流星…韩冰虹呆呆地坐在那里,遥望深遂的夜空,但见繁星流动,就象世间万物时刻在追寻属于自己的位置。

    忽然间她有一种感慨,在历史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28章: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30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