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女公务员的沉沦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24章 第1页

作者:漱玉
    强烈的阳光令女法官大惊失色,只见下面人潮如涌,车流不断,仿佛整个城市就在下面。

    “不…不能这样…”韩冰虹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竟能做出这样荒唐的事。

    “嘿嘿…是不是很剌激…在全城人民的头上做…让你更有成就感吧…韩大法官…”男人无耻有说,屁股大幅度纵动,狠狠地奸弄女法官的后庭。

    “求求你…不要,会让人看到…”韩冰虹简直疯了,只感到无数眼睛看着自己,一个高级法院的大法官竟光天化日之下,在千万市民的注目礼下无耻交配,太可耻了!

    “求求你…不要这样…”女法官无地自容地哭求。

    “那么回答我的问题,…”男人知道只有在这样的情形下才能迫女法官放下尊严。

    “我…啊…不能…”韩冰虹的肛肌被反复牵动痛得流下眼泪。

    “身上什么地方正挨鸡巴操…嗯?”男人气喘吁吁地问。

    韩冰虹没想到这个男人竟下流到这个地步。

    女法官实在说不出口,这种事太恶心了。

    “不愿说么…那么就让全城人民看看他们熟悉的韩冰虹大法官无耻交配的样子吧。”赖文昌在阳台上来回走动,上下抛动女法官的身体,肉棒在深逐的肛肠里无所顾忌地冲突。

    “天啊…不要…”在这个地方多呆一秒钟就会多一分被人看到的机会,如果被人看到,以后还怎么上法庭啊。

    “是…是…肛、门…”为了尽快结束这荒淫无比的一幕,女法官强忍着羞耻说出了自己被奸淫的部位。

    “嘿嘿…也就是韩法官每天大便的地方,对吗?”男人无比下流地追加解释。

    韩冰虹几乎羞得昏过去,与此同时体内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直肠深处传来阵阵麻痒,子宫不停的抽搐。

    肛交的高潮就要出现,赖文昌象头老公牛喘着粗气,下体快速挺动,发狂似的顶插,韩冰虹在他身上被插得花枝颠倒,呼天抢地。

    粗长的肉棒象要把她五脏六腑贯穿,好象已经顶到了心坎上。

    “啊…不行了…”女法官疯狂了。

    “过不过瘾…”男人吼叫着,火热的精浆象子弹般射入女法官的肛肠里。

    “啊…”韩冰虹大叫着向后仰,身体倒在男人身上,两条雪白美腿突然僵直。

    在城市上空大法官韩冰虹无耻地达到了高潮。

    ************又是周末的夜晚,繁华的都市五光十色,人们尽情地享受休闲时光。

    仁东医院告别了白天的繁闹归于寂静,偌大的医院显得空荡荡,只有住院部和少数几个科室中透出亮光。

    夜路上空无一人,只有草丛中传出不知名小虫吱吱的鸣叫,月光透过树木葱茏的枝叶投射下来,在地上形成斑驳陆离的影子,峭楞楞如鬼魅一般,太平间后那座的白色大楼竖在黑暗中,阴森森的有点怕人。

    夜色中两条黑影消然靠近那幢白色建筑,在不远处的花圃中潜伏下来。

    整幢建筑物黑漆漆的,入口的门关上了,只有底层和二楼的两个窗口发出微弱的灯光,看不到一个人影。

    这种地方白天人多就不觉得怎么样,但到了夜晚,阴气就很重,一般人是不愿到这里来的。

    韩冰婵的心七上八下的,虽然在公安厅做过法医,也解剖过尸体,但夜探太平间这种事还是挺怕人的,这是人之常情。尽管表面上装得镇静,其实内心里有点发毛。

    “有灯光…看来里面有人…”是韩冰婵的声音。

    “有人更好,没有人的话,说明监控系统可能在工作,反而不好办…”叶姿低声道说,一边观察着前方。

    “会不会有人值班…”

    “试试便知…”叶姿捡起一块石子,朝玻璃窗扔去。

    “嘭…”清脆的玻璃破碎声。

    两人同时伏低,透过花丛注视着前方。

    这招投石问路还真有用,不一会门开了,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男人走出来,手上拿着电筒,警惕地四下察看着,又仔细看了看被打碎的玻璃,迟疑半响,扭头望向花圃的方向,并打开了手电筒。

    一道耀眼的白光射来,冰婵和叶姿马上低下头。

    男人用电筒四下照照,发现并无异常,但还是向着花圃走了过来,看得出他还是很慎重负责的。

    脚步声越来越近,韩冰婵紧张地望了一眼叶姿,叶姿示意她别出声,一把小型发射驽取在手上。

    男人只是走了几米,手电往花圃里四下照照,见没什么可疑,转身照射其它地方。

    叶姿瞧准时机突然直起身,弓驽瞄准男人的后颈。

    “一,二,三…”叶姿心里默默数着。

    她习惯在数到五之前给敌人致命的一击。

    “嗤”一支麻醉针如箭射出。

    三秒钟的瞄准时间对一名神射手来说实在太充裕了结果可想而知。

    那男人连哼都没哼一下,只是下意识地摸了摸后颈便瘫了下去。

    叶姿收起弓驽一甩头,示意韩冰婵动手。

    两条黑影从花丛里窜出,猫着腰疾步奔向昏迷的男人。

    这个家伙还真重,叶姿和韩冰婵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抬到花从的最深处,如无意外他可以在花间酣睡上五个小时。

    叶姿从那男人的身搜出一串钥匙,除此之外也没什么有用的东西。

    两人看看大楼那边并无什么异常,便穿上医院的白大褂,戴上口罩,装成巡夜的医生。

    “走…”

    两人闪入门里,过道里只亮着一支老化的日光灯,发出绵花般无力的绒光,照不到远处的角落,消毒水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每个房间的门都关着,消无声息,死气沉沉的样子。

    叶姿朝四下里扫了一眼,看看是否装有监视器探头。

    两人贴着墙消无声息前行,边行边察看四周。

    长长的过道里什么都没有,拐角处是楼梯。韩冰婵看了一眼叶姿,意思是要不要上二楼。

    叶姿抬头看了看,又朝楼梯方向的过道望了一下,只见尽头是一道门,上半部是磨沙玻璃,上面贴着几个字,隐约可见是“杂物间闲人免进!”叶姿很相信自己的直觉,她四下打量了一下环境,感觉这个地方可能问题。

    因为这个方位是整座建筑物和太平间相距最近的一面,而入口却设在不起眼的楼梯角尽头,越是那种看上去不显眼的地方,可能就是隐藏重大秘密的所在。

    那道门从里面反锁着,叶姿取出那串钥匙,试了五六条,最后还真的打开了。

    门里却不象是杂物间,中间一条走道,两边是对开的房门,那些门全关着,只有左边的一间房亮着灯光。

    韩冰婵与叶姿对望了一眼,轻手轻脚地走到那间房的门边,门是锁着的,两人屏住呼吸倾听了一会,里面没有任何人声。

    叶姿抬眼一看,只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22章: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25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