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女公务员的沉沦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20章 第1页

作者:漱玉
    “卓锦堂…你是卓锦堂!”韩冰虹一眼就认出棺材中的人是当年被自己判死刑的卓振邦!

    韩冰虹终于明白了,怪不得赖文昌这把声音是如此熟耳。

    赖文昌冷笑:“两年前的一个夜晚,卓锦堂已经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从此再没有卓锦堂这个人,我是赖文昌!”说话间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恶毒的怨恨。

    当年,警方在海上围捕他们时,藏爷急中生智,兵行险着,给卓锦堂几人临时易容,并找了几个和他们身形相近的水手改扮成他们的样子,他是个易容术的高手,由于当时是深夜的海上,警方没有想到此着,竟给他们混了过去。

    后来警方在通海监狱中提审时才发现坏人金蝉脱壳,因为涉及到中国警方和国际刑警组织的颜面,警方对此事进行了封锁,最后内部定为犯人意外死亡,虽然有暗中继续追查,实已不了了之。

    而卓锦堂和藏爷一伙逃出生天后辗转到国外,卓锦堂通过手段加入了加拿大国籍,并到日本做了真正的易容手术,完全改变了身份。

    他的大部分资产存放在国外,在一年多后便以新的身份潜回国内,做起了各方面的投资生意“水韵庭院”就是他名下的地产公司开发的。

    往事如昨,历历在目,韩冰虹想不到这个男人竟然如此处心积虑。

    “贱妇,还不给我儿子叩头认罪么!”赖文昌突然暴喝。

    “不…不…”韩冰虹惊恐万分。

    就在这时腿弯处被人一踹,韩冰虹“噗通”跪倒在地。

    身后的人用力把她的头按下去,直把额头按到地上。

    “不…不要…不是我…”韩冰虹努力地抵抗着。

    赖文昌一把抓住女法官的头发,一个耳光狠狠地刮下去。

    “啪…”韩冰虹被打得昏头转向。

    “还敢顶嘴…”赖文昌恶狠狠地说。

    两行清泪从坚强的女法官脸上流下。

    “世间万事有因果,今晚就是你赎罪之夜!”赖文昌目露凶光。

    “卓锦堂,你儿子当年是罪有应得,我是依法办事,就算换了别人审理,一样是这个结果,怪不得我…”韩冰虹叫道。

    “贱妇,还敢狡辩,分明你对我怀恨在心,欲置我儿于死地而后快。”“不…不是…我和你儿子素不相识,我没有必要这样做…我审案从来对事不对人…这件案是经最高法院核准执行的,我没有错…”韩冰虹激动地说。

    “放屁!想当年我上上下下关系都走得差不多了,低三下四求你网开一面,这种案判轻判重全在一线之间,只要你松一点,我儿子就不用死!可恨你假公济私,心狠手辣,终断了我一脉单传的香火…”赖文昌看着玻璃棺材中早逝的儿子,老泪凝腔。

    “不…不是这样的…我一向秉公办事,绝无私心,你不能怪我…”韩冰虹竭力申辩。

    “别跟我来这一套,当年你要做包青天,今日我就要你做陈世美…”赖文昌恨意更盛。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韩冰虹预感到不测再次挣扎起来。

    两个男人死死按住了她。

    “把人带上来…”赖文昌对身边的人说。

    韩冰虹不明白对方要做什么,惊恐地看着四周。

    不一会赖文昌的手下押着一个小孩进来了,那小孩子眼睛被布缠着,但韩冰虹一看就认出了那是自己的儿子亮亮!

    “亮亮…”韩冰虹抢着要冲向儿子。

    “老实点…”男人用力按住了她。

    “妈妈…”亮亮听出了妈妈的声音,不停地叫起来。

    “亮亮别怕…妈妈在这里…”韩冰虹对儿子的关切之情象天下父母一样无异,为了自己的孩子可以不顾一切。

    “求求你们,不要难为孩子,我求求你们…”女法官急切地叫道。

    “哼哼,你现在也知道儿子的重要了吗?你看看,我儿子就躺在那里,为什么?就是因为你!一切都是因为你?我今天也要让你知道丧子是什么滋味…”赖文昌带着仇恨说。

    “哇…”亮亮被解开了眼睛上的皮条,看到眼前的一切吓得哭了。

    哭声象刀子割在母亲的心上,韩冰虹听了更是肝肠寸断。

    “亮亮别哭,有妈妈在,别怕…啊…我们就走…妈妈就和你回家去…啊…别哭…”韩冰虹不断地安抚儿子。

    “哼…我让你走…”赖文昌把一条绳套在亮亮的脖子。

    上面是一个绞刑架。

    “一命陪一命,法律是公平的,你还有什么话要说…”赖文昌抓住绳子另一头,只要一拉,就能把小孩子缢死。

    “不…!”韩冰虹快要急疯了。

    “不要…放了孩子!我求求你…我什么都答应你…你放了我的孩子…”一向坚强的韩冰虹哭了。

    “不要这样,我愿意听你们的,要我做什么都行,我,求你…”韩冰虹悲痛欲绝。

    绳子慢慢收紧,无辜的孩子吓得连哭都不会哭了。

    韩冰虹软得像泥一样瘫下去,就像要被执行死刑的犯人一样,差点休克过去了。

    女人的心此时已完全崩溃了,在这样的环境下,相信天下每一个母亲都只有一个选择。

    “不要…求求你,我发誓我什么都听你们的,你们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你们放过孩子,…”女法官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哭得像个泪人,她支持不住了。

    “是吗?真的什么都能答应?”赖文昌问道。

    “真…我…听…我听话…我什么都能听。快放了孩子,这样会吓到他的…我求求你了…我真的听话…我听你们的…”韩冰虹象看到了一线生机,不顾一切地重复,不顾一切地哀求,不顾一切地向男人叩头,彷佛怕眼前的机会会一下子失去。

    女法官已经不是刚进屋时那个无所畏惧的人民法官,也不再是刚直不阿的执法先锋,她已经被最原始的母性软化,任何母性动物,不管是高等动物还是低等动物,在这种环境下,都会义无反顾地作出选择,包括牺牲自己。

    让一个母亲看着自己的儿子去死,世上没有比这更残忍的事了。

    “相信我…我真的听话…做什么都可以…”女法官完全崩溃。

    赖文昌知道已彻底摧毁女法官的抵抗心理,她已经完完全全的屈服了。

    “你认不认罪?”赖文昌一扯手中绳子,绳索陷入小孩细小的颈项。

    “我认…我认罪…”韩冰虹没有多想,儿子的性命比什么都重要。

    “好!我发过誓,要用你的血祭我儿子,…”赖文昌说着取出一只注射器。

    “不…不要这样…”韩冰虹吓得面如土色。

    身后的男人捉紧韩冰虹的手臂,赖文昌把针扎入女法官的静脉里。

    鲜红的血浆被吸上玻璃管。

    “啊…”韩冰虹绝望地放弃了挣扎。

    “现在脱下衣服,给我儿子负荆请罪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9章: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21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