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幸福的红杏母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10章

作者:佚名
    父亲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一见我进来就高兴的说“儿子,回来了。学习怎么样啦,在学校老实不?听老师的话啊”看到父亲回来了,我突然回复到往日的样子,嗯了一声说要复习了,就进到了自己房间里。母亲见到我的样子,从厨房走了出来,埋怨说:“这孩子,老爸回来了也不多说说话。”

    父亲接口道:“不错,学习为重嘛。上了中专还这么认真读书,像我。”

    母亲没好气的说:“像你,我可听说你在那边被李平压的死死的,你才是分公司的总经理。听说他现在都绕过你直接向总公司汇报。你怎么搞的。还让人家力平在会上作重说了下。现在怎么样了?”父亲还是那么平淡的说:“新公司,事情多。再说李平的能力是比我强,现在公司能顺利开展业务本就是李平的努力,我去分功劳,不好吧。”说完就沉默了,母亲埋怨了会,家中又陷入了平静。跟张叔在家时比起来真是死一般的平静啊。吃饭的时候,母亲不时的给我夹菜,父亲慢条斯理的自顾自的吃着。

    我飞快的拔了两口,就对母亲说“妈我约了同学去他家,我吃了饭就去了。”母亲埋怨说:“谁家星期五了还出去,妈一个星期没看到你了,还出去。”我赶紧吃完饭,逃也似的离开了。慢悠悠的向据点走去(游戏机室)。家里实在太压抑了,虽然母亲依然那么的关心我,可我还是不喜欢家里的气氛。

    路过公园大门的时候,发现了张叔的车,奇怪了。张叔今天没去我家,居然把车停在公园门口。还停的挺隐秘的地方,如果不是无聊走到这,还真没看到。

    四处望了望,果然在公园的报亭,看见张叔在打电话。正想上去打招呼,突然心中一动。站在暗处默默的看了起来。张叔打完电话便回到了车里,似乎在等着什么人。过了老半天,我都有些不耐烦了。车门打开了,张叔向亮处走去。我望了望,果然是母亲。

    披散着一头柔顺的头发,上身一件粉红色的衬衣,下身一条白色的短裙,脚上一双奶白色的丝袜,轻盈着走了过来。在路边的灯光下,哪里是四十多岁的妇人,明明就是三十出头岁的少妇嘛。踩着高高的高跟鞋,胸前的凸起随着脚步,一颤一颤的。张叔急忙迎了上去就想去牵母亲。母亲说了点什么,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了公园。

    8点多的公园里到处都是纳凉的人,年轻男女们趁着夜色各自找了个地方卿卿我我。母亲挽上了张叔的胳膊,轻轻的靠在张叔身上。两人说笑着在黑暗中慢慢走着。我悄悄的跟在后面,好几次被大树挡了会差点跟丢了他们。终于来到了公园的人工湖边,张叔找了块位于灌木丛中的地方,将自己身上的西服铺在地上,和母亲紧紧的靠在一起,欣赏起湖光月色来。我静静的走进灌木丛,躺了下来。

    就像是大多数人那样席地而睡,来来往往的人也就见怪不怪了。那一边是母亲和张叔在卿卿我我,这一边是张大耳朵偷听的我,时不时的透过草丛能看见月光下的两人亲密的动作。

    张叔“清,想死我了。来让老公抱抱,检查一下老婆有没有被人占便宜。”母亲“讨厌,什么占便宜啊,现在就被一个色狼占便宜了。对了今天老薛回来了,你怎么没来。害我做了好多菜,都浪费了。”张叔抱着母亲抚摸了一阵,狠狠的吻了一下母亲才说道“不想去,到了那看到老薛的样子就不舒服。本来他没回来,我天天跟个老爷似的被好老婆伺候,他来了难道要我看你去伺候他?”母亲“要死了,谁伺候他了。我只伺候你和小君两个人,才不伺候他呢。就做个饭给他吃嘛,你吃醋做什么?难道小君回来了也不做饭给他吃。男人啊真是小心眼。”张叔翻身压上了母亲,大手在母亲身上一阵乱摸,摸的母亲发出了一声小小的娇喘。

    这才恶狠狠的说“就吃醋了,想到自己老婆居然做饭给他吃,就是不爽。

    你是我张力平的女人只能做给我吃,哦还有小君。做给他吃,老子就是不痛快。”母亲听后,呵呵的笑了起来“小心眼,谁是你老婆了,人家现在在法律上可还是他的老婆。再说了今天人家做的都是你爱吃的菜,人家想伺候你,你不来。傻子。”说完便献上了温软的嘴唇。

    两人缠绵了会,母亲伏到了张叔的胯间。张叔逗弄着母亲的股间,双手扯着母亲的内裤,将内裤的裆部深深的陷进母亲的裂缝中,母亲低沉的娇喘不时响起。张叔玩弄了一会,拉过母亲的一条大腿,让母亲跨坐在自己的头上,两只手抱起母亲的圆臀,将内裤拨到一边,将脸贴了上去。母亲似乎受不了这种刺激,小手握则张叔挺立的肉棒,歪着脸趴在张叔的大腿上,时不时的娇喘一声。

    远处的战斗似乎结束了,一个年轻的男孩声音压抑着嘶吼了一声。母亲转过头来恨恨的说:“手和嘴都酸死了,你个死鬼还不射。那边都完事了。”张叔低声的说:“老公强呗,感觉才上来你就停了。”母亲甩了甩手腕,赌气的说:“累死了,不帮你了。”张叔嘿嘿一声,抱过母亲翻了个身,将母亲压在身下,腰部一动,竟插了进去。母亲淬不及防,啊了一声:“你怎么进去了,讨厌,快出来,嗯,快出来啦。啊,快”张叔根本就没给母亲说话的机会,一进去就大力的抽插了起来,母亲很快就迷乱了。母亲一只手紧紧捂着嘴,可诱人的娇喘声还是不住的从指缝中流出。可自己的喘息声是小了,张叔撞击的啪啪声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母亲羞涩的对张叔说:“嗯,你小声,啊,小声点啊。嗯,那边有人啊。啊,轻点,啊,太涨了。啊,又涨大了。”似乎两边正在比赛一样,远处又传来了女孩的呻吟,我被夹在中间。一边是母亲的娇喘,一边是陌生女孩的呻吟。两个男人像是沉默的骑士在赛马一样,只有撞击的声音。远处的男孩是第二次了,动作没有张叔的这么有力,很快便发出了恩恩声,而张叔依然沉默着。终于远处的战斗再次结束了。张叔像是胜利者般直起了身躯,发出一阵满意的嘶吼,终于射进了母亲的身体里。最后的冲击让母亲忘记了捂住嘴巴,发出了清脆的呻吟,看来母亲到达了高潮。失败的一方很快响起悉悉索索穿衣的声音,还有女孩低低的不满话语,两人慢慢走远。  [本章结束]

第09章: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11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