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年杨狗子的回忆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十一章全文完 第1页

作者:不详
    清晨,一缕晨曦照在刘巧芳俏丽的面容上,昨晚她已经由一个少女变成了少妇,这对于她来说是人生中最重要也最美好的一晚,她的未来应该是充满幸福的甜蜜的。

    她感到有人正在揉动着她的双脚,睁眼一看只见李定邦正坐在她后面一边枕着她的双脚一边抚弄着。

    “讨厌,怎么才刚一清早起来就又玩起人家的脚了?我的脚对你就那么有吸引力吗?”

    “当然,这双脚对我来说是独一无二的,她也曾经让我有过一段永远也难以忘怀的回忆,我岂会忘的了它。”李定邦一边继续抚弄着刘巧芳的双脚一边说着。

    “我知道,你说的就是那只蝎子钻进我靴子里的事,那时我真是吓坏了,谁会想到刚脱了靴子泡泡脚居然就会钻进来那么毒的蝎子,如果当时没有你在我可真不知如何是好了,那时你一把抓住我的脚吸个不停可真大胆,要是那时我有力气的话非一掌劈死你不可,不过我们也真该感谢这只蝎子,没有它的话我们又怎会走到一起呢?”刘巧芳一脸幸福的说道。

    “是啊,那只蝎子确实出现的很巧,你不觉得奇怪吗?云南才有的斑尾蝎为何会出现在南疆呢?”李定邦阴沉的说道。

    “这个我可没想过,反正这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我们快点起来,要是让小虎和仙儿看到我们这个样子可麻烦了,人家毕竟是还没拜堂成亲,做出这种事让人知道真是羞死了。”刘巧芳一边说一边穿衣服,摸到阴部时仍感到一阵隐疼,大腿上的污沾早已经干了,粘在腿上怪难受的,可也只有找机会再洗干净了。

    刘巧芳穿戴整齐之后迈步步出了帐篷,只见前面雪地上坚着一根木棍,棍子上挂着一双靴子,她走近一看竟是雅丽由那双豹皮小蛮靴,一只靴子上还带着血迹。

    她大吃一惊,忙四处张望,东南十丈处竖着两根木桩,只见雅丽仙衣衫不整被绑在一根木桩上,长发遮脸似乎已经昏迷,右脚上缠着白布,还带有血迹,长裤拖至小腿处,下阴一片狼籍,很显然是受到了强暴。

    她这一惊非同小可,忙大喊着:“小安,小虎,你们快出来,仙儿出事了。”

    说罢奔至雅丽仙面前想帮她松绑。

    突然双脚一紧已经被人从后面牢牢抓住,她收势不住一头栽倒在地,想要运功挣脱竟感内息提不起来,她勉力回头观看,发现抓住她双脚的竟是带着一脸狞笑的李定邦。

    “小安,你干什么?这个时候还开玩笑,你没看到仙儿出事了,你快放手,”

    刘巧芳急巧的喊道。

    “别喊了,昨天是我把这白痴小妹开了苞,还真是够鲜嫩的,她还挺硬气,死活都不肯出卖你们,不过以后你们可是有的罪受了。”聂成龙得意洋洋的从帐篷后转了出来。

    “你说什么?你这人面兽心的畜生,她是个善良的女孩子,你怎么能么做?

    你毁了她的贞操要她以后怎么做人,我今天一定要为她讨回公道。”刘巧芳知道阿木族的圣女一旦失了贞操是极大的罪,要受千刀万剐然后将肉块给众族人分食,难以想象雅丽丝将来会这样悲惨的下场,她只想跳起来把聂成龙先千刀万剐了,可无论她怎么挣扎双脚始终被李定邦牢牢捏在手里。

    “小安,你快放开我的脚,你兄弟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你难道要护着他吗”

    刘巧芳愤怒的瞪视着李定邦。

    “我为什么要指责他?我现在也很想上去把这白痴狠狠操上一顿,看起来她的身材要比你好些,脚也比你的大,倒是你这双脚在四年前踩死一个八岁的小女孩不算伤天害理吗?”李定邦目无表情的瞪视着她。

    “你说什么?你怎么会知道的?你到底是什么人?”刘巧芳终于感到对方是冲着她来的,她的双眼中充满了疑惑和恐惧。

    李定邦猛的用胳臂圈住她的双脚,然后非常熟练的用一只手将她的靴子脱了下来拿在手里晃了晃说道:“那天你就是穿着这双靴子踩死我妹妹的,你的脚真有劲,踩的她肚破肠流七窍流血,你还用它踩爆了聂伯父的阳根,就是这双我每天晚上都在摸的脚干的好事,你跟你那婊子姐姐做下的伤天害理的事今天也该得到报应了吧。”说罢他又飞快的解起刘巧芳的裹脚布。

    “你们是那两个狗贼的儿子?你们就是当年逃脱的那两个小贼。”刘巧芳恍然大悟,没想到半年来自己的仇人竟然一直隐藏在身边,而自己竟毫无察觉,而且还让她每天摸脚按摩,最后竟连宝贵的贞操也糊里糊涂交给了他,自己所爱的人竟是处心积虑要害自己的仇敌,这个打击对她打击实在太大了,她只觉得整人人都要崩溃了,好像整个世界都要毁灭了一样。

    聂成龙也没闲着,他从背后抱起刘巧芳把她的双手反剪在另一根木桩后,对方似乎已经完全呆住了,居然没有丝毫的反抗,事实上即使刘巧芳反抗也是无用,她早已经喝下了“龙岩泉”跟本无法提起内息来抵抗。

    跟着李定邦已经将刘巧芳的裹脚布和袜子尽数除下,然后用麻绳将两脚脚踝捆在一起高高举起。

    李定邦冷笑着抚弄着刘巧芳的脚心一边嘲弄着她“怎么样?小婊子,无话可说了吧?你现在该后悔当初做的太狠太绝才落的如今这个下场,大婊子那只脚就是我剁下来的,猜猜你会是个什么下场啊?”

    刘巧芳僵硬的脸扭曲了几下,眼神由迷茫转为凶狠,死死盯着李定邦说道:“狗贼,我们姐妹既然落在你们手中要杀要剐随你们便,反正我从来都没后悔杀光你们全家,你们的爹设计陷害我爹害的我们家被满门抄斩,血债唯有血偿,你骗了我的贞操我就当是被条狗上了,你要报仇冲我们姐妹来,不要连累不相干的人,天山派和你们没有仇,我劝你还是快点放了仙儿,否则师姐绝不会放过你们。”

    “真是笑话,我们这次设伏就是为了全歼你们天山派,我杀了你们天山派一样不会放过我们,与其过东躲西藏的日子不如先下手为强把敌人全干掉,永绝后患,如果你们不学天山派的武功又如何能杀光我们全家,光冲这点天山派那帮娘们已经是死路一条了。”

    刘巧芳不禁仰天大笑道:“就凭你们也想剿灭天山派,你们不过是乘着我们不备用下三滥的手法擒住了我们,大师姐武功盖世又有五宝护身,二师姐足智多谋,高氏姐妹亦是一流高手,你们以为自己是谁啊?不是快点隐姓埋名远遁海外得了吧。”

    “做不到?盘倨南疆多年的红花会就是在我们和官兵里应外合之下被剿灭的,杨复明现在在我的手里,不愁杨小兰那婊子不上钩,我们是有备而战,要对付她们只要计划周祥一样能够应付,说穿了你们都是一帮子自视过高的蠢女人罢了,你别以为可以轻易死去,我给你们准备的花样可多着呢,就先让你们尝尝这个”

    一想到杨小兰穿的那双充满了性感的金色的长靴,李定邦就有一种强烈的想把它们剥下来的冲动,他不再多说,从刑具包里掏出昨天聂成龙用过的钢丝刷对准刘巧芳的脚心刷了下去。

    “啊——你干什么——啊——你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十章: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