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年杨狗子的回忆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九章 第1页

作者:不详
    杨小兰自五岁开始就师从天山派,自小就极受师父圣因师太的赏识成了她的首名入室弟子,十二岁时已经尽习天山派各项绝艺,资质远超其他四个师妹,后又修练天山派最高心法“天衣神功”据说修至最高境界身上只留半寸气门,肌肉刚如钢铁,软如棉絮。

    她平日里和四个师妹的感情极佳,四年前刘氏姐妹出外报仇回来,据说朝庭已经发下公文全国通缉她们,便介绍她们去南疆她父亲那里安顿。

    后来的四年中除了从书信中知道她们情况良好极受你亲赏识之外对杨复明与刘巧灵之间的暖昧关系一无所知,只是专心修习“天衣神功”一个半月前圣因师太决定要辟谷参禅一年,遂将天山派交由杨小兰代为掌管,并将天山派镇派五宝“玉虚宝剑”“金丝手套”“金丝宝靴”“金丝宝衫”“辟毒神玉”交给杨小兰。

    “玉虚宝剑”锋利无比削铁如泥,比起刘氏姐妹的宝剑又更胜一筹。

    “金丝手套”“金丝宝靴”“辟毒神玉”是源于第三代天山派掌门在一次拼斗中了敌人设下的陷阱,手被对方的毒指环刺伤,脚亦踏入了了竹签陷阱被刺穿,虽保住了性命却落了个终身残废。

    其四弟子为吸取这个暗箭难防的教训,寻遍千山万水,找到一块无暇美玉,以上千种巨毒提炼,此玉吸收上千种剧毒本身亦具有了辟千毒之效,戴上后千毒不侵。

    又以金丝,石绵,雪蚕等物混合制成了一副“金丝手套”和一双“金丝宝靴”以及一件“金丝宝衫”穿上之后千枪不入,水火不侵,后代的天山派掌门凭这五宝再未受到暗算之苦。

    十几天前突然传来了杨复明要迎娶刘巧灵为妻的消息,这令杨小兰大为吃惊,亦感到父亲太过荒唐,年过半百却娶自己的师妹为妻,真是成何体统。

    她觉得此事还是不要禀告仍在辟谷中的圣因师太,只是让门下弟子每天准时给师父送水,她要亲自回去一次阻止这桩婚礼。

    而雅丽仙和方萍呆在山上多年一直未下过山,如今亦借着这个机会死缠着杨小兰要下山一起劝说刘巧灵,杨小兰拗不过她们只得带着她们一起下山,临走不放心还把五宝也带上了,打定主意若父亲执迷不悟就只能用武力阻止他们,自己凭着“天衣神功”和五宝即使不伤人也能把人带走。

    她们一行紧赶慢赶总算在红花会总坛拜天地那晚赶到了,谁知竟发现山下尽是官兵,知道大事不妙了,杨小兰担心父亲的安危,遂带着二女抄小道赶上山去,等上山之后才发现来的晚了,大厅里血肉横飞,人头滚滚,那些平日里总爱自吹自擂的当家们大多身首异处了。

    还有不少官兵正排着队提着裤子轮奸那些被擒的丫环,她一时间悲愤莫名,施展“天山七绝剑”朝这些正乐不可支的官宾们痛下杀手,而雅丽仙和方萍亦是从未与外人交过手,多年苦练今日亦可一显身手,她们三人一时间如虎入羊群一般杀的官兵四散奔逃。

    杨小兰着急父亲的安危急着赶至后院,只见新房门户大开,她急着推门入内,只见房内一片凌乱更闻到一股强烈的血腥味,她急忙点着火折子四下观看,竟发现房间中溅的到处是血,地上有个被劈成两半的痰盂,里面尽是血水,显然这里发生过激烈的打斗并有人死亡或受了重伤。

    凑上床一看只闻刺床上刺鼻的气味,一摸床上是一片湿潮,杨小兰虽然是黄花闺女却也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想到自己父亲和自己的师妹就在这张床上行那苟且之事实在是羞的她满脸通红。

    偏生雅丽仙天生质朴单纯,对男女之事一无所知,还捡起床上沾满二人秽物的一条亵裤问道:“师姐,这条裤子上沾的粘糊糊的东西是什么呀?怎么那么难闻?”说罢竟然还用手沾了一点放在嘴里添添,只把杨小兰弄的窘迫异常,不知该如何回答她,好在旁边还有个方萍劝道:“师妹,还是别管这个了,我们先找到杨大伯和师姐的下落要紧,这些血也不一定就是他们的,也可能是来袭者被他们所杀,他们的武功那么高应该不会有事。”

    杨小兰本来亦是冷静多智之人,只是事关自己父亲的安危才会弄的如此手足无措,当下镇定心神和二女四下寻找失踪二人的下落。

    重新回到前院却见一群官兵围着一对少年男女厮杀,少年十七八岁长的颇为英俊,武功似乎只属三流,若无身边的少女的回护早就抵挡不住。

    杨小兰一眼便认出那少女正是刘巧芳,当下挥剑直扑战团,众官兵一见她杀到如同老虎见猫转眼间就做了鸟兽散。

    雅丽仙心直口快,一见刘巧芳便叫道:“师姐,四年不见仙儿好想你啊,二师姐和杨伯伯那里去了,你知道吗?”

    一脸潮红的刘巧芳面带惶恐的说道:“我、我不知道,刚才我在婚宴上喝醉了回房休息,刚才小李摇醒我跟我说官兵杀上山了,让我快点准备迎敌,我们才刚出来就被官兵围上了,幸好众家姐妹赶到,否则我们就难以突围了。”其实以她武功本亦不至于被一群官兵围住,主要是酒劲未过,头晕脑涨再加上要兼顾李定邦才会如此受制。

    她此时惊觉自己居然还赤着脚,李定邦从衣襟里掏出她那双旧靴子让她穿上,她心中不禁一甜,想不到对方居然随时随地都把她的靴子贴身藏着。

    “别的话别说了,你们到底知不知道我爹到底那去了?那么大个帮会就算开喜宴也不该如此松懈,连官兵上了山都刚刚知道,爹的那些手下到底是干什么吃的,红花会在南疆三代的基业就这么全毁了,全都怪这场该死婚礼。”杨小兰话中只谈及他父亲闭口不谈刘巧灵,显然是对她极为愤恨,在她看来若非刘巧灵勾引自己父亲搞这劳什么子的婚宴那这一切本就不该发生。

    刘巧芳自知礼亏,满脸羞愧低头不语,早知这场婚礼会带来如此大的灾难她说什么也该阻止的,这场罪是由她姐姐而起,她亦难辞其咎。

    “大小姐,小人李安,是红花会第二十二当家,今天之事事出突然,官军显然是事先得到了风声才会派重兵围攻总舵,如今已经不是证明谁对谁错的时候,我们必须找到总舵主和夫人迅速杀出重围,官兵一时乱了阵脚,等一回儿他们就会发动强攻。”李定邦在旁边说道。

    杨小兰白了他一眼,她其实也听说过那个刚入会不久的少年是因为替刘巧芳吸了脚上的毒,而被她视为未来丈夫的人,看他刚才的身手平平,武功只是三流,显然全是靠了刘巧芳的关系才做上了头领,会中就是因为这种吃白食的庸才太多才会搞到今天这种下场。

    此时聂成龙装出一副心急慌忙的样子从侧门跑出来大呼:“安哥,刘小姐,不好了,我看见总舵主和夫人被个黑衣人劫走了。”

    杨小兰一听忙冲过去一把揪住他道:“你说什么?你说谁把我爹和——和她劫走了。”

    聂成龙指着后院道:“我刚才亲眼看到有个黑衣人把总舵主和夫人放进个麻袋里背着跳上了墙,他好像还在墙上写了几个字。”

    杨小兰听完把他一放便赶去后院,只见后院围墙上留着几个刚沾了血写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八章: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十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