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年杨狗子的回忆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七章 第1页

作者:不详
    “红花会是我大清在乾隆年间力歼的一个匪帮,后来他们的头子陈家洛带着一帮匪党逃到了南疆勾结当地的回人一直与我大清为敌,现已传至第三代舵主叫杨复明,势力已经大大不如以前,红花会众也经常在南疆一带打劫商贩,听说那”

    紫红双燕“也是三年前加入的红花会,她们的武功极高,尤其是二人双剑合壁在会内几乎无人能敌。

    入会不久便屡立战功,深得杨复明的赏识,其中的紫燕听说后来还和杨复明有一腿,为了能够证明我们的猜测于是我们决定冒险混入红花会。

    一来以为要进入红花会是件很难的事,结果只是花钱通过道上的人介绍了一番便进入了红花会的外层。

    那个杨复明本来也非庸才,一手”百花错拳“加”迷城神掌“打遍南疆无敌手,年轻时亦曾计划过不少谋反的阴谋。

    但自从勾搭上紫燕后就终日沉迷于她的美色对她言听即从,到后来竟只知陪她打猎游玩,对什么”反清复明“之类的祖训已经不感兴趣了。

    而‘紫红双燕’本只是想在这里安身,对帮会的管理也是一窍不通,结果总舵主没心思管理帮会,而拥有实权的‘紫红双燕’则是不懂管理,以致于红花会已经变的结构松散,连阿猫阿狗都能入会,会内本就是人才凋零,现在更变成了一群毫无才干的庸人当头领。

    我和老聂凭着钱财通路居然很快就做到了香主的位置,等到接见杨复明的那天我们终于见到了我们近四年日日夜夜都恨之入骨的那两个婊子。

    她们比起当年已经成熟了很多,长的比原来更加漂亮了,大婊子刘巧灵今年二十岁,小婊子刘巧芳十八岁,她们从来都没有见过我们,但我们却永远也忘不了她们。

    大婊子仍是一身紫衣,但身上多了不少金银首饰,脚上则是一双粉红色的绣鞋。

    老聂已经练成了观女术,他一看就清楚这大婊子早就不是处子之身了,而且似乎经常行男女之事。

    而那个小婊子眉锁腰直,劲细背挺,仍是守身如玉的处子,想不到那小婊子仍穿着那双当年踩死我妹妹的靴子,那双靴子上甚至还缝了针。

    那个杨复明是个近五十的老头子了,一把胡子拖的老长,眼圈发黑,似乎长年耽于酒色,听说他老婆五年前病死,膝下有个女儿叫杨小兰,五岁那年就送去天山派学艺,距今已有十四年,按辈份还是大小婊子的师姐,据说极得掌门的赞赏,已将她定为下代掌门,小婊子会来红花会避难应该跟她有关。

    那老色鬼坐在位子上一副假正经的样子手却还从后面摸着大婊子的腰,两个人眉来眼去的当真是一对狗男女,那小婊子在旁却是一副看不过眼的样子。

    虽然没跟她们交过手但仍能肯定那两个婊子的武功远在老聂之上,老聂学的密宗武功虽也是武林绝学但毕竟起步已晚,比起她们自小扎的玄门正宗根基相差太远了。‘紫红双燕’虽能通过男女交欢吸取对手的内力精元但至今老聂也只是拿些个普通女子当试验品,结果只是把她们搞的欲仙欲死几天下不了床,在内力上却毫无寸进,而我虽也学过点武功但毕竟只能算三流,但要暗算她们的手法却至少有几十种,她们显然已经过惯了明刀明枪的日子,对我们跟本无所察觉。

    既然已经等了近四年的时间准备那我们的报复也不急于一时,索性就跟她们好好玩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我通过关系成为了小婊子的侍卫,似乎她不满大姐和杨复明往来一来是嫌对方是个老头子看了恶心,二来则是大姐终日陪着杨复明淫乐而疏远了她,脾气变的很孤僻喜怒无常,有不少追求者都被她打了一顿吓走了,就连身边的侍卫也大多不敢跟她说话。

    那年我也是十八岁,相貌也颇为英俊,她则是青春焕发,冰肌玉骨,只是一脸的冷傲,对我丝毫不假以辞色。

    于是我决定策划了一出英雄救美的戏。

    那天我陪她去郊外骑马,我们骑了一会儿她觉得累了,便让我守着马,她去小溪边洗洗脚。

    嘿嘿,她也真是挺单纯的,居然没有发现我悄悄跟在她十丈之外。

    到了小溪边她看看四处无人就脱了靴子袜子把脚伸进水里泡着,似乎很舒服的样子。

    我将暗藏在竹筒里的一只斑尾蝎放出,以苗疆独有的驱虫术操纵它慢慢爬进了那小婊子左脚靴子里。

    那小婊子洗泡完了之后把脚擦干穿上袜子再穿靴子,先穿上一只右脚的没事,等她穿上左脚的可惨了。

    那只蝎子一旦有”异物“进入了它的”巢穴“立即做击了攻击,她小婊子惨叫一声把靴子脱下扔在一旁。

    斑尾蝎的毒性并不算最厉害但毒性却难除,那小婊子全力运功逼毒也无效。

    此时我假装听到喊声赶至,先把靴子里的斑尾蝎倒出打死然后故意称这是极毒的蝎子,一个时辰内若不将毒血吸出中毒者必死无疑,她显然亦是慌了神不知如何是好。

    我乘机自告奋勇为她吸毒,她自然是羞的满脸通红不肯接受,我当下就强行上去抓住她的脚把袜子剥下,她又羞又恼抡起巴掌抽我,可因为中毒浑身乏力,打我就像搔痒一样。

    我第一次凑近距离看这只夺走我妹妹性命的脚,这只脚生得底平趾敛、肉丰骨柔,踝骨倩美,可能是紧张的缘故,这脚脚背绷直,五枚脚趾长短有致,脚腕上居然还有一串金铃,可脚上的异味却是让人大皱眉头,搞不懂这婊子脚生的那么漂亮怎么就不爱洗脚。

    大脚趾上肿起紫色的一个脓包,我把她的脚趾放进嘴里吸吮着,我口里早含了解药,这点毒吸进体内对我跟本无碍,但做戏做全套,仍是吸一口喷一口,她一开始仍是尽力反抗,但到了后来渐渐平复下来,只是看着我一口口吸毒。

    嘿,我的舌头乘机还在她的脚趾缝里也穿插了一阵,她脚上的味道还真不错,咸里带点酸味,只是她踩我妹妹的时候也是同样毫不留情,我当时真想一口把她的脚趾头咬下来。

    等毒液吸尽之后,她把脚从我的手中抽走,默默的一言不发穿上了袜子和靴子,我知道即使像她们这样江湖侠女在男子面前露出了赤足又被吮吸也是非嫁给对方不可了。

    这时最后一步到了,我事先吞下肚的”碧鳞丹“发挥了作用,瞬间满脸铁青倒地不起,一副中毒的样子,那冷傲的小婊子居然急的哭了,把我放上马背就往家里赶找那大婊子和老色鬼帮我驱毒。

    他们知道我因为救了小婊子而中毒倒真是想尽办法,又是给我狂吞解毒丸又是轮番大费内力帮我驱毒,老聂则是按事先排练好的抓住我的手痛哭流涕要跟我同年同月同日死。

    既然他们都尽了全力,我也见好就收,等”碧鳞丹“的药效一过自然是”起死回生“。

    那小婊子高兴的破涕为笑,老聂则是跟我拥抱在一起大呼暗中一起偷笑。

    这件事后我很快被升为了红花会的二十二当家,老实说前面那帮当家中除了大小婊子之外尽是些饭桶,对我的计划毫无威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六章: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八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