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年杨狗子的回忆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三章 第1页

作者:不详
    陈馨儿捡起药丸心想:如果这药有毒大不了一死了之,如果是解药等她功力一恢复就把这帮畜生斩尽杀绝再救其他姐妹离开。

    当下一仰脖就把药丸吞下肚去,片刻间便觉得丹田一阵热力传来,感到停滞的内息开始流动起来,她心中不禁一喜忙打座在地借着药力运起华山派的“紫霞神功”

    “紫霞神功”是华山派的最高心法,共分九层,她天资聪明,二十一岁已修至第五层,论功力在华山派已可排名第四,再加上高超的剑术更是如虎添翼。

    一柱香的工夫功力已经恢复了七成左右,但再继续运功却感到再难有寸进。

    她心中一阵沮丧,荒淫无度浪荡的纵欲生活对于习武者本就大大不利,而“紫霞神功”是道家的内功心法,她又是以童贞之身修练,这一天遭受了二十多次的泄身,虽不致如童子功般功力尽废但也是折损了近三成的真元“紫霞神功”也下降至第四层。

    此时李店主又将一件黑色的武士劲装和长裤腰带以及她那双皮靴扔在了她的身旁,陈馨儿抓起劲装披上,将缠在腹部的劲装和亵衣扯下扔在一旁,抬起脚见脚上抬着的那条红色亵裤早已经被淫液和血水泡的潮成一片,气的她将它一扔,抓起长裤穿上再将腰带紧紧扎上,而那双靴子本就是她的,只是脚上没穿袜子,要穿进去觉得颇费力,而脚趾上的一块指甲被板掉更是让她疼痛,唯有忍痛将脚伸到底。

    摸着脚上的皮靴,陈馨儿发现昨日靴子上的污垢已经被洗干净了,显然应该是出于杨狗子之手,她暗下决心一定要将这些畜生尽数歼除,然后带那个孩子离开这鬼地方,不能让他也沾染了这些恶行。

    穿戴整齐了她再将披散的头发盘起以防它们影响视线,深吸一口气忍着下体的巨痛站了起来。

    李店主心中亦暗暗佩服,换成是其他女人被他们这么一轮折腾之后非要在床上躺个三个都难以下床,想不到这个姓陈的骚货倒还真能撑的起来。

    聂成龙此时亦仔细打量着陈馨儿,只见她肤色微黑,秀发如云,脸似芙蓉,眉若柳丝,明眸樱唇,偏偏一双丹凤眼中又带着千般的杀气与怒火,更是让他心痒难耐。

    躲在花瓶后的杨狗子看着她更衣的样子只感到一阵口干舌燥,下身的裤子感觉一下子变紧了很多,他不知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既然陈馨儿已经恢复了功力那应该可以轻易打败这些人吧,可不知到时她会不会杀店主?

    陈馨儿感到功力虽恢复至七成但体力上的消耗却难以恢复,一天不吃不喝再加上被十多个男人不停蹂躏,双腿仍感到发软,眼前的敌人显然功力甚高,要必倒他就必须速战速决,其他十多个人都是武功低微,要对侍他们容易的很。

    想到这里她猛一近腰,身形如闪电般窜出迎面一掌直劈聂成龙的面门。

    聂成龙也是太过大意,没想到对方出手会那么快,百忙中一侧身避过这一掌,但陈馨儿早已留了后着,左脚直踹向对方的下阴。

    ‘华山飞燕’除了轻功剑术之外还有一绝就是腿法,只是平时很少使用。

    她知道现在是生死存亡之即,也不管这招是否太过狠毒,何况她这一天来受尽了男人下面这杆肉棍的折磨,对这东西已经是恨之入骨,只想一脚把它踢个稀烂以泄心头之恨。

    但她被轮奸后疲累的身体和下身的伤痛亦影响了她的动作,这一脚只踢在聂成龙的胯骨上,但仍把他踢的后退了三四步才站稳。

    陈馨儿虽踢中对方但亦感觉就像踢中一块石碑反震力甚是强大,心中暗惊对方的内力之高恐怕不在自己师父之下,自己就像状态十足恐怕也难以胜他。

    而聂成龙内力深厚,这一脚虽未伤着他却也让他隐隐作痛,更要命的是让他在如此多人面前丢了脸,真是终日打雁今日竟险些让雁叼了眼。

    他脸色一沉,浑身骨骼暴响,身上的官服亦随着鼓胀的肌肉被撕了裂了开来,露出一身如猩猩般健壮的肌肉。

    “臭婊子,聂爷陪你玩玩你还当了真,想绝聂爷的子孙根,老子今天要操死你。”说罢一拳直击向陈馨儿前胸。

    陈馨儿只感对手的拳离自己尚在三尺多远便已胸口发闷,知道绝不可硬接,当下闪身避开,聂成龙这拳正打在旁边的一根碗口粗的铁柱上,只听“铛”的一声巨响,铁柱竟被打的弯向一边。

    李店主和那个文官见聂成龙出手如此不知轻重一时也吓的连忙招呼众伙计拉着八个女囚向厅外躲避,唯恐两个拳脚无眼挨上一下可真是倒大霉了。

    陈馨儿已可肯定对手的功力远在自己之上,拳法则趋于刚猛一路,但似乎轻功并不算高,自己若能把握机会还是有胜算的。

    当下运起轻功在大厅里游走,聂成龙的拳劲虽猛也只能落空,却将周围的物件打个粉碎。

    陈馨儿见聂成龙被自己弄的一时间头晕脑胀知道机会来了,右脚在踢上一踏猛的身形飞起跃至聂成龙身后就是狠狠一脚正中他的后脑。

    聂成龙只觉后脑疼痛回身一拳又落个空,随便腿弯处又挨了重重一脚,腿一软顿时单腿跪地,此时面门面门上又中一脚,这一脚劲道十足再加上聂成龙面部的护体气劲较弱,直踢的他眼冒金星鼻子发酸,狂怒之下挥拳乱舞将陈馨儿逼开,鼻子嘴巴里都渗出血来,门牙亦松动了,脸上多了个赤红的靴子印,可谓狼狈异常。

    门外的那个文官看了有些害怕了,忙对李店主说道:“老李,老聂这下可是玩砸锅了,要是他完了咱们可也活不成了呀。”李店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心,老李是一时大意,很快他就能板回局势,实在不行我还有后着,她想飞也飞不出这里。”一旁的杨狗子看陈馨儿似乎已经占了上风,则是暗中高兴。

    此时陈馨儿已连续踢中对方七八脚,显然对方已经是锐气大挫,而她亦已是气喘吁吁,她每次的出腿亦会勾起下体撕裂般的疼痛,若不能尽快解决对手自己就会力竭而倒。

    她已经连续试过了几处要害但始终无法重创对手,这次她决定狠踢对手的咽喉,她朝下面虚晃一脚猛的跃起右脚直踢向聂成龙的咽喉。

    说时迟那时快,聂成龙猛的一歪脖这一脚踢在了他的肩上,由于力道过猛整只脚竟一下子滑过了他的肩膀,这个失误令陈馨儿失过了抽脚的机会,铁钳一把的大手已经将她的右脚牢牢攥在了手里,不管她再如何奋力抽动蹬踢也无济于事。

    聂成龙被她刚才那轮狠踢搞的满脸胀肿眼角口鼻渗血,心中对陈馨儿这双纤美而又危险的双脚已经是憎恨到了极点。

    他一边紧抓着对方的右脚一边向后飞退,陈馨儿如今是金鸡独立只得靠一条腿跳动着才不致于摔倒。

    聂成龙将她拖到一张三尺多高桌前,将她的脚架在桌上,看着陈馨儿惊惶失措的窘状,看着手中那只穿着靴子的脚不停的扭动挣扎着的样子。

    他不禁哈哈大笑道:“臭婊子,你这双脚还真是够厉害的,这么美的脚用来踢人可真是太可惜了,刚才踢的爽了吧,现在轮到让它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二章: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四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