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少年杨狗子的回忆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一章 第1页

作者:不详
    杨狗子十四岁时候全村都染上了瘟病,爹娘病重而死,剩下没染上的人都带上些钱逃离了这个被诅咒的村庄,杨狗子葬了父母后带着家里仅有的几十文钱去附近的城镇找活干,但他年纪不够又不懂手艺几乎没有那个店肯收他。

    一个月后钱花光了只有靠着乞讨为生,可即使讨饭对他来说仍旧是个大难题,街上的乞丐都自成一帮,欺负他这个外来者,即使讨来的钱饭也要分他们大半,如果抗拒他们就要饱受一顿毒打,这些痛苦的经历深深烙印在他的心中,让他明白了要活着就一定要狠,不狠就只能让人欺负。

    杨狗子饿的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唯有当起了小偷小摸的事,今天在大饼店偷个大饼,明天在小吃店偷一盘点心,运气好的可以填一下肚子,运气不好的就是一顿饱打,打的轻的就忍着,打的重了也只能忍,他可没钱看朗中。

    直到有一天他偷入一家当地颇有名气的“悦来客店”偷食被看夜更的伙计当场逮住,十多个伙计把他关在厨房里,一个厨子还拿出一把尖刀来说要把他剁成肉泥包饺子,这回真是把他吓的连屎尿都流了出来,只是一个劲的拼命磕头求饶,磕的连血都出来了。

    这时从外面进来了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长的一脸和蔼可亲的样子,他是这家客栈的店主,喝止了那些伙计,然后问清了杨狗子的来历居然收留了他,还让他负责给客栈里做做打杂的活以及给住店的客人打杂帮客人的马匹喂马。

    有了这份工作之后杨狗子的吃喝至少有了保障,那些看起来凶恶的伙计对他的态度也逐渐转为友善,店主更是不时的对他问寒问暖,对于一个举目无亲的孤儿来说切身感受到了真情,对他来说他们就是自己的亲人了。

    “悦来客栈”在这个城镇中算是最大的客栈了,当然跟大城市里的客栈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客栈是三层的木楼,客栈后面是六亩菜地和一间马棚,然后每到夜晚杨狗子总觉得这间客栈总透着股阴森的感觉,总好像隐藏着什么神秘的东西。

    店主和伙计们虽然对他很好但似处总有些事情瞒着他,总是让他睡一个人的单间,晚上也规定了绝对不可出门,要方便就拉在旁边的便桶里,如果违反了规定就马上让他滚蛋。

    客栈有时也会出现一些三五成群的江湖中人,在茶前饭后会谈论一些他完全听不懂的话,如什么天刀门被灭门,武当白眉道士惨死魔教教主手中,飞天凤凰神秘失踪等等,有时谈论的兴奋时还会划拳赌钱。

    店主对这些人似乎特别照顾,给他们上房好菜,好像特别怕得罪这些人,有时甚至收他们的钱,在江湖上混饭吃的人往往一句得罪就会拔刀相向,做小本生意的还是少点麻烦息事宁人的最好。

    这天傍晚,客栈就要打洋,从镇外跑进来一匹白马,马上座着个年青的女子,杨狗子第一次看见了走江湖的女侠,她大概二十挂零,瓜子脸,一双丹凤眼,面色微黑,一身黑色的劲装披风,背上背着把长剑,脚上是一双牛皮长靴,浑身都透着一股子英气,她看这个镇子最好的客栈只有这间便下马进入客栈。

    店主似乎眼睛一下眯了起来,然后马上招呼杨狗子把那位女侠的马牵到后院马棚去好好喂养。

    杨狗子此时正端着一盘剩菜,手一滑盘子摔在了地上,油污正好溅在了女侠的靴子上,那女侠似乎甚是恼怒,但看他是个小孩子也就没有跟他计较,只是要他等回上楼帮她把靴子拿去洗洗明天还给他。

    ---

    杨狗子洗完了碗筷后上楼给众客人送夜宵,等走到那个黑衣女侠的门前敲门道:“客官,送夜宵了。”门内传来她清脆的声音“进来吧,门没锁。”

    杨狗子推门入内,只见黑衣女侠正靠在床头上看着一本书,剑放在枕头边,他一时间觉得有种窘迫的感觉,就像是做错了什么事似的呆站着不知所措。

    黑衣女侠看知他呆楞的样子“噗哧”一声笑了“别楞站着了,过来吧,姑奶奶又不会知了你。”

    杨狗子这才回过神来把夜宵放在桌上后往前走了几步道:“客官,请问您还有些什么吩咐,小的马上给您去办。”黑衣女侠指了指她脚上的靴子道:“刚才你做的好事,现在还要姑奶奶提醒你吗?”杨狗子忙陪笑道:“小的刚才才鲁莽弄脏了客官的靴子,小的马上帮您去洗干净了。”说罢弯腰去脱她的靴子。

    黑衣女侠顿时面色一沉,把脚一缩杏眼圆睁怒道:“你这小色鬼,小小年纪怎么就那么没规没矩的,女人的脚是可以随便摸的吗?你爹妈没教你这个吗?要换成别人姑奶奶非戳瞎他的眼睛不可。”

    杨狗子吓的浑身打战,忙跪下磕头道:“客官您请息怒,我们村闹瘟病,我爹娘染病都死了,咱们乡下人家跟本不懂这个道理,请客官您别怪罪,您是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转世,可怜可怜我这没爹娘的孩子吧。”

    黑衣女侠闻言胸中的怒火顿时化为同情怜悯,只感自己刚才的态度太凶了,吓坏了这可怜的孩子,忙道:“好了好了,不知者不怪,你这孩子也真是的,出来做事也不懂男女有别,你听清楚了,女人的手脚都是不可以乱摸的,只有她们最亲近的人才可以这么做。”

    杨狗子站起身来只感心里七上八下的,勉强镇定心神道:“小的没读过书,斗大的字也不识一个,观音菩萨您大人有大量饶过我,大恩大德小的永远都记的。”

    黑衣女侠啐了一声“什么观音菩萨,你听清楚了,我是华山派的入室弟子,江湖外号‘华山飞燕’陈馨儿,你就叫我陈女侠好了。”杨狗子见陈馨儿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凶恶亦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大着胆子问道:“杨女侠,您带着把剑骑着马跑来跑去的是干什么呀?”

    “干什么?当然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呗,我们学武的人做的就是这些事情,我出道也有三年多了,死在我手上的贪官盗匪总也有个七八十了,就拿第一回来说吧——”

    陈馨儿居然是个很善谈的人,话匣子一打开就没完,和杨狗子更是一见如顾,天南地北五湖四海的谈开来,把从小只生活在村庄中的杨狗子听的津津有味,浑忘了自己该干些什么。

    听着听着杨狗子突然想着若自己有一天也能像陈女侠那样闯荡江湖纵游天地那就再也用不着看人家脸色过日子了,当下双膝一软跪倒在地道:“陈女侠,您武功那么高,人又那么好,您干脆收我做徒弟带我离开这里去闯荡江湖吧,这样以后我也不用再被人欺负了,又可以服伺您。”

    陈馨儿一楞,没想到杨狗子会提出这么个请求来,她虽然生性豪爽但毕竟从未想过收弟子,一时怔在那里说不出话来了。

    杨狗子又重施故技用头敲着楼板“砰砰”响“陈女侠,我杨狗子对天发誓,跟了您以后全听您的,您要我上刀山下油锅我绝对不皱眉头,要死要活全都由的您。”

    陈馨儿抿嘴笑道:“杨狗子?你怎么姓这么个怪名字?”“咱们村家里给小孩都起名阿猫阿狗阿牛的,说这样容易养活”杨狗子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二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