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的母女花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十一章御女有术 第1页

作者:肥科
    次日一早,张寒被王珏从睡梦中叫醒。匆匆用过早餐,带着杨月玲和杨雪兰随胖子出了酒店。一众人早已等候多时,除了林氏姐妹、立花姐妹、宫云松和他的两位情妇周芷琳、秦文婧外,还有一个非洲当地的黑人青年,戴着副墨镜,双手搭在立花姐妹肩头,竟似十分熟络。

    王珏将黑人青年介绍给众人认识。这名叫做阿布叶的黑人青年是南非一个部落酋长的儿子。阿布叶的家族在开普敦政商两界有着极大的影响力,王珏的母亲初来乍到一连拿下三个市政项目便得益于阿布叶家族的鼎力支持。一方有技术和资金,另一方有着丰富的资源,同样也不缺钱,于是一拍即合。无怪王珏忽然就改换了国籍。

    阿布叶从小仰慕东方文化,恰巧在w大和王珏读的同一个专业。两人都是名副其实的二世主,彼此志趣相投,这一来二去便如同当年和张寒一般走得近了。

    立花姐妹在王珏的授意之下,早在国内便多次与阿布叶发生过关系。黑人大多器大活好,阿布叶也不例外,立花姐妹放荡惯了,比起之前陪的那些个糟老头子倒也不觉着是件苦差事。

    “嗨,寒少,这次终于见到你了。王珏在我面前可没少提到过你。”阿布叶上前亲热地拍了拍张寒的肩膀,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的大白牙,与黝黑的肌肤形成了鲜明对比。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位部落王子居然操着一口流利的汉语。

    “呵呵,他能有什么好话,多半又是在背后损我。”张寒打趣道,却注意到阿布叶的目光掠过身后杨氏姐妹,不免有些心惊。毕竟在非洲部落酋长的儿子虽不等同于一国王子,但也相去不远。

    “哈哈,你放心好了!我了解你们中国人的习惯,而且我对熟女也没什么兴趣。”阿布叶笑道,搂着立花姐妹的手紧了紧,扭头又望向宫云松。“当然了,如果云松兄你们若对黑妹感兴趣,我爸爸的部落里倒有几个不错的姬妾。我打声招呼,也就一句话的事。”

    张寒连忙推辞,酋长的女人谁敢乱碰,黑妞就是再美也只有敬谢不敏了。

    宫云松也尴尬地笑了笑,对张寒解释道:“原本昨天就要回国的,结果误了航班,家父只得亲自出面,这会儿倒也不必急着回去了。正好听说珏哥约了你们去狩猎,左右无事,我也来凑个热闹。”

    这里一共八个女人,各个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除了立花姐妹,其余六个都是阿布叶口中的熟女。几名美妇相视苦笑,无意间倒是多了几分亲切。周芷琳拉着杨雪兰在一旁嬉笑耳语,也不知说了什么,逗得警花一阵面红耳赤。

    众人搭乘飞机抵达坦桑尼亚。阿布叶果然不愧为酋长之子,也不知从哪里搞来两台敞篷越野和几把ak47。改装过的越野车极为宽敞,一排坐上三个人竟绰绰有余。张寒与阿布叶同乘一车,四个男人左拥右抱,就这么驱车行驶在漫无边际的非洲大草原。

    坦桑尼亚被称为非洲顶级狩猎地,当地的自然环境是当今世界最为原始的地区之一,据说坦桑尼亚的自然栖息地还保留着100年前非洲的生态系统。这片广袤无垠的大草原仿佛是大自然给予人类最后的馈赠,给众人带来的震撼无与伦比。两部越野车与鹿群沿着平行方向朝着天边的夕阳奔驰而行,一路之上无论王珏还是宫云松都没有放一枪,竟似怕打破了这副宁静的画卷。

    倒是阿布叶见惯了非洲草原的瑰丽雄奇,在后排和立花姐妹幕天席地开起了无遮大会。阿布叶的本钱果然不凡,黝黑粗大的肉棒比之张寒不遑多让,在立花晴子的屁眼和立花雅子的小嘴里来回抽插。

    杨雪兰透过后视镜头一次近距离目睹立花姐妹佩戴的乳环、阴环和阴阜上的汉字纹身,被激得心浮气躁,驾驶的越野车犹如酒后蛇行。杨月玲装作欣赏沿途风景,却时不时偷眼观看身后的淫戏。张寒则是心中五内杂陈,立花姐妹的后庭即便是自己也未曾染指,如今二女却在张寒面前欣然接纳了黑人肉棒的粗暴蹂躏。

    或许正如立花晴子所言,世间从此再无魏小冉和魏紫玫,留给张寒的只剩下曾经的回忆。越野车一路西行,立花姐妹高亢的浪叫伴随着马达轰鸣飘荡在大草原之上。

    傍晚,众人搭起四顶帐篷,在一处高地上落脚宿营。篝火燃起,璀璨的星空在漆黑的夜晚格外醒目。林萱茹和林月茹将猎来的野鹿刨去内脏,分解成肉块,架在火中炙烤。肉香四溢,惹得众人食指大动。

    阿布叶是个极有趣的人,风趣健谈,讲起当地传说趣闻、异志杂谈如数家珍,又拿出自己珍藏的极品葡萄酒与众人分享。立花姐妹对这位非洲贵族胄裔颇有好感,被逗得花枝乱颤。之前一直显得有些低调的秦文婧却是位见闻广博的美人,对非洲大陆的人文历史、自然地理异常熟稔。

    与阿布叶对谈之余,还不忘开起张寒和王珏的玩笑,使得插不上话的两人不至被冷落。秦文婧一对勾魂媚眼撩拨得王珏喉头蠕动、心痒难搔,就连张寒的目光也不时被这冶艳狐媚的美妇所吸引,惹得一旁杨雪兰醋意大发。反倒是宫云松含笑不语,乐见自己的女人成为场中的焦点。

    酒足饭饱思淫欲,四个男人各自搂着自己的女人回到了帐篷,一时间淫声大作,此起彼伏。

    一夜无事。清晨,张寒被帐外的喧闹声所惊醒。因为杨雪兰的一再坚持,张寒昨晚搂着姐妹二人早早便睡了。忽听阿布叶在外大声呼喝着什么,张寒心知有异,立时爬起掀开了帐篷。但见阿布叶和林氏姐妹各自端着自动步枪守在帐篷前和高地下一伙黑人对峙着。阿布叶用当地的土着语和对方交涉,却似乎并未起到效果,正有些恼怒。

    这时另一顶帐篷也被掀开,宫云松和周芷琳走了出来。接着,杨雪兰、杨月玲、王珏和秦文婧也都陆续出帐。

    高地下停着三辆破旧的皮卡,站着十多个黑人皆是衣衫褴褛,望着高地上一众美女面露贪婪的目光。好在对方只有两把改装过的猎枪和刀叉棍棒之类的普通猎具,不然纵有三把ak47威慑也架不住对方人多。

    “好像没听说过坦桑尼亚治安有这么乱啊?”宫云松不禁皱了皱眉。

    “用你们的话说这是伙流寇,靠打猎、洗劫游客财物为生。不见得就是当地人,不然我亮出身份,他们多少也该有所顾忌才对。”阿布叶环视下方,面色有些凝重。

    “那不如给些钱将他们打发走好了。”杨月玲生性温婉,何曾见过这等阵势,脸色已是煞白,最先想到的是破财免灾。

    张寒苦笑道:“先前只为劫财,现在只怕…”就在此时,立花姐妹衣衫不整地走出帐篷。立花晴子揉着眼,雪白的胸脯连同乳环都露在了外面也未察觉,兴许是昨晚被折腾得不轻,这会儿还迷糊着。

    这一下成了导火索,两个黑人当即嗷嗷怪叫提着猎叉向高地之上冲了过来,其余黑人也紧随其后。

    林萱茹和林月茹见势不妙,将步枪抛给了张寒和王珏,赤手空拳迎了上去,只是一个照面便夺下了两把猎刀。林氏姐妹特种兵出生,且经过王珏的父亲亲自调教,这群黑人哪里能是对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二十章立花晴子: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大被同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