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的母女花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十一章借酒献菊 第1页

作者:肥科
    k酒店位于江北江滩。萧怡婷恰逢月事,留在了碧涛阁。张寒和杨月玲依着杨雪兰所给的房号来到一间包厢,房间内坐满了两张大桌,大多为杨雪兰市局里的同僚或下属,只留出三张座椅。杨雪兰在众人面前对张寒依旧不冷不热,反倒是警花的丈夫刘伟男还算客气,不过也仅仅只是表面应付一下而已。张寒不以为意,只是一心惦记着杨雪兰说要送给自己的礼物。

    杨月玲取出张寒精心挑选的南洋黑珍珠项链为妹妹戴上。成串的大颗塔希提黑珍珠自是价值不菲,戴在警花白皙修长的脖颈之上将原本冷艳孤傲的气质衬托得愈加突出。

    席间众人推杯换盏不亦乐乎,张寒缩在角落里只顾埋头大吃,表现得异常低调。刘伟男高谈阔论,引得众人不住劝酒,就连杨雪兰也不免被多灌了几杯。待到饭罢散场之时众人皆有醉意,刘伟男和几个酒量较浅的警员更是醉得人事不省,原本计划着下半场唱k也只得作罢了。滴酒未进的张寒买单后又主动担负起护送杨雪兰夫妇回家的代驾司机。警花假意推辞,却拗不过张寒一再坚持,只得勉强答应,然而微微翘起的嘴角却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

    张寒本想吩咐杨月玲自行回家,又觉放心不下,叫来黑簿会就近堂口的兄弟护送才算安心。待得众人散尽,张寒与杨雪兰合力将烂醉如泥的刘伟男搀扶至后排座椅,两人不禁相视一笑。

    “明明酒量不行,偏偏要学别人豪饮!”杨雪兰借着后视镜望向醉得如同死狗一般的丈夫摇头苦笑。

    “我倒没觉着有什么不好,反倒要感谢他今晚成全了我们的好事呢!”张寒单手操控着方向盘,腾出一只手握住了警花的柔荑。

    “呸!谁跟你有什么好事。不要脸!”杨雪兰嗔骂道,却没有抽回被握着的手。

    “不是说有礼物要送给我吗?快拿出来瞧瞧!”张寒将杨雪兰的小手放在胯间,松开皮带把已然勃起的阴茎掏了出来。

    久违而熟悉的大肉棒在掌心搏动,火热而坚硬。杨雪兰喉头一紧,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心中顿时感到一阵满足和充实,瞥了眼后视镜语带双关道:“急什么!

    是你的还怕跑了?”

    好不容易等到绿灯,张寒一脚将油门踩到底。“怎么不急?放着你这么个国色天香的小美人坐在身边能不急?来来来,先帮我吹一管解解馋!”说着便忙不迭将警花的螓首硬往胯下按去。

    杨雪兰一声惊呼,措不及防之下被龟头杵到下巴。正要撑起身子,一股浓烈的男性气息直扑鼻腔,心中不由一荡。舌尖下意识地扫过龟头顶端的马眼,熟悉的腥膻味如同春药一般刺激着警花泛滥的情欲。酒意上涌,杨雪兰哪里还顾得上后排正自酣睡的丈夫,一口便将男人充血的龟头含在嘴里细细品尝起来。

    张寒一面享受着杨雪兰的口舌服务一面为警花脱去上衣,顺手将胸罩也摘了扔在一边。心中却愈发焦躁,只盼着早些抵达目的地好将警花大快朵颐。偏偏天公不作美,大半夜遇上了塞车,还好死不死堵在了条单行线上。也不知前方发生了车祸还是如何,竟使得整条路段陷入了瘫痪,车辆前行异常缓慢。

    张寒开着的是杨雪兰家用代步的老式桑塔纳,避震效果并不算好。其间侧卧在后排的刘伟男先后呕吐了两次,车内空间狭小,气味难闻欲呕。张寒只得将四扇车窗尽数摇下,令空气流通方才好过了些。

    天色虽晚,但在路灯的强光照射下却有如白昼。车内的淫戏自不免落入有心人眼里,使得两人更增兴致。张寒一手驾车一手把玩着警花饱满的双乳,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让张寒发出舒爽的叹息。杨雪兰趴伏在男人胯下卖力地吞吐着阴茎,披散的秀发遮住了警花的俏脸,赤裸的上身也不知是因为羞耻还是兴奋,微微颤抖着泛起了鸡皮疙瘩。

    “听到没?刚才那个女人说你是骚货耶!大庭广众露着奶子给男人含鸡巴就这么让你兴奋吗?啧啧啧——你还真是淫荡啊,我的骚货警官!”张寒嘿嘿淫笑道。

    听到男人下流的讥笑,饥渴已久的人妻警花白花花的身子颤抖得愈发剧烈了。

    “喔——小嘴还真会吸呢!你老公就在后面,这样真的好吗?一会儿万一醒了可就精彩了!”杨雪兰胸前的凸起在张寒掌中不断变化着形状。警花的双乳虽没有女教师那般夸张的尺寸,却胜在坚挺。半球形的胸型完美无瑕、触感极佳,小巧精致的乳头、鲜红的乳晕,有如一件艺术珍品。

    “就他喝成这样…噗嗤——噗嗤…不睡到天亮别指望能醒!”杨雪兰与丈夫刘伟男自幼相识,两人在学生时代便已确立了恋爱关系,刘伟男酗酒宿醉的窘状杨雪兰倒是见得多了。

    “哈哈,看来我们杨警官今天是有备而来啊!”两人说着话,车已行近至前方路口。一条匝道被路障拦阻,另一股道上几名交警正逐一盘查着过往车辆,弄了半天原来是查酒驾。

    此时张寒已到了最为紧要的当口,早已和男人配合娴熟的杨雪兰立时便有了感应,加快了吞吐的频率。张寒突然注意到一名女交警不知何时出现在侧面几步远的距离,手里拿着个酒精含量检测仪,目标显然正是自己。此时若要回避已是为时已晚,张寒一个激灵,立时在杨雪兰的小嘴里喷发起来。

    杨雪兰的朱唇将龟头紧紧包裹,浓稠的精液不断冲刷着警花的喉头“咕咚”一声将精液尽数咽下,还意犹未尽地添了添唇角的残渍。杨雪兰捋了捋额角的秀发,媚眼如丝地望向满脸尴尬的张寒,目光微移这才注意到车窗外目瞪口呆的女交警。

    “这位先生,麻烦你出示一下驾驶证,我现在怀疑你危险驾驶。”女交警也就二十出头,略有几分姿色,比之杨雪兰却是相差甚远。女交警不无妒忌地骂了句“小骚货,真不要脸!”便不再理会羞臊欲死的警花。

    “不是吧,警官。我学过交规,你可不能诬告我!”张寒将刚领不久的驾照递给了女交警。

    “你这属于疲劳驾驶,连车带人我有权扣留你48小时。”女交警只略微翻看了两眼便将驾照收了起来。

    “你说我疲劳驾驶可有证据?你倒是瞧瞧我哪里疲劳了!”张寒一边说着话,一边慢条斯理地将尚未疲软的肉棒塞回裤裆。“她是我女朋友,口交不犯法吧?

    再说这事也轮不到你们交警来管吧!坐在后面的是我在杂志社的朋友,我想你也不想看到明天j区交警大队暴力执法的新闻见报吧?”“你…哼!你少拿记者来威胁我,你朋友都醉成这副模样了!嗯,对了,你给我出来!我现在怀疑你酒后驾驶!”女交警显然已不是未经人事的雏儿,见张寒年纪不大,本钱却着实不小,俏脸一阵绯红,却又忍不住偷偷多看了两眼。

    “”

    然而令女交警失望是张寒并未被检测出酒精含量超标,反倒是因为耽搁太久,后面的车辆开始不满,纷纷鸣笛催促起来。这边的状况引起了几位当值同事的注意,女交警气得直跺脚,最终只得悻悻地将驾照还给了张寒。

    经过一番波折终于回到了杨雪兰家中,警花将丈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十章: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十二章母女同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