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的母女花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九章母女归心 第1页

作者:肥科
    近一个月没露过面,学校方面倒也罢了。算上寒假也不过才错过不到一周的课程,又有罗主任帮忙亮绿灯,随便找个理由糊弄过去也就是了。张寒唯一在意的是杨月玲、萧怡婷母女。这么久了,也不知两人的关系是否有所缓和。

    这大半个月里,张寒几乎每天都要和杨月玲通上一次电话。由于女儿的疏离,张寒成了女教师唯一的倾诉对象。至于杨雪兰,已有了自己的家庭,倒不好时常打扰,况且这事又如何能向妹妹提起。却哪里想得到电话的另一头,自己的妹妹正躺在男友胯下婉转承欢。张寒谎称随父亲去了外地谈生意,好在杨月玲对于张家所经营的营生一概不知,倒也容易蒙混过去。

    张寒也给萧怡婷打过几个电话,女孩倒是接了,只是并不言语,电话另一端传来的是呜呜咽咽的哭泣声。面对张寒不住地劝慰,萧怡婷也只是偶尔简单回应一两句。

    放了学,张寒径直来到萧怡婷家。当日事发后杨月玲为避免母女俩见面难堪,一直住在教职工宿舍。萧怡婷开门见到张寒的瞬间一双美目亮了起来,接着又暗淡了下去。女孩面容憔悴了许多,原本平滑的俏脸微微凹陷了下去,露出两边凸起的颧骨,失去光泽的头发披散在肩头。张寒心疼地将萧怡婷一把搂在怀里,低头印上柔软的樱唇。女孩象征式地挣扎了几下便伏在张寒怀里微微抽泣起来。

    “婷婷,这些天委屈你了。”张寒搂着萧怡婷坐在沙发上。见女孩仍旧低头不语,只得继续哀求道:“好婷婷,我错了!究竟要怎样你才肯原谅我?”“张寒,你究竟有没有喜欢过我?”萧怡婷盯着张寒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反问道。

    没曾想萧怡婷有此一问,张寒不由怔了怔。记起当初将萧怡婷骗上了床更多是为了接近女孩的母亲,不禁有些愧疚。一年多的交往,若说没有感情,那肯定不是真心话。只是张寒心中明了,自己最爱的女人至始至终都是杨月玲,哪怕是杨雪兰亦丝毫无法改变,对于萧怡婷则是欲多过于情。可即便如此,若要让张寒就此割舍眼前这朵娇艳欲滴的清纯校花却是绝无可能,况且萧怡婷与杨月玲的母女关系带来的禁忌快感早已让张寒欲罢不能。母女同床,甚至三女大被同眠才是张寒的终极目标。

    念及于此,张寒凝视着女孩满是期寄的双眼同样一字一句答道:“婷婷,我爱你!但更爱你妈!”

    这恐怕是世上最厚颜无耻的表白,张寒说得情真意切竟未有丝毫滞碍,只听得萧怡婷瞠目结舌。女孩竟似松了口气,面有喜色,旋即又嗔骂道:“你…不要脸!”

    “婷婷,你恨你妈妈吗?”张寒温柔地为女孩捋了捋额前的刘海。

    “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妈妈一个人将我抚养长大。在我心里,妈妈是比我生命更重要的人!可是…”萧怡婷用力摇了摇蝤首,想起与母亲因妒生隙,不禁又是一阵黯然神伤。

    “可是做妈妈的却抢了自己女儿的男朋友,难道你不该恨她吗?”张寒打断了萧怡婷的话。

    “不,我从来没恨过妈妈!我只恨自己没用!这些天我想了很久…张寒,答应我,你要好好待我妈妈!我…”萧怡婷泣不成声,竟早已下定决心要将男友让给母亲。

    “婷婷,你听好了。”张寒再次打断女孩的话。“你爱我,也爱你妈妈。既然如此,我们三个彼此相爱的人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三个人?在一起?这…这怎么可能?要让人知道了,我和妈妈还怎么做人!”萧怡婷不可置信地望着张寒,张大了小嘴。

    “何必在乎旁人的目光?我要你们母女俩都做我张寒的女人,谁敢说半个『不』字,我要谁好看!况且咱们自己不说,谁能知道?”张寒双眉一扬,将女孩搂得更紧了。

    萧怡婷倚靠着张寒宽阔的肩膀,只觉心如鹿撞,立时便想开口应允了男孩。

    是啊,这年头权钱当道,只要是个官抑或有所倚恃,谁个不是明里暗里妻妾成群。

    母女共侍一夫之事古今皆有。据闻明嘉靖年间,应天府举人王别情公然迎娶玉氏母女,举世皆知,更被后世引为一段香艳佳话。即便在当下,刘晓莉、刘亦菲母女同被富商包养,在娱乐圈里也不是什么秘密。

    一言点醒梦中人,萧怡婷实在想不出能有比这更好的提议,虽不得已要和母亲分享同一个男人,却也不觉得如何难过了。

    忽然间萧怡婷豁然开朗,一时阴霾尽去,不由憧憬起将来。想到今后或许会和母亲在同一张床上与张寒欢好,不觉满面红霞,竟有几分莫名的期待。兴许自己潜意识里想要的便是这样一个结果,只是若由自己嘴里说出,那便显得有些廉价了。

    萧怡婷将蝤首藏进男孩胸膛,仿佛呓语般低声说道:“张寒,带我和妈妈去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我们快快乐乐过一辈子!”“行,都听你的。不过那也得你妈妈同意才行啊!”张寒察言观色,心中大喜,吻了吻女孩的琼鼻,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我去和妈妈说,她一定会答应的!”萧怡婷勾着张寒的脖子忙不迭向男孩做着保证,旋又省悟,霎时羞得俏脸通红,一通粉拳捶在张寒胸口。“坏蛋,你真是坏死了!”

    萧怡婷少女心性,见目的达成,心中欢喜溢于言表,加之两人许久未见,自免不了一番缠绵。事罢,梳洗妥当,萧怡婷的气色才算好了许多。出门简单吃过晚饭,两人在杨月玲暂住的教职工宿舍外分了手,留下萧怡婷独自一人和母亲相聚。

    张寒心思缜密,杨月玲自觉无颜面对女儿,心中正自愧疚,由萧怡婷出面劝说势必事半功倍。

    当晚张寒回到家中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满脑子都是和杨、萧母女同床的画面。

    第二天外语课,女教师似乎心绪不宁,偶尔望向张寒的一对明眸忽喜忽忧,也不知想着什么。

    吃过午饭,张寒偷偷摸进了杨月玲的宿舍。反手带上了房门,只见女教师坐在床边,似已等候多时。

    杨月玲近一个月未见男友,按耐不住相思嘤咛一声投入到了张寒怀里。

    美人在怀,张寒亦是心中火热,三下五除二将女教师扒得精光。“馒头屄”一经发情便汁水充盈,甚至没有太多前戏“咕叽”一声阴茎便插进了早已湿腻的阴道。狠命捣鼓了一阵,便将肉棒退了出来,吐了口唾沫在杨月玲臀缝里抹了抹。被淫液浸湿的龟头抵住小屁眼沉腰一挺,又在油滑的肠道里肏弄起来。张寒忽前忽后肏得极是爽利,只恨自己少生了根肉棒。也就一顿饭工夫,张寒闷哼一声,将滚烫的精液灌溉到了杨月玲阴道深处。

    张寒随手拉来毛毯为两人盖上。杨月玲蜷缩在张寒怀里,舌尖沿着男孩淡红的乳晕画着圈,有些怯怯地道:“张寒,我怕!”张寒吻去女教师的额角汗渍,柔声道:“放心好了,我绝不会让你和婷婷受到任何伤害!”

    杨月玲不能没有张寒,更不愿失去女儿。和萧怡婷一样,母女共侍一夫是杨月玲现下唯一的选择,这是昨晚母女二人达成的共识。女儿的原谅、荒诞的提议,没曾想事情竟出人意料地有了峰回路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七章乐此不疲: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十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