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性福的知青生活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18章完结 第1页

作者:不详
    两天的集训都是在一个招待所里进行的。一集训完立即出发了,回队的时间都没有。武斗是怎么回事儿我们都不清楚,严重到什么程度也不清楚。真是你死我活?看来路线斗争真是真样。无产阶级一定要掌握权力,不然党就要变颜色。劳苦大众就要受二茬儿罪。不过咱们国家都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呀?共产党要篡夺自己的领导权吗?我看这是领导层的权力之争。下面老百姓跟着运动吧。这运动是要用血来作为代价的。

    到临沂后明显的看出是两大派,一个是大联(筹);一个是革命造反纵队。其它组织的标语都见不着。大联(筹)的标语是: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抓革命,促生产。”;革命造反纵队的标语是:狠揪党内、军内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将无产阶级革命家进行到底。当地介绍情况说:大联(筹)是保皇派,革纵是造反派,要我们部队旗帜鲜明的支持左派。保皇派,造反派到底那派是真正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左派,我们不清楚,他们所持的观点是什么我们也真都不了解。那派都有几十万的拥护、支持者。不能稀里糊涂的支持吧?我们工作队的态度将决定一个革命组织和群众生死存亡的大事。真象政委说的一样支左是政策性很强的工作。不能轻意下结论。革委会(筹备组)要我们支持大联(筹);当地造反派要我们支持革纵。两种决然不同的观点,真使我们难下决心,而我们这些工作队员自己所持的观点也是有倾向性的,各持己见,互不相让,好象自己的观点就是最革命的。经过讨论一致决定。及时汇报当地情况,执行军区党委命令。

    又是紧急集合“据可靠情报今晚机修厂和农联总可能有一次武斗发生。要求:只带一本毛主席语录。要发挥我们军队大无畏的革命精神,作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立即出发。”队长简短的紧急动员后我们跑步出发了。

    到达事发地点,一点武斗的迹象都没有。一轮月亮高高的挂着。夜还是那么静,沂水还是那样流。一切都是静悄悄的。“看来今天是场恶仗。咱们可得做好准备。”同来的司令部的王干事说道。说话间看见黑压压的人群慢慢集拢在一起,真是分成两大拨,一点点往前挪着。“工作队的同志们手拉手横在他们中间,不能让他们接触。一定要制止这次武斗的发生。”队长命令道:我们快速的跑到河滩空地上组成一道人墙。挥动着毛主席语录同时高呼“要文斗,不要武斗。”的口号。我看见他们:一边头带柳条帽,手拿棍棒。一边手持农具,双方对持着。突然不知谁在喊:“血债要用血来还。冲阿!”双方隔着我们打了起来。我们的人墙没多大功夫就被冲得另七八落,身上不知挨了多少棍棒的攻击,我看见一个农联总的战士手拿翻弄干草用的三齿往前冲去,一下扎在机修厂人的肚子上,机修厂人软软的倒下去了。农联总的人没等三齿拔出就拦腰遭到一击,机修厂人手中的纲条一下就弯了,农联总人也无声的倒下了。我们口中依然拼命地高呼:“要文斗,不要武斗。”但在冲啊。杀呀的喊声中显得那么细微。一个瘦小的身影在我面前倒下,我抱起来一看,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儿,头被打破,鲜血直流,人都软在哪儿了,可手里还紧紧地拿着一根她的能力所能拿起的粗棍子。“这都是怎么了?孩子也打?”我没有多想,背起她就往河里撤,我看见工作队的同志们也都背着受伤的群众往河里撤。石块象雨点般的飞来,我把孩子抱在怀里用手护着她的头,一步步的向河对岸退去,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飞来,我没来得急反应,就觉得头上一木,一下栽倒在河里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已经是在军分区的医院了。我的头总是沉沉的,老想闭上眼睛。“小胡。感觉怎么样了?”床边站着工作队的其他同志和护士们。

    “挺好。”我睁开眼睛细声回答着,紧接着又问:“那个小女孩儿呢?”

    “你说谁手这么狠,连个孩子都不放过。”

    “伤得不轻,颅骨都裂了。不过我们抢救过来了。”

    “我们把你拉起来的时候,你手还死抱着那个小女孩呢。”

    “那就好。她现在在哪儿?”我问道:“在你隔壁的病房里。”

    “嗷…”我又闭上了眼睛。昏昏的睡了过去。

    鉴于我的伤势情况,工作队决定让我转回军区总医院治疗并给我写了一份评价很高的鉴定材料,建议队里给我奖励。奖不奖励我不在乎,欣慰的是救了一个孩子。

    “你这是怎么的了?”一天午休后小王推开病房门叫道:“小点声。”看见她我真是很高兴。

    “伤的厉害吗?”

    “破了点皮儿。”

    “让我看看。”

    “没事儿呀。”

    “还说没事儿。头发都绞没了。”

    “真没事儿。就缝了几针。”说着下意识的摸了摸剪秃了的头。

    “我说了让你小心点,你怎么就不听呢?”说着眼圈红了。

    “别介,我不是挺好的吗。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我赶忙叉开话题问道。

    “今天早上听队里说了你的情况,我就来了。”

    “你来这儿球子知道吗?”

    “你又提他干什么?你说他关心过谁?”

    “我就是想问问。”

    “你真不要命了。”

    “这有什么。在那种场合你也会这么做的。”

    “你还带着它呐?”小王看见我胸口上挂着的那个小口袋。

    “我说过我会一直戴着它。”我笑了笑说道。

    “真是傻兄弟。”小王脸一红轻声说道。

    “队里都好吧?”

    “还那样。”

    “听队里说要给咱们办学习班了。”

    “什么学习班呀?”

    “清理阶级队伍。离开这儿,在莱阳坦克教导团办。”

    “为什么不在这儿办呢?”

    “说是不让受干扰。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办学习班要有战士参加。咱们周边的战士也都有观点的倾向性。不利于运送原籍监督劳动。整个处理程序只用了一天。”这突如其来的革命风暴把所有参加学习班的同志们吓傻了。都变得小心谨慎了,生怕自己说错话,那后果可想而知。真是红色恐怖。一出现着种思想苗头,营区马上就出现:红色恐怖万岁!的巨幅标语。我感觉这是精心设计、精心布置的一场闹剧。这种事儿找不到咱们头上。根本用不着这么紧张。

    没成想这事儿还真落在我的头上。过了些日子。一天早请示时我们班长对我说:“把你们家成员的情况写份材料交给我。”没几分钟我就写完了交给了他。晚上开班务会的时候班长说:“我们应该要对组织忠诚老实,隐瞒是绝没好下场的。”这话是有针对性的,我知道这是在说我呢。可我家里的情况就是这些呀?队里的同志们立时刻远离了我,上厕所总有个战士跟着。我成了重大的清理对象了?

    “难道我们家出事儿了。不会呀,爸妈都是公职人员,哥哥在部队,妹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7章: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