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阅居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出差回家看母亲
温馨提醒:“凤阅居”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十一章晚餐 第1页

作者:不详
    出了胡同,沿着村子中大街向西走,没几分钟就到了三羔子家。他家的院子临街,坐北朝南,三间堂屋,东边一间灶屋,西边是两间蒸馍馍用的作坊。

    大门敞开着,迎着大门的是作坊的南墙,转过作坊南墙,进了院子,灶屋里传来刺啦啦的炒菜声,大约是三婶子在忙着做菜了。

    “婶子,来买馍哩!”我开玩笑的吆喝道。

    “谁呀?”三羔子媳妇从灶屋里出来,腰里围着个围裙,手里还拿着个炒菜的锅铲。

    “呀,大川啊,来了呀,咋还跟婶子闹着玩哩。咋还带酒哩,家里都有。”婶子见是我,满脸的开心。

    “哎,都一样,都一样,今个跟俺三叔尝尝这个酒。”我边说,边拎起手里的酒,冲她晃了晃。

    “俺也不懂这酒,你快去屋里吧,小坡在屋里哩。你三叔马上就回来了。出去买面去了今个。”

    “哦,用帮忙不,婶子,反正俺叔还没来。我闲着也是闲着。”

    “不用不用,咋能叫你帮忙哩,你快去屋坐,我去炒菜。你叔马上就来,刚刚我给他打电话了。”三婶子慌慌着又跑进了灶屋炒菜。

    这时候,院子外面一阵三轮车的马达响,我想,大概是三羔子回来了,忙出去看,果真是三羔子回来了。车后装了满满一斗子装满白面的面袋子。

    “叔,回来了!”我打着招呼,顺手把他家的大门都打开,好让车进来。

    “嗯,回来了,路上堵了一会,耽误了。来多大会啦?”马达声很吵,三羔子扯着嗓子问道。

    “刚来刚来,叔,这车开进来吧?”我问。

    “嗯,开进去,你往院里站站,别碰着你了。”一阵子马达声的“哐哐当当”三轮车进了院子。

    “卸不?”我问道。

    “卸,你不用管了,坐屋里歇会吧。”三羔子从驾驶座上下来,掏出一支烟递给我。

    “一块卸吧,这样也快点。”我接过烟夹在耳朵上。

    这时候,灶屋里的三婶子也出来了,说道“哎呀,大川,不用忙活,先吃饭先吃饭,吃完饭我跟你叔俺俩弄就行。”

    “哎呀,婶子,你就别客气了。来吧,叔,趁这会还没天黑,我搭个手,咱俩赶紧卸掉。”

    “那中吧。桂芝,你去屋里拿件大褂给大川穿上,别弄脏衣裳了。”三羔子对三婶子说道。

    “好。那大川你等下。”三婶子拽着胖胖的身子进了屋去拿大褂。

    把面卸下来又搬到西屋的作坊中,来来回回大约折腾了半个小时才卸完。我也累的有些口感舌燥,额头也冒出了细汗来。

    三婶子忙拿过一条毛巾叫我擦擦脸上的汗,嘴里说着“你看,说着叫你来俺家吃饭哩,到了就叫你干起活来了,这多不得劲。”

    “哎,这有啥,干点活,饭吃起来更得劲。就当我干活,你管饭,哈哈。”我笑着说。

    “看你说的吧,好像恁婶子就管不起你这顿饭似的,还得叫你干活才行。”

    “没有,没有,给你闹着玩哩。我去洗个脸。”说着,我走向她家院子里的井台,拿过一只盆子丛井里压出水来洗脸。地底下抽出来的水,有些温温的,手捧着泼在脸上,很是舒服。

    屋里的小方桌上,摆着一盘花生米,一盘蒜苗炒鸡蛋,一盘腊肉芹菜,最后一个盘子竟然还放着撕碎的烧鸡,大约是三羔子去镇上拉面的时候,三婶子叫他捎来的吧。

    这里不得不要提一下花生米,似乎这是我们这里喝酒的标配,喝酒必上花生米,也被称为“耐?”(用筷子夹东西的动作),就是很经得住。很多时候酒喝完了,饭也吃完了,一盘花生米还没被吃完。

    我进了屋,被三羔子让到桌子东边坐下,他坐桌子西边,又喊过小坡坐在南边。按我们这边的风俗,桌子正北正对屋门的那个位置一般是没人敢坐的,除非年龄特长或者辈分特别长的人。

    那个位置坐北朝南,正对屋门,是最尊贵的地方,一般人可不敢坐或者没资格坐。即使有时候因为桌子特别挤,也会刻意偏上一点,不会正坐。

    “婶子,你也过来坐吧?”我说道。我到不在乎女人不能上桌的风俗。再说了,我们吃,让女人在一边干坐着也不合适。

    “不了,我还得给你们烧汤哩。你们边吃边聊吧。”三婶子说着去了灶屋。

    “来吧,大川,这是咱爷俩头一次喝酒,叔给你倒上。”三羔子拿过一瓶酒打开了给我面前的酒盅倒满了。

    我搭眼一看,他手里的酒瓶不是我那瓶,便说道“哎,叔,我不是给你带来一瓶酒的吗,咋没喝那个?”

    “哎,尝尝我这个,你来还带啥酒,我家里都有。”

    “中吧,尝尝。来叔,我先敬你一个。”我双手端起酒盅,站起来就要敬酒。

    只见三羔子伸了伸手,手掌往下落了几下,说道“坐下坐下,坐下喝。啥敬不敬的,这头一杯咱爷俩一起喝,喝完再说,来。”

    三叔双手端起酒杯,我也双手端起来,两下一碰,两个人仰脖子干掉。我中午喝的酒消化的差不多了,这酒盅也不大,一口就干了,所以也没觉着多难受。

    “哎,大川啊,这回叫你来,确实,我这当叔的发愁啊,发愁你这兄弟。”他指了指坐在一旁正在吃菜的小坡,深深的叹了口气。

    “哎,叔,你先别这么说。中午的时候俺婶子简单给我说了一下,小孩嘛都有叛逆的时候,这个时候不愿意学习也很正常。不能老打他,得跟他去聊天,去交流,了解他心里的想法。”我说道。

    “你说的都有道理,可这小子,我跟他说一句能顶我两句,整体就知道跟村里的小孩跑镇上网吧里去上网。这哪行?”

    “小孩贪玩。正常。不过老是上网可不行,会上瘾的。知道不,小坡?”我看了下三羔子叔,又扭过头来问小坡。

    “知道,俺老师讲课不好听,听不懂,大家都在玩,我也就跟他们去玩了。”小坡有些委屈的说道。

    “你这孩子,我问你的时候你咋不说哩,要不是你哥问你,我还真不知道你老师是这样的。”三叔有些气愤了。

    “叔,你也别怪小坡,你想,他是小孩,他当然怕你。就跟我似的,我小时候也很怕我爹,问我一句学习的事,我都能吓的尿裤子,哪还敢跟他说话。都是被打的,打的不敢说话了。你好好跟他聊聊,说不定就知道他为啥这样了。”我劝到。

    “我就跟他聊不来。你婶子也是,跟他说一句,他也是顶。这孩子越大越不听话了。愁的我都不知道咋办了。还不如他姐姐。”

    “唔,你说小婷吧,现在还上着学吧?”我问道。

    “上着哩,上高中了,高一了。成绩还不错哩。就这个小子,咋着都扶不起来。实在不行,弄个初中毕业就去让他学个技术,不指望他能考上大学了。”

    “先别这么说,不然就换个学校吧,弄到县城去学。”我提议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十章睡觉: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十二章临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